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app视频入口

      浑身被黑暗所笼罩着,原本的血色已经直接变成了黑色,被那无尽的黑暗包裹着。

      水门他已经成了一个怪物,样子还是人的样子,但是黑气笼罩,不清楚究竟是查克拉还是什么,这令面具人感到有一丝威胁。

      “不就是死了一个女人吗,你这样子算是知道痛楚了吧。”面具人判断道。

      “不过,佩恩还有我,我们的痛苦都远远在你之上!”面具人大声说道,而后他直接冲上前去一拳打在水门的脸上。

      身为十尾人柱力的面具人,一击之下就将水门那乌黑的脸给打碎了,可是更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

      打中之后,面具人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有腐蚀的迹象,而被打散的脸中却是什么正常结构都没有,没有骨骼、血管以及神经。有的就是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

      那不是实质的黑暗实体,而是偏向于雾和水之间,有气体也有液体的成分在其中。

      眼下的水门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状态,既非实体,也非气体,更非液体,要说的话就只能用怪物来形容了。

      面具人迅速离开,他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被那黑暗渐渐侵蚀,要将他的整个手臂都蔓延下去。

      当机立断,面具人直接将手臂斩下,而后又再生了一条手臂。

      而那在被水门的黑暗所侵蚀的手臂却是直接变黑,而后转归到了水门这边。

      纵然是面具人看到这种状态,也是摸不着头脑。他只知道一旦被水门的黑暗所感染的话,那么立刻就会被侵蚀,然后迅速扩散,最终消失,他刚才的一只手臂就是这样没有的。

      此刻的水门已经没有任何作为人的意识了,或许因为幽然的死的他的刺激太大,又或许他早就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

      黑气弥漫,无物不蚀。

      这诡异的力量让水门的速度更上一层楼,面具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拳打得不断后退,树木被撞断,最后直接被轰入了一个山上,这才停止。

      本来因为佩恩使用了前有未有神罗天征,整个木叶已经相当于成为了一个大坑,而就是这样,面具人被硬生生地打到木叶的另一头去了,战力之强,恐怕如斯。

      好在成为了十尾的人柱力几乎拥有了长生不死的力量,虽然身体受到重创,但十尾的力量也在不断帮助面具人回复,他并没有死去。

      面具人从山背站起,得意洋洋地说道:“黑化也就这点本事吗,看来那个女人在你心中也就点程度了。”

      化身怪物的水门并不知道对方究竟在诉说着什么,他只知道要将眼前这个戴面具的人给碎尸万段,再度以疾速冲刺,这次的水门直接双手死死地掐住面具人的脖子,他打算让面具人无法呼吸。

      然而身为十尾人柱力的面具人又怎会轻易地受制于人,六道仙人不在,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神的人,脚下用力一踢,活生生将黑暗化后的水门给逼了过去。

      水门继续打算上前,然而却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以面具人为中心不断向水门施压,这个面具人也会使用神罗天征!

      黑暗并未结束,水门此刻虽然有着人形的样子,但是却是黑暗程度却不断地再增强,甚至引起了天变地异。

      天空直接变暗,天雷击落在水门身上,好像是要击杀他这个怪物。

      地面不住地在颤抖,为这股即将诞生的不属于忍界的力量而害怕着。

      纵然是十尾人柱力所使出的神罗天征,也没有办法面对力量不断变强的水门,他单单凭借着这股黑暗力量再度向着面具人冲去!

      意识到问题不太对,面具人打算施展神威逃离,打算他却发现周围的空间居然被固定了。

      “居然影响到了空间吗?”

      面具人惊讶,但是他并不害怕,再强大的力量终有耗尽的一刻,那时就是自己的胜利。

      既然神威无法使用,那就直接动用六道之力与之相抗衡。

      六道权杖出现,还有黑色的求道玉尽皆朝着水门那里攻击。

      球道玉打中了水门,然而没有什么作用。

      相反的球道玉却被此刻的水门纳入体内,力量被吸收了。

      伴随时间的延伸,水门的形态也发生了变化,原本的人类样子已经见不到了,相反的是一团漆黑的怪物,双手化足,头上长角,后方伸出了九条尾巴,而那九条尾巴却是龙头的形状,与尾兽形态有些类似,但却更加可怕与瘆人。

      残存的木叶忍者也是发现了异样,他们难以置信地说道:“那,那是四代目火影吗?虽然还感受他的一些查克拉痕迹,但现在这个状况看上去简直就是个怪物啊!”

