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给live直播app进不去

      “砰砰!”

      丧失身体控制权的颜陌本身因为精神上正在抗拒异物的侵袭,导致这种肉体承受摧残的痛楚几何倍放大,可是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砚台残留的墨水与血水混合迸溅进眼睛,使他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男子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兴奋神情蔓延整张面孔,手持砚台砸得越加卖力。

      或许再用不了几个呼吸,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将屈辱地被打死,然而变化往往发生得不可预料。

      迫害并没有按照预想般继续,男子突然发觉手中之物有些不对劲,抓着砚台想要松开,可它却诡异地黏在手掌上。

      “什么破玩意这么粘手!”

      他失去耐心,猛然用力拉扯下砚台,手却被撕裂出一道细微的伤口,就在这此刻,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汩汩殷红的鲜血止不住地顺着伤口流向砚台,男子奋力摔打不仅没有阻止反而令流血速度激增。

      “邪物!这是邪物!”

      他丢掉手中拐杖,调动全身脉力去抗拒血液的流失,可是脉力却如石沉大海一般,起不了任何作用,原本狰狞可怖的脸上现在被浓浓的惊惧取代。

      不过片刻的功夫,男子就感觉头晕眼花,体内脉力运行也开始停滞阻塞,狠心一咬牙从脚踝鞋里抽出一把匕首,比照着自己的手掌一刀砍了下去。

      “啊!疼死老子了。”

      男子总算解脱,捏着自己齐根而断的手腕惨呼不已,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颜陌也在这个时候昏沉沉醒来。

      刚刚被黏在砚台上的手掌此刻已然化作一抹骨灰,伴随一缕清风随风而逝,这一幕让男子看到,虽然手腕剧痛,心里却是后怕不已。

      颜陌强忍着剧痛睁开双眼,眼神才有焦距,看到的就是砚台闪烁着黑芒逆时针缓慢旋转诡异地漂浮到自己眼前,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右手撑起身子,好奇地将左手伸在砚台下方想要托住它。

      像是受到惊吓般,无数道惊鸿般的射线蓦地不知道从砚台哪里喷涌而出,将方圆一丈之内全部笼罩,男子和颜陌都没有幸免于难。

      男子圆睁着眼睛绝望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周遭的一切消弭于一片光怪陆离之中,就像刚刚被砍断的那只手掌一样,时间的力量让万物一切都不可抗拒,从那块邪门诡异的砚台发散溢出的射线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超越了物质、超越了永恒。

      结局是可想而知的,男子不可思议地看到对面沐浴在华光中的渺小身影,还没来得及产生意识,已经死不瞑目。

      颜陌单手接住了这块神秘的砚台,匪夷所思地看着周遭丈许空间的一切都好似于转瞬间历经万载岁月更替,全部化作枯灰,低头打量自己,生怕缺失了某个部件,直到确认自己毫发无损才放下心来。

      此时砚台平静地躺在掌心,再次变得平凡普通,只有颜陌心知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是错觉,它比想象中不可度量。

      颜陌呆愣了许久,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捋清头绪,还是决定先回家再做打算。

      捡起散落在一旁的锦囊和空白画布,胡乱塞进怀里,他再也没有探究的心思,至于砚台,他是即惧怕又不舍得丢掉,或许等未来他有机会将其归还给夫子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答案。

      晃了晃头昏眼花的脑袋,他发现自己还有力气扶着墙行走,虽然头部被暴打出伤口但却一滴血也没摸到,暗忖真是件怪事。

      转过几道巷弯,颜陌除了精神萎靡身体已无大恙,当看到那片熟悉的地方,他从心底涌上一阵放松。

      然而等他找到入口身子还卡在围墙空隙的时候,突然耳中钻进一阵古怪的声音,似乎屏住呼吸却又痛苦得压抑忍耐不住的感觉。

      “嗯……嗯……不要在这里……”

      “怕什么,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何况这个地方极其隐蔽,放心吧,不会有人看到的。”

      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传来,急促而热烈。

      颜陌心生警兆,瘦小的身子缓缓挪离围墙,像一头娇小的狸猫向声源处爬去,当他轻轻拨开挡住视线的蔓藤,恰巧看到一对儿衣衫不整的男女正热情地肉搏在一起。

      因为这个自称是这里主人的男子就是他的生父颜之义,而这个女人绝不是自己的母亲朴璐子!

      “你家夫人要是知道你这样对人家,她可不会放过你。”女子娇喘着声音断断续续道。

      “朴璐子那个贱人不知道跟哪个野汉子生了个贱种,这些年不论我怎么追问都闭口不言过去发生了什么,她有什么资格管我?”

      “若非当年我看她有几分姿色,死在荒野中实在可惜,哪里会有她现在安稳舒服做颜夫人的资格!”男子一副薄情郎的模样。

      “你现在这么对我,除了你我哪还有可能嫁给别人,莫要辜负我清白的身子,你可要对我负责啊!”女子娇羞说道。

      “花怜,我对你的情意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待我找个机会让那贱人带着她的野种滚出我颜府,到时正大光明迎娶你这城主千金,从此比翼双飞,永不分离。”

      男子声音温柔,满嘴甜言蜜语讨得女子姣好的脸庞上尽是欢喜之色,过了一会她又开始患得患失。

      “就算你正大光明迎娶我,赶走她们母子岂不是坐实了我刻薄无情的名声……”

      躲在暗处的颜陌亲眼目睹这对儿丑陋的人伦背叛,耳中不断回响“贱人”“野种”这种刺耳的恶毒语言,后续的内容根本没有办法集中去听。

      心头犹如擂鼓般,血管中似乎有一团火在流窜,握在手心的蔓藤刺破手掌,鲜血汩汩侵染出一片殷红,却浑然不知,原本清明的意识如同怒海中的孤舟,摇摆闪躲却又倾覆在即。

      十三岁早就不是懵懂无知的年纪,他们做的苟且之事像是一根刺蜇入颜陌的脑海,往日慈父的形象如果都是虚假的,那么还有什么值得真实?

      母亲知不知道他们的苟且之事?一定不知道,也一定不能让她知道!否则按照母亲温婉的性格若知道此事,伤心欲绝都算轻的,可该如何揭穿苟且之人的虚假面具呢?

      颜陌眼睁睁看着,从起初的目眦欲裂到最后的痛苦麻木,就算外面世界因为他闹得满城风雨,在这处阴暗的墙角他就像沉寂的磐石,细细品味内心的苦涩。

      此时此刻,他是多么想站出来质问这个一直扮演慈父角色的男人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假若母亲知道这件事那该如何面对?未来又当何去何从?

      一时间,颜陌的心彻底迷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