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唐人社首页

      星期天,没什么事,舒舒服服睡了个自然醒。

      没想到一觉醒来,韩露居然也在呼呼大睡!

      她们老师太能布置作业了,各种卷子加起来几十张。

      让她跟来就要对她负责,韩昕不敢让她再睡,赶紧把她从小房间里拖出来洗脸刷牙,跟教练似的不断催她搞快点。

      结果她先是借口上厕所,躲在卫生间里偷玩了近半个小时手机。又说肚子饿了,外卖不好吃,非要出去吃……

      各种借口,变着法拖延,就是不好好做作业。

      好说歹说都没用,就在快要崩溃时,她妈风风火火杀到了,对她采取强制措施,把她带回去,要把她关在家里做!

      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但送走一个麻烦,还要面对下一个麻烦。

      韩昕定定心神,给周末比平时忙的表妹打了个电话,赶紧硬着头皮驱车回头墩向舅妈“自首”。

      事实证明相亲失败有相亲失败的好处。

      舅妈从表妹那儿得知他被人家姑娘给嫌弃了,不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压根儿没提初三爽约的事。

      在头墩小学西面的小河边钓了半天鱼,等表妹下班回来了一起吃晚饭,吃饱喝足开家庭会议。

      后妈都认了,不能不认亲妈。

      舅舅和舅妈都很支持,一起跟远在熟州的老妈视频。

      老妈果然喜极而泣,问这问那,聊这个聊那个,就是舍不得挂断视频。

      好在蓝豆豆及时打来电话,让赶紧去陵海宾馆,说有领导要见他。

      赶到距如意嘉园很近的陵海宾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张宇航正站在酒店入口处焦急的等。

      “张队,我到了。”

      “走,往里开,去二号楼。”

      “哪个领导要见我?”

      “市局禁毒支队的肖支。”

      张宇航钻进副驾驶,忙不迭发微信。

      韩昕找到了个车位,把车倒进去停好,不解地问:“肖支为什么要见我。”

      “估计是想问2.12案的进展。他正在里面向领导汇报工作,我们可能要在外面等一会儿。”

      “肖支不是应该在滨江吗,怎么跑我们陵海来向领导汇报工作?”

      “明天开总结大会,有几位领导提前来了,他既是支队长也是市禁毒办副主任,当然要早点过来。”

      张宇航放下手机,又指指边上的车:“区政法委黄书记和我们张区长也在里面汇报工作。”

      市局禁毒支队长就算想了解2.12案的侦办进展,也应该听专案组领导汇报……

      韩昕正一头雾水,一个身穿黑色呢大衣的领导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宇航急忙拍拍他肩膀,推门下车。

      “报告肖支,这位就是我们中队民警韩昕同志。”

      “肖支好。”

      “你就是韩昕啊,走,跟我进去。”

      “是!”

      “宇航,你忙活了好几天,一定很累。明天一早还要开会,早点回去休息吧。”

      张宇航愣了愣:“肖支,黄书记、张区长还没走呢,我不着急,我再等会儿。”

      肖支停住脚步,笑道:“他们可能要等会儿才能出来,你愿意等就等吧。”

      张宇航本以为支队领导会问2.12案的情况,连怎么汇报的腹稿都打好了,却没想到支队领导根本没让他一起进去的意思,只能满腹狐疑地在大厅外等。

      不听中队长的汇报,反倒听一个小兵的汇报……

      韩昕比张宇航更茫然,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往里走。

      没曾想跟着肖支乘电梯来到三楼,走进一间套房,只见三位领导模样的人,竟围坐在一张小桌子边洗牌,一看就知道是在等肖支回来继续掼蛋。

      韩昕有点懵,心想难道他们担心等会儿有人有事要走,需要一个人替补?

      房间里很暖和,肖支脱下外套,转身道:“关书记,我帮您把小韩同志找来了。”

      不等坐在中间的那位领导开口,左侧的领导就回头问:“肖支,你这是做什么,我的人还要你出去接?”

      “张区长,这不是在筹备总结大会吗,小韩是禁毒中队的民警,大会都是他们帮着筹备的,所以我对他们比较熟悉。”

      “越过我,找我的人,过分了!”

