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国语app

      次日,我将母亲送进医院。经过一番繁琐的检查诊断,母亲被确诊为老年痴呆症,另有神经紊乱,抑郁厌世等症状。

      这个病暂时无需住院,但必须时刻要人照顾,于是开了一堆药回家静养。

      我知道母亲的憋屈与怨愤,对于消极破碎到不堪入目的家庭,她再难承受,聪明的选择遗忘,用遗忘一切来麻痹自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母亲一直就有的病源。其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未成家立业,我难辞其咎,负罪更甚。

      再多的安慰,再多的恳求都无济于事,我只能按医生嘱咐的方法循序渐进。

      小姨身怀有孕,日后会有诸多不便,所以我雇了一个金牌保姆,终日照顾她们。

      苏梦跟着忙前忙后,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温柔而又贤惠。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小姨趁着苏梦外出买日用品的时间,找我谈心。

      “天一,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人家可是好女孩!除了个头矮点以外,其他样样都很优秀。”

      我对小姨向来都是有一说一,便如实相告。

      “我从未打算与她一起修成正果,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暂时不想被一个女人所束缚。”

      小姨理解我的心思,经过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已经不能再像正常人那样去理解我了。她为难的表情,正为我的往后余生而担忧。

      “唉~你从小就给我惊为天人的感觉,憋屈了这么多年,你真的想变成魔鬼吗?或者你有那个魅力与本领妥善处理好每段感情,不辜负每个人吗?千万别把这种罪恶感当成你的成就,以及用来报复你曾受过的伤害。”

      小姨还是懂我的,将我的心思分析的十分透彻。

      我坦白的说道:

      “纵是魔鬼,也不是我本意释放。而且我没有满腹的儿女情长,重心是要将野心成就。我不会再相信爱情了,对于有价值的女人,我有能力在能驾驭的情况下完全被动的享受她们的奉献,也就没有罪恶感了。因为我永远不会再对一个女人说我爱你,她们去留随意,与我无关。”

      然而我说的容易,至今却依旧茫然无序。一个农民工,一没资源,二没实力,如何逆天?

      如今涅槃重生,我强大了什么?本质未变,只有悲催的励志。

      所以如何走下去,我仔细的量了量自己,却没有尺寸与方向。

      小姨听完又是一声轻叹。

      “两段传奇般的爱情将你祸害成了这副模样。唉~算了!不提她们了,省的你又烦恼。我只想知道,苏梦对你有什么价值?你是怎么定义她的?”

      我毫不犹豫的回道:

      “她只是我为自己设的一道简单的考题而已,我做出来了,她就没价值了。至于她想如何,我可以与她走一段没有结果的花开。至于她的伤害,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与我无关。”

      小姨被我的话吓到了,惊讶的打量着我,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不禁忧伤地说道:

      “天一!你变了!”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呵呵~也许吧!但我对你们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小姨木然的点点头,欲言又止。她知道我从不轻易做决定,一旦做出决定,无论如何也不会更改。

      夜幕悄然降临,突袭一般,令人措手不及。春天的夜晚依旧饱含着冬日的寒气,与白天的骄阳似火相比,让人感觉十分不适。

      这晚苏梦单独叫我出去吃饭,我也正有此意,便欣然接受了。

      酒店的包厢里,苏梦古灵精怪的笑道:

      “嘿嘿~你先别说话,我现在与你在一起吃饭我都有些害怕了。你不能连续三次在吃饭的时候让我哭,好不好?”

      苏梦很聪明,她的话像一大块柔软的馒头,噎住了我的喉咙。

      我欣赏的笑着,点点头。

      苏梦拍了拍怦怦乱跳的胸口,接着说道:

      “我有一个奇怪的病人,她心理有病,我已经治疗她三年了,却只能维持她继续残忍的活着。我不是最优秀的心理医生,也许是同为女人的缘故吧!她觉得我是她看过所有心理医生中最好的一个。我们也确实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情,不过作为最要好的朋友,在我又是心理医生的情况下,我一直不能让她走出阴影,这让我十分愧疚。接下来,我不说,你应该懂得!”

      苏梦卖了个关子,想勾起我的兴趣,对应我的品味。因为在她眼中,我就是这么清新脱俗。

      我理解的点点头,却露出不悦的神色。

      “呃~这与我毫无关系,而且你太抬举我了,就心理学专业而言,我还不在你的档次之列。所以请她另请高明,抱歉!”

      苏梦一脸的失落,心情也是一落千丈。觉得彼此之间的关系瞬间从恋人变得还不如普通朋友,但她不死心,又打出一张牌。

      “我求求你好不好?她很有钱!非常非常有钱!你若能治好她,她会给你许多许多,超乎你的想象。而且她还很漂亮,不输任何一个明星。你是我见过心理最高级的人了,除了你,谁也不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苏梦说的这么肯定,就是想将我提升到一个高度而不忍拒绝。

      世间一切的心理手段在我面前都显得这么低俗。我想了想,最终点头答应。

      我想去会会那个女子,因为我知道,她可能比我还高级!同时看看她值不值得我对她施展我的婊性计划。

      就当是婊帝的一次历练吧!注定失败也有收获。

      苏梦这才笑逐颜开,不过笑容很快收敛起来。她的这种表现依旧逃不出我的法眼,又到了发糖时间,我柔声说道:

      “你以为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会毫不犹豫的欣然答应吧?在我拒绝之后,你很难过吧?感觉又一次迷失在了我的心灵港湾,找不到方向与存在感。”

