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荫小道电影

      次日凤栖宫请安。

      叶筠好好坐着,却几次三番觉得有人在看自己,抬头去找,却又找不到。

      心里也是无奈。

      看样子她不侍寝都要成靶子了,昨儿皇上可是去的怡美人的迎燕阁。

      自打出了小月子,这还是怡美人头回侍寝。

      “本宫瞧你已经养好了身子,一颗心就松缓许多,你还年轻,孩子总会再有的。”

      皇后脸上带着浅笑,嘴里说着关切的话,刀却是往吴氏心里戳。

      “多谢娘娘关怀,臣妾等倒也无所谓,只盼着娘娘能早日诞下嫡子才是。”

      怡美人也笑里藏刀。

      比起以前的故作大方,经历了这一场小产,吴氏也成长了许多,此时做派就更稳重些。

      话锋一转,忽然就对上了叶筠,“明美人自打入宫,伺候的也不少呢,怎么如今还未听闻喜讯?我是无福了,到希望姐妹们替皇上开枝散叶。”

      “怡美人这话说的可就得罪人。”叶筠皮笑肉不笑的看她一眼,“要说伺候的多,哪里算得上我一号,怡美人若只说我一个便罢,可偏偏这一杆子打翻不少船呢。”

      如今后宫里头,除了淑妃、温德妃、王婕妤、夏才人,还有谁有孕?

      要讽刺她可以啊,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大家都一样,你一起说呗。

      显然怡美人没有那个胆量,讪笑一下。

      “瞧你,我不过随口罢了,偏叫你误会,罢了罢了,我不说便是。”

      这口吻,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人关系多好呢。

      到底还是有长进,不像以前似的,激几句就兜不住。

      皇后看够了戏才叫众人散了。

      前两天又下雪,冬天路滑,王婕妤和夏才人的肚子马虎不得,如今就她们可以不来请安。

      叶筠心里羡慕的呀,可是一想到非得怀孕才能有此殊荣,那还是再晚一两年吧。

      “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今儿出着太阳呢,竟还是觉得凉飕飕的。”绘月道。

      叶筠就去牵她的手,“早说叫你也拿个手炉,便不要,这会子冷了?”

      绘月不好意思,“奴婢要做事,拿着手炉怎好伺候您。”

      “我是那起子在乎这些的人?”叶筠白她一眼,“回去煮一碗姜汤喝了驱寒,明儿就穿厚实些。”

      叶筠本就善待奴才,只要是毓秀阁的人,无不过的比别处好,更不要说绘月和南栀两个。

      那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小时候都常一起睡,说姐妹也不为过。

      主仆两个往前走,经过一处假山时却被拦住了。

      来者是淑妃身边的流萤。

      “奴婢请明美人安,我们娘娘请美人去御花园小坐,难得晴天,还请美人赏脸。”

      这话说得客气,但流萤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绘月握紧了叶筠的手,不由担心起来。

      “娘娘盛情,怎好推拒,还请姑娘带路。”叶筠却淡然。

      来者不善,显见是躲不过了,到不如会一会。

      流萤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眼,这才福了福身子,带着人去了御花园。

      还没走进,便瞧见亭子里不止一人,看旁人女子的体态,似乎是张氏。

      待叶筠走进,果然就见张宝林正亲自给淑妃续茶。

      联想昨儿针线局的事情,叶筠心里就明白了七七八八。

      “臣妾给淑妃娘娘请安。”还是照礼节办事。

      张氏也准备起身给叶筠行礼,却被淑妃的眼神制止。

      “听闻你喜欢梅花?上回还摘了几支回去插瓶,本宫瞧着御花园的梅花开的不比梅园差,今儿就叫你来一块儿赏赏。”

      她并不叫免礼,直接开口说起闲话来,这明显是要折磨人的意思了。

      叫人行礼不喊起这件事,在妃嫔里头总是简单好用的磨人法子。

      可偏偏淑妃算错,叶筠不是那肯吃硬的,自顾自就站了起来。

      “多谢娘娘好意,臣妾也不只喜欢梅花,臣妾是个俗人,但凡好看的,都喜欢呢。”

      “明美人你大胆,娘娘还未叫起,你便私自起身,此乃不敬高位,宫规当罚!”

      站在淑妃旁边的另一个大宫女香萝叫起来。

      叶筠却是不急,只是惊讶道,“娘娘唤我来赏花,这赏花素来有走着看,站着看,坐着看,偏没有半蹲着看的,莫不是娘娘与臣妾赏花,要一道半蹲着?”

      反正就是装傻,看谁恶心谁吧。

      淑妃本也不是个好性子,原就是想磋磨一下她来着,可谁知没成,就恼起来。

      “好啊你,叶氏,你敢目无尊长,以下犯上,张宝林,你给本宫掌她的嘴!”

      “娘娘,这不好吧,嫔妃容颜,不可随意......”张氏犹豫。

      今儿的确是她使了些手段想叫淑妃收拾叶筠,可若闹到掌嘴这一步,就过火了。

      可淑妃这会子气着,本也不是多聪明的人,见张氏不动,自己反手就打了过去。

      叶筠避之不及,虽没全打上去,但半截手的力道也足以叫她脸上一阵火辣的疼。

      一时间,心底火翻涌直上,可眼前人是生了皇长女,又家世不俗的淑妃,她只能告诫自己,不能一时冲动。

      袖子里的手紧握成全,额角也隐隐可见些许青筋,叶筠此刻是想杀人的。

      “这一巴掌是赏你的,你不敬本宫,今儿就在这御花园跪上两个时辰,好好反省!”

      淑妃得意的看着她,带着张氏走出了亭子,末了忽然又回头。

      “对了,可不要跪在亭子里,就在外头跪吧。”

      如今刚化雪,御花园的路面虽然大多铺了青石板,可难免潮湿还有些泥泞,这一跪,不止要弄脏一副,不受寒才怪。

      “美人,奴婢脱了衣裳给您垫着,您的膝盖可不能受寒!”绘月快急哭了。

      这会子说完话就去解自己身上棉袄的扣子。

      叶筠一把按住她的手,眸色冷的足以杀人。

      “不必,淑妃娘娘既然要我跪,跪便是了,可也没说这会子就要开始跪,损毁嫔妃容颜,乃大忌,淑妃娘娘这一巴掌,我得先问过皇后,再回来跪。”

      淑妃自然留了人看着她,可叶筠直接就走,这几个也不敢硬来,只能放她离开,又赶紧去给淑妃报信。

      而御花园离着凤栖宫本就不远,叶筠气头上脚步又快,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跪在了凤栖宫殿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