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社区黄应用

      林府的宅门前,站着十来个人。

      除了已经死去的余人彦外,余沧海与称为青城四秀的四大弟子,以及其他弟子都到了。

      站在门口的楚萧好整以暇地看着余沧海,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余沧海站在众弟子中间开口询问:

      “青城派与阁下素未有过仇怨,为何阁下要肆意屠戮本门弟子?”

      听到这话,楚萧差点笑出声。

      就这?毁灭你,与你何干?

      好不容易绷住笑脸,楚萧回答:

      “杀你的弟子嘛,是因为林平之求我救他父母,你的弟子不允许,自然就死了。”

      “至于仇怨嘛...”

      楚萧打了个响指,伴随而来的一阵尖啸声,一个物体飞快地从余沧海身边略过。

      回头一看,他的弟子方人智眉心上插着一张钨钢卡牌,倒在了地上。

      “这不就有了。”

      目眦欲裂的余沧海大喊一声:

      “这是魔教中人,一起上!”

      说完就率先冲了上去。

      看着冲上前的众多青城派弟子,楚萧制止了想要过来帮忙的林平之与林镇南。

      嘴上咧出一抹讥笑,说:

      “教你们一个乖,有时候人多并没有什么用。”

      说完,从包内掏出几张钨钢卡牌就甩了出去。

      卡牌每飞出去一张,代表着一名青城派弟子客死他乡。

      “小心他的暗器!”有的青城派弟子提醒自己的师兄弟道。

      然而,语言的力量是苍白的。

      那弟子刚刚说完,就被一张透明的硅晶卡牌划过脖颈。

      在长时间的锻炼中,楚萧发现了不少运用的窍门。

      比如说在钨钢卡牌中混杂几张透明的硅晶卡牌,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少人就因为忙着顾忌钨钢卡牌,从而忽略了这些透明的卡牌,就此命丧九泉。

      带领着几个青城派弟子的余沧海近了楚萧的身。

      楚萧也极为配合地露出惊慌的表情,众人立刻兴奋了起来。

      认为楚萧不擅长近身搏斗,纷纷举起长剑,向他刺去。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则是一股强势的内力铺面而来。楚萧双掌齐出,一掌接一掌地拍在领头的弟子身上,将他拍飞了出去。

      这时,余沧海跳了起来,想要越过楚萧,从他身后的视野盲区进攻。

      然而楚萧一把抓住余沧海的脚,一脸嘲笑地看着他充满了惊慌的眼神。

      “下来吧,矮子!”

      接着向下猛地一摔。如同甩一块破布一样,把余沧海摔在地上。

      口吐鲜血的余沧海踉跄地站起身来,退到后方喘息。

      看着已经所剩无几的青城派弟子,余沧海内心欲哭无泪。祖师们积累下来的家业,到今天算是被他败光了。

      扶正刚刚因为搏斗而向下滑落的眼镜,楚萧开口缓缓说:

      “矮子,该上路了。”说完就甩出几张钨钢卡牌,向余沧海等人飞去。

      重伤之下的余沧海就在他准备闭幕等死时,一个手持长剑的人突然从人群中跳出,站在了余沧海面前。

      用剑磕飞楚萧的那几张卡牌,抱拳对楚萧说:

      “这位大侠,在下令狐冲。余掌门是正派名门之人,如此草率地杀了他,行事恐有不妥。”

      余沧海眼见有人帮他当灾,立马招呼剩下的几个弟子快速离开。

      楚萧看着准备逃跑的青城派等人,一声冷哼,甩出一张硅晶卡牌向他们飞去。

      来不及拦截那张卡牌的令狐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楚萧收割掉姓名。

      处理完青城派的人,楚萧眼睛转向令狐冲说:

      “劝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江湖上总有些人你惹不起。”

      令狐冲刚想讲述所谓的正派语言,只听到楚萧的声音远远传来:

      “不信?看你身后。”

      转过身后令狐冲顿时感觉后背一阵清凉。

      只见他背部的衣服已经被撕裂,纵横有序地分布着。

      模糊地能看出,是一个姑娘在绣花,仿佛在劝说令狐冲与其练剑,还不如回家去娶个婆娘安心过日子。

      令狐冲着一转身,让周围看热闹的众人都看清了他的后背。

      “哈哈哈哈。”