      苏梦像孩子一样瘪瘪嘴,委屈的点头。

      “嗯~嗯嗯~”

      我轻轻搂住她,在她耳畔柔声细语。

      “别瞎想,自信一点。我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我只在乎我在意的人,不想分心,就像此刻一样。”

      苏梦理解之后,感动的搂紧我,沉浸在从未有过的幸福之中。

      “你还说你不高级!你一直将我的心思了如指掌,自从与你相遇之后,你一点点的击溃了我这个心理医生的所有成就,我现在一点点成就感都没了啦!不知怎的,我却很开心。”

      急流勇退,我怕继续下去会无法控制。于是我三言两语,便轻松自然的将热情冷却了下来。而苏梦,仿佛已经被我掌控。

      她的手脚已被我系上了线,她能否察觉并挣开,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接下来的谈话,根据苏梦的描述,我得知那个病人名叫灰霞,今年二十六岁。

      苏梦每个月都要去看她,如今一月将至,于是我们决定明日就动身前往。

      我不想继续听苏梦对灰霞的太多描述,我与她说明,可以去看看,但主动权必须在我这里。倘若一见面就让我厌恶,我不会浪费一秒钟。

      我的心依旧很累,自己都是病人,还要去救人?真是笑话!所以我不想因此过早的投入太多。

      灰霞?一听就是个病态的名字,也并非真名,而是病人对自我的诠释而已。

      这名字富有诗意,意味深长,短短二字却给人一种跌宕故事的感觉。她也许比我更高级,想到这,我饶有兴趣。

      第二天清晨,我简要的与小姨说了此事。

      事发突然,小姨有些惊慌失措,但她从不干涉我的事,便理解的同意了。

      临走时,小姨依依不舍,叮嘱再三。她是个十分传统的女子,虽然不老,但老一套的思想一样也不少。

      接二连三的家庭变故,导致这短暂的分离像永别一样沉重,莫名的惊恐。

      我心中一暖,拉着小姨的手安慰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妈就麻烦你多费心了,我会尽早回来的。”

      苏梦拦下一辆出租车,司机按响了喇叭。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惊觉小姨那复杂的关切表情中流露出一种别样的哀伤。

      也许是我的错觉,我不敢再深入理解,果断上车。

      “放心吧!姐姐!我会把天一完好无损的给带回来的,拜拜~”

      苏梦挥挥手,车子随即无情的疾驰而去。

      “你何时成我的长辈了?”

      我漫不经心的随口一问。

      苏梦皱眉费解,突然恍悟过来。

      “哦~哈哈!我与你小姨一见如故,无话不说,拜个干姐们怎么啦?”

      我知道苏梦这是故意调侃,便一笑而过。

      “呵~好的小小姨!你可别想着L伦!”

      “咳咳~”

      司机大叔干咳两声,如此暧昧的调侃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苏梦领会过来,立刻纠正道:

      “我~我还是叫她小姨吧!”

      一路平静,苏梦包下车子,直接开到目的地。

      水城,是一座古韵深厚的魅力之都,风景秀丽,繁华如梦。

      穿大街越小巷,渐渐远离拥挤与喧嚣,接着驶离公路,然后进入原野。

      经过了层层关卡,我们换乘一辆私家车才得以继续前进,由专人派送,最终停在一座宏伟的庄园前。

      这是一个荒村,为邻的村落几乎被荒野大军所覆盖。阴森的压抑之下,显得死寂沉沉,这也正是一个心理病人喜爱的格调。

      庄园在树木的环抱之中,占地足有三十多亩大小。高高的钢铁围墙铺满了铁丝电网,远远可见其中富丽堂皇的景观洋房,以及一些模糊不清的五颜六色。

      “走吧!霞姐可能会十分冷漠,你千万不要介意哦!”

      我点点头,跟在苏梦身后,沿着鹅卵石小路向前走。

      随着距离拉近,透过高耸而坚固的厚重钢铁之门,可以看见庄园内的奢华与典雅,金碧辉煌,五彩斑斓,宛如童话世界里的城堡。

      距离铁门还有一丈多远的时候,苏梦突然张开双臂。

      “停!这里有许多机关,你可千万别乱来哦!切记!一切都不能自作主张。”

      只见苏梦拿出手机,刚拨通电话就挂了,像是暗号一般,接着她对着密集的探头连连微笑。

      “呵呵~我到了,霞仙子!”

      “轰隆~!”

      铁门突然边分,我毫无防备,吓了一跳。心中暗恨,你这个女魔头!我非要降服你不可!

      随着铁门打开,走出一群人,足有七八个之多。他们只是像苏梦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自有专车接送。

      对此苏梦与我提过,她不在庄园的时候,就必须由这群人前来照看灰霞。她一回来,这群人就被灰霞全部淘汰了。

      进入庄园,视野开阔,一览无余。园内花团锦簇,争奇斗艳。各式各样的雕塑与艺术品点缀草坪,立石如刀卧石如虎,假山喷泉游泳池,有复古的古道长亭,还有滑梯秋千跷跷板,还有足有二十多辆颜色各异的豪车整齐的停摆在棚内,闪烁夺目,假山那边好像还有一架直升飞机。

      总而言之,这个庄园结合了吃喝休闲娱乐等等方方面面于一体,象征着优质奢华的顶级生活。

      由此可见其主的富有程度,以及她小隐于野的孤傲与冷艳。她住在这应有尽有的小世界里,婉拒外界的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