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术超能>

      无痕最怕的大概就是皇帝失望的眼神了吧。

      他以为父皇一定会对他失望,可是在父皇的眼中有一种他看不懂的深情,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失望。

      在丫鬟的带领下,无痕洗去身上的泥污,再一次的坐到了书房,手里拿着课本,却根本看不进去。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清幽山

      “夭夭还在闭关?”南宫易问到。

      “是!”琉璃回答。

      “那,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出来?”南宫易又问到。

      “没有,小姐出来琉璃一定会告诉公子的,公子不必忧心!”琉璃笑了笑说到。

      “可是我想,她一出来就能看到我。”南宫易说到。

      “很快,我会提前告诉你的,好吧?”琉璃继续说到。

      “你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来?”南宫易疑惑的问到。

      “预感,她出来之前会有征兆的。”琉璃只好胡诌到。

      小姐下凡这件事她可不敢告诉别人。而且小姐走的时候也告诉过她谁都不能说,就算妖王来了也是不能说的。

      “好吧!”很显然,南宫易相信了她的话。“那你一定要记得告诉我。”南宫易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

      “好,一定。”琉璃回答。

      南宫易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转身的瞬间,南宫易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自然不说什么了,就真的当他傻吗?出关还会有征兆。以为他是三岁小孩儿。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神界

      “闭关,呵,也就只有你们会相信了。”天后讥笑到。

      “娘娘认为?”陈柯问到。

      “我儿刚下凡间体会人间疾苦,她就跟着闭关了?”天后言尽于此,不在多说。

      “是,属下明白。”陈柯领会到。

      朝阳宫

      “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可得好好的呀,真后悔把你送过去。”凌天看着铜镜里凡间的景象,想到天后,心就跳的扑通扑通的。

      “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这条小命可就交代了。”凌天自言自语的说到。

      “你一个人叽叽咕咕的说什么呢。”这时候老司命突然走进来。

      “师傅今日怎么有空了?”凌天看到老司命一挥手,铜镜里的景象便消失了,又变成了一面普通的铜镜。“师傅莫不是有什么事吧?”

      “我没事就不能回来了?”老司命瞪了凌天一眼。“你这臭个小子。”

      “怎么会呢,欢迎还来不及,我巴不得您天天回来呢。”凌天一脸的谄媚,说着帮师傅倒了一杯茶。“来,师傅,喝茶。”

      “你少来,还天天来,想累死我呀?”老司命抿了一口茶水,继续到,“那小丫头也跟着无痕那小子去了凡界。”话是如此,但却没有半点疑问的意思,反倒是特别肯定。

      “是。”凌天回答。

      “既满足了她想见到亲生父母的梦,也满足了他们两个不能在一起的遗憾。”老司命摸了摸胡须,点了点头,一脸满意的表情,“倒是难为你了。”

      “那倒没有,是她要求的。”凌天看了一眼铜镜。“他们这一生,注定不会太平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天后那边有动静了。”老司命品了一口茶,慢悠悠的说到。

      “师傅,你?”凌天惊到,师傅怎么会知道。

      “你小子,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老司命瞥了他一眼,继续说到,“你还是得努力,若不是为师一路上护着你,你以为你能那么顺利?”

      “师傅,我……”瞬间,凌天红了眼眶,他终于明白了师傅,师傅想要他成长,所以把一切都交给了他,然后离开了朝阳宫,可是暗地里,师傅却一直在帮他,“师傅,谢谢你。”

      很多事情,他一直都以为是自己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无论多危险都会化险为夷。无痕要求他去查夭夭的事,他查的那么顺利。可是,他的背后却早是有人盯着他了。而他师傅却不声不响的解决了一切。一直在为他保驾护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