一场大雪

      洪承畴快速平定了关中的神一魁动乱,也使得其他几股农民军处于观望状态,暂时不敢前往关中去惹洪承畴,象高闯王部干脆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地界发展去了。

      整个关中平原则满目疮痍,一片萧条的景象,各地残破的村庄,搜索参与流匪的军士,揭示着关中经济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唯一额手相庆的是社团的移民代理,这一年多来,前前后后从陕地弄走十几万移民,大大填充了移民数量的不足。

      而且不光是移民数量的满足,移民的质量也不错,尤其是神一魁从关中裹挟入营的流民,有很多是高素质的人才,读过书的,学过手艺的大有人在,甚至不光是神一魁裹挟的人,洪承畴的军士还淘换出不少“通匪”的罪人,最后这些人也被军士们卖给了三脚彪。

      洪承畴军事集团这一次从移民代理人手里至少拿到了三十万银币的中介费,成本那是一分也没有,他麾下的军士们非常的高兴,个个笑逐颜开。

      洪承畴趁机给麾下的各总兵、参将们做工作,让他们加强军事训练,提高自己的战斗力,意思是这些钱别都自己揣到兜里,也要拿出一些来改善武备和训练,他要求至少要组织一个人数在两千人以上的家丁队伍,至于普通卫所兵,那还是算了吧。

      社团的移民来源,除了陕地的这一剂大补药,还有一个大宗的来自山西,在崇祯六年的春季,山西的一支流寇沿桑干河侵犯北直隶,时任按察使的卢象升领兵围剿,和历史上不同,这一次仅仅是牛刀小试,就很快平灭了山西流窜过来的流寇。

      卢象升虽然是一个文人,而且还高中进士,是文人中的佼佼者,但是身强力壮,喜好武艺,一有时间便习武强身,同时钻研军旅之事,早在崇祯初年,便受命去顺德、大名整顿军备,并命名为天雄军。

      这么一个爱好军旅之事的进士高官,当然对崇祯二年建奴扣关之事深有研究,对表现突出的东江军也非常感兴趣。

      甚至在东江军驻防张家湾的时候,他亲自去营中拜访毛文龙,并且和社团派驻的参谋长黄春平有过接触。

      黄春平这样的社团军官,平时就一直在明朝内地晃悠,对这种能亲自来军营讨教军旅之事的进士高官也非常惊讶,同时,本着广交朋友的心思,加上社团也有这方面的政策指引,便言无不尽的把东江军和社团军的组织方式、训练方法、武器装备等方面说与卢象升听。

      卢象升在听完后如获至宝,而且也听闻东江军的战绩,便在接下来训练天雄军的时候,一切比照着从黄春平那里学来的东西进行实践,最后天雄军的战斗力获得了极大的提高。

      而且卢象升有个优点,他不怕吃苦,能够下到基层,和军士们同甘共苦,对中下层的军官和士兵感染很大,军队的战斗力提升起来很快。

      不过,由于明朝的军制和社团的军制不一样,社团这边全部是按照军政、军令分离的正规化建设军队的,所有的军队全部按照标准条例训练,各基础军事单位的训练水平和战力水平比较一致,军令指挥官在指挥的时候也非常顺手,而且由于有高素质的基层军官和各级参谋人员,往往指挥官的命令能得到切实执行。

      但是明朝皇帝为了防止武将专权,明朝军制讲究大小相制,总兵和游击可能职权是一样的,在打仗的时候由督抚领兵,也做到了军政、军令分离,但是军内互相掣肘,谁也不服谁,文人督抚对军事一知半解,没有受过专业的军事培训,对所属军队的战斗力和训练状况也不清楚,身边还没有象社团那样配备参谋军官,打起仗来可能兵不知将、将不知兵,最后往往一团糟。

      如果要改变这个状况,只有从国家层面整体来操作,但是如今的明朝吧,还是洗洗睡了。。。

      卢象升可以把天雄军训练得很强,但是他一调走,这支军队也就用不上了,而且在实际操作中,他是没有权利训练军队的,那都是麾下总兵、参将们干的事,你不能专权。他能直接训练士兵,还是依靠文官的威势和自己人格的魅力,但凡有军官反对,他也只有干瞪眼。