      伴随着众人的哄笑声,令狐冲捂住通红的脸快速离去。

      回到林府内,林平之与林镇南纷纷上前,赞叹楚萧的武功高强。

      “行了,我在这里也待腻了,准备出去走走。”

      “另外,林平之你准备前往终南山山脚下等我。我有点私事要办,你不方便去。”

      说完,楚萧就离开了林府,骑上一匹马离开的这座城。

      一路上,楚萧见识了在现代世界根本见不到的各种风景。

      路上突然蹦出一只老虎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一路上走走停停,遇过绿林劫道,也见过大侠英雄救美却后背插刀,丰富了他不少的阅历。

      一路上遇到不少江湖人士讨论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楚萧正觉得新奇。

      毕竟看江湖人士离职可是少有的风景,打探过后得知刘正风在那两百里外的城中举办金盆洗手大会。

      正欲前往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跟他说:

      “这位少侠还请留步。”

      楚萧闻声望去,看见一鼻扩口宽的男人牵着马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那人抱拳开口说:

      “在下乔峰,刚刚看到少侠想要参加金盆洗手大会,不如我们搭个伙一同前往如何?”

      看着还是个青年模样的乔峰,楚萧内心开始吐槽:

      ‘这个世界乱的可以啊,不过这样的乱世正好拿来供我试验。’

      扶正自己的眼镜,楚萧面露微笑表示欣然同意。

      一路上,二人边走边交流武功修为的看法。

      借此机会,楚萧问乔峰关于丐帮的事情,乔峰则表示极为尊敬丐帮帮主黄蓉。

      顿时楚萧感觉诧异,连忙问起黄蓉与郭靖的事情,方才知道,二人分居多年但感情依然很好。

      郭靖依然镇守边界,而黄蓉还在当着她的丐帮帮主。

      一路上边走边谈,终于到达城中,找了家客栈住了进去。

      第二天,早起的二人用过早饭后前往刘府,里面早已是满座宾朋。

      编造了一个名头后,楚萧和乔峰二人混了进去。

      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等待着刘正风的出现。

      半个时辰后。

      正练习念动力在桌子上微米级雕刻的时候,刘正风从后院走了出来。

      “今天先是谢过在座的各位宾客能赏脸,来参加老夫的金盆洗手大会。”

      刘正风站在台上,拱手谢过台下的众人,紧接着说:

      “现在老夫开始金盆洗手,洗手过后老夫愿与在座的各位共饮三杯!”

      刘正风的话自然引得众人叫好,刘正风抬起手来就准备往摆在桌上的金盆申去时。

      门外一个尖锐的人声想了起来:

      “圣旨到!”

      一个太监走进了院内,双手捧着圣旨对刘正风说:“刘正风接旨!”

      刘正风跪在地上急忙道:“微臣接旨。”

      紧接着,那太监说了一堆来自的皇帝的关心,顺便封了他为参将,便走出院外。

      在座的武林宿老顿时发出阵阵冷哼,刘正风当做没听见一般,再次将手申向金盆时。

      门外再次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刘正风,你作为正派人士居然私通魔教长老曲洋!”

      五岳盟主,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带着费彬走进院中。

      在座的众人顿时愕然,紧接着哗然不已,刘正风怔住了一小会后说:

      “我与那曲洋以音会友,在他的曲子里充满了高洁,纵然他是魔教中人,也不是那般凶厉之人。”

      听到这里。

      楚萧发出一声冷笑,说出一句旁边乔峰听了一头雾水的话:

      “会弹钢琴的**依然是**,那不是天使。”

      还不等乔峰问钢琴与**是何物时,左冷禅又说:

      “若是你不解释清楚,今天你休想走出这道门。”

      看着周围满脸都是不信任的人,刘正风露出一脸惨笑说:

      “还请各位在我死后帮扶一下我那一家老小。”

      费彬一脸的嘲笑说:“你的一家老小就等着你下去照顾他们呢!”

      用怨毒的目光盯着费彬片刻,刘正风终于受不了压力。

      一掌拍向胸口想要自绝心脉,这时一道身影从房上落下,一把抄走了刘正风,向门外跳去。

      望着左冷禅等人追出去的身影,楚萧一脸玩味地开口问乔峰:

      “有兴趣把这场热闹看完吗?”

      沉吟片刻后,乔峰答应前往。

      二人都是武功不弱的人,朝着左冷禅等人追了上去。

      二人在一处破院停下,刘正风与曲洋二人已死。

      令狐冲倒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费彬提剑向曲非烟刺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