      结界之内,三代目火影已经牵制住了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以及团藏。

      由于意识被抹杀,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根本不能发挥生前的实力,这也让得三代缓了一口气。

      他尝试使用尸鬼卦尽,却发现在结印之后没有出现死神,这令得三代流下了冷汗。

      “本想和他们同归于尽,但是却召唤不出死神来,难道是我的印结错了吗?”

      三代又结了一次印,这次他仔细地回忆当初水门施展尸鬼封尽所使用的印,再结一遍,和刚才一样,还是没有死神出现。

      三代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正处在好不容易将这三人拖住的时刻,却没想到会出现岔子。

      更加令人想象不到的是木叶在一瞬间就被夷为平地了,然后水门和面具人战斗居然波及到了自己这边。

      幸而外部激烈的战斗使得四紫炎阵被破坏,三代也是得以脱困。

      团藏见大势已去,也是心有不甘。

      “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混乱,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苦思冥想多久,不惜借助晓的力量,却因为水门和面具人的战斗而功亏一篑,团藏也有些感慨,不过暂时的离开不代表他放弃了自己的计划。

      “猿飞,这次就算你们赢了吧。木叶我终有一日会回来的,到时候就由我来成为火影,建立新的统治秩序吧。”

      团藏说完,选择了撤退,而被他抹去意识的初代和二代因为三代目无法召唤出死神,也在团藏示意之下离开了。

      事实上,不仅仅是团藏,还有佩恩以及其他晓组织的成员都开始选择撤退,还有白绝也是。就连与自来也交手的大蛇丸也是将佐助给掳走,选择了离开。

      其他国家的尾兽异变以及宇智波斑也都神秘地消失了,他们给各个国家带来的冲击不言而喻,此时撤退却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撤退指令是面具人发出的,因为他现在和水门的战斗已经是达到了火热化,木叶的人被他们攻击的余波打中,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就像是无数的起爆符引爆一样,一直没有停息,黑暗化的水门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他的思绪全被这个戴面具的人汇集,将恨意尽皆注入对方的领域。

      “杀,杀!”一个个愤怒的声音在水门的脑海里响起,他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到底是谁了,虽然杀的是面具人,可是在触及旁边的人时也是毫不留情的进行抹杀,而这其中包括木叶的忍者!

      如果说佩恩的神罗天征将木叶毁灭的话,那就余下的生存者杀掉的则是水门这个当初的第四代火影。

      “双神威之力,轮回眼,十尾这些加起来还不够吗?看来木叶还有一丝希望,不过这希望到底是希望还是绝望,我想要再见证一下。”面具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与水门战到这个地步,几乎已经将木叶摧毁得干干净净了,活的人可谓寥寥。双方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面具人有不死之身,水门则是被那黑暗的力量笼罩,一时找不到攻击的弱点,而且这么长时间面具人也没有发现对方有衰弱的迹象。

      “再会了,第四代。希望等你清醒意识之后,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将剩下的十尾之力尽情释放,面具人终于硬生生地将水门的黑暗力量干扰的空间给破坏了,重新修筑,进入了异空间,就此离开。

      看着敌人就这么撤退,失去目标的水门顿时感到无所适从,他的黑暗化还没有结束。

      寻找着生人的气息,水门来到了木叶忍者所在的地方,那里是少数的仅存的忍者所在之处了。

      “水门,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三代已经透过其他忍者得知事情的原委,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出为什么水门会变成这个样子。

      纲手、凯、阿斯玛和西日红等一干忍者全都充满了戒备地看着眼前这个怪物。在鼬等人撤退后,木叶的这些忍者们也是不约而同地相聚在了一起。

      已经黑暗化的水门根本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杀戮,要将所见过的一切人与物全部摧毁殆尽他才能够停止。

      充满杀意的念头不住地涌了上来,纵然面具人已经消失,水门还是要杀,杀尽一切,杀光所有。

      怪物波风水门他要屠戮看到的木叶的所有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