      不过他也想了一些自己的土办法,国家没有参谋人员一说,他就自己来成立,他从江苏宜兴老家把自己的从弟卢象坤给叫过来,让他担任自己的参谋军官,并且从天雄军内招募一些好苗子军士,由自己和卢象坤亲自教他们识字,读圣贤书典籍,还有一些军事典籍,把他们训练成为基本合格的参谋军官和军事训练人员。

      后来,又想到自己的知识面不够,他又打发卢象坤带领一些表现优越的参谋人员去东江镇的训练营进修,让社团的军事顾问人员对他们进行培训,他的这个动作甚至给了刘星林一个启发,刘星林给执委会做了汇报,计划在大员的各个院校开设留学生班,招收来自明朝内地的留学生,这是后话了。

      事情发展果然如卢象升想象那样,他把天雄军训练好了以后,朝廷一纸调令让他来北直隶做按察使,天雄军只能留在当地,他也不能带走,不过他那时已经有三十余名幕僚人员了,这些都是他的参谋军官啊。

      到了北直隶,他首先就用文人的威势吓住底下那一群总兵、参将、千户官,然后派自己的参谋介入训练,同时改善兵丁的伙食,淘汰不合格的人,很快就把当地驻防军队的战斗力提升上来了。

      从山西流窜过来的流寇还没有站稳脚跟,就被卢象升和一群幕僚带领的一千余军士打得落花流水,在西山的山沟沟里堵住了两万余流寇。

      卢象升处置了首要分子后,把俘虏的两万余流寇全部卖给了社团,这成了崇祯六年第二大宗的移民生意,而卢象升得到这些钱以后,也没有自己独吞,除了维持幕僚团队的开销以外,全部投入到了军队的装备和训练中去。

      但是他自己也留了一手,估计自己在任上也长不了,所以委托黄春平从大员购置了一百支枪弩,还有两门制式的灭火炮,让他暂且先别交货,等下次要用的时候再给他。

      黄春平奇怪他为什么不购买东江军用的改良佛朗机炮,他说了实话,因为估计和流寇的战争肯定是流窜和追击,而且战场往往在山区等复杂地形,佛朗机移动不便,轻便的灭火炮更为实用,改良佛朗机等以后和建奴交锋的时候再购买吧。

      卢象升在剿灭流寇以后,职务果然有了变化,和历史上不一样,他被派到山西担任巡抚,可以预见,流窜到山西的高闯王部接下来该倒霉了。

      崇祯六年,有两位内阁大学士在任上去世,一个是郑以伟,在六月份去世的,另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徐光启,在十月份的时候从任上去世,徐光启可谓是明末不多的睁眼看世界的人物,他去世以后,西岸社委甚至派人去松江徐家吊唁,给予了这位明末思想家极高的评价。

      西岸社委的这番举动,收获了徐光启的弟子孙元化的友谊,这个时空,由于毛文龙还活蹦乱跳的当着东江镇的镇东将军,就没有了李九成、孔有德发动的吴桥兵变,登莱之地平平安安,继续作为东江镇的大后方存在,孙元化也很滋润的当着登莱巡抚。

      孙元化在任上干了很多的事情,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铸炮,他筹集资源,铸造了大量的重型守城炮,秉承“国之重器,不假于人”的原则。

      不过社团还是和他做了许多生意,比如铸炮的铜材、铁锭就卖了不少,这些东西还是社团的质量好,而且数量充足,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

      而社团这边呢:刘星林已经卸任西岸社委的职务,和颜思雨以及自己的五个孩子,乘坐最大的玫河级船只,去本土担任新的职务去了。

      颜思雨也下定决心,为了培养自己的孩子,把事业暂且放到一边,麾下公司的控制权转移的转移,置换的置换,基本上卸下了所有的事务,安心陪着刘星林去美心镇相夫教子。

      跟刘星林一家同船过去的还有总参谋长吴宇一家,吴宇这个总参谋长自从上任以来,还没到过本土,不在美心镇办公,总觉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总参谋部也颇有微词,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主官一样。

      尽管西岸这边还需要吴宇坐镇,但是执委会还是把他调回去了,西岸的军事方面就交给俞春旺来负责。

      现在西岸社委驻地名义上还是马场港,实际上在淡江镇办公,俞春旺上来管西岸军事,还可以兼任大员安保公司总经理。

      西岸社高官的职务由王启山代理,然后王启山的外交部长职务就腾出来交给刘云飞了,可怜方永军顶着个外交次长的头衔却接不了班,谁叫人家云飞兄是元首的女婿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