      “下不为例,下次肯定先向张区长请示汇报。”

      右边那位戴着眼镜的领导,放下牌笑道:“你们两位争什么争,归根结底,小韩是关书记的人。关书记,你说是不是?”

      坐在中间的领导放下茶杯,意味深长地说:“小韩可不是我关云鹏的人,而是我们公安边防的兵!”

      韩昕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连忙立正敬礼:“关书记好,各位领导好,前南云新康边防支队中士、现陵海分局刑警大队四中队民警韩昕前来报到,请各位领导指示!”

      “别那么严肃,这又不是正式场合。”

      关书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拍拍他胳膊:“看来我需要介绍一下,小韩,这位就是真正收留你的张区长,也就是你们局长。”

      “张区长好,谢谢张区长收留。”

      “关书记,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收留?”

      “我是就事论事,我们这些从部队出来的太难了。去年好几个老战友转业,安置的都不理想。要不是你帮忙,小韩工作的事还真不好办。”

      “关书记,你是帮我们引进了一个人才,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是啊关书记,不但张区长要感谢你,连我们支队都要感谢你。”

      “一码归一码,要不是你们给小韩平台,小韩哪有机会再立新功。”

      关书记笑了笑,接着介绍:“小韩,这位就是你们区政法委黄书记,黄书记也是你们区禁毒委主任,你就是在黄书记和张区长领导下工作的。”

      韩昕急忙道:“黄书记好!”

      “小韩同志,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你的名字我早有耳闻。”

      “谢谢黄书记关心。”

      “肖支我就不用介绍了,坐,我们坐下说。”

      “关书记,我还是站着吧。”

      张区长拍拍身边的椅子:“站着怎么说话,站着让我们怎么打牌?今晚是我们公安系统跟政法委系统的友谊赛。你是我们分局民警,坐我边上,看我们打。”

      “是!”

      扭扭捏捏会影响四位处级领导的牌兴,韩昕只能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张区长跟肖支是对家,市政法委关副书记和区政法委黄书记是对家。

      “公安代表队”已经升到J了,“政法委代表队”还在打6。

      关书记摸好牌,把大王“进贡”给张区长,一边继续整理手中的牌,一边问:“小韩,知不知道你们张区长,为什么不让你带队去南云端毒窝。”

      上次跟范子瑜说十有八九是领导想扩大战果,事实上不完全是。

      想到领导更多是考虑到保密,韩昕连忙道:“知道,感谢张区长对我的关心。”

      张区长扔下一张3,半开玩笑地说:“关书记,看来我是个假局长。要不是肖支及时提醒,我都不知道。”

      关书记下意识问:“市局没告诉你?”

      “刘主任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帮着安排个人,别的什么都没说。”

      肖支连忙解释:“关书记、张区长,这件事不能怪局领导,只能怪我。因为全市局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还是总队领导告诉我的。”

      这把牌很好,算上刚凑的同花顺,有四个炸弹!

      张区长心情不错,用胳膊肘捅捅韩昕:“你小子可以啊,连总队领导都知道你。”

      “报告张区长,我不认识总队领导。”

      “他们知道你就行了,好好干,这次干的很漂亮,没给关书记丢脸。”

      张区长话音刚落,区政法委黄书记就抬头道:“小韩同志,为了你的事,关书记真是操碎了心。不知道找过多少次市局,搞不清楚的以为收了你多少好处呢。”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韩昕赶紧站起身:“我知道,谢谢关书记,我给您添麻烦了。”

      关书记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一位已经转业的老领导告诉我的。”

      “他以前是哪个公司的?”

      “跟我一样,也是彩云公司的。”

      张区长好奇地问:“彩云公司,什么意思?”

      关书记哈哈笑道:“这是我们边防独有的‘代号’,南云不是叫彩云之南吗,所以南云边防就叫彩云公司,也有人叫孔雀公司,反正是地方特色。”

      “那西疆边防总队呢?”

      “小韩,你说,坐下说,怎么又站起来了。”

      “报告张区长,西疆边防总队叫大盘鸡公司、羊肉串公司或者天池公司,只要对方能听明白就行。”

      关书记不由想起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补充道:“以前的边防局、现在的移民局就是总公司,此外还有牦牛公司、草原公司等等,公司下面有分公司,当地特色、特产甚至美食,都能用来做代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