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夫妇找单男3p视频

      翌日。

      一大早。

      香港维多利亚港。

      海风微腥。

      夏景行看着停靠在港口边,足足有两三层楼高的白色游艇,笑着招呼身后众人。

      “昨天大家开会开了一整天,都辛苦了,今天载大家去海上玩玩,放松一下。”

      在一片欢呼声中,穿着花花绿绿的短袖短裤的一群合伙人、基金经理挨个登上了游艇。

      黎颖落在了最后面,她穿着白色的无袖纱裙,衣袂飘飘,乌黑的长发不断被海风吹乱。

      她压着一会儿三七分,一会儿七三分的头发,对同样还没上船的夏景行笑了一下,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夏总,你先吧!”

      夏景行摆手,回了一个手势,“没事,女士优先。”

      黎颖也没推辞,自个上了船。

      夏景行正要登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跑到游艇甲板上的安德鲁正趴在栏杆上朝自己挤眉弄眼。

      “戴伦,嫩-模呢?”

      夏景行摊摊手,不想搭理这死胖子,还想要这服务。如果游艇上没有女性员工,他也就安排了。

      “你特么昨晚不是去了兰桂坊吗?还没勾搭够?”

      安德鲁“咳咳”笑了笑,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

      上了游艇,夏景行发现内部装饰得非常豪华,真皮沙发、床、卫生间、厨房、影音娱乐系统一应俱全。

      吩咐船长开船后,夏景行上了甲板,和安德鲁站在一起,看着游艇缓缓驶离港口。

      “戴伦,哎,叫你昨晚跟我一起去,你偏偏不去,你说的那夜店还真不错……”

      安德鲁找到甲板上安放的躺椅躺下,开始慢慢回味昨晚刺激的夜生活,顺便眼气一下夏景行。

      “这香港女孩子还真开放,一点也不比美国的差。

      我昨晚点了一杯酒,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结果你猜怎么着?一个晚上,连续有七八个女孩子跑来搭讪我,还请我喝酒。

      最搞笑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准备从夜店走了,一个女孩子死活要跟着我去酒店,想开开“洋荤”。

      最特么离谱的是,那个女孩儿的男朋友还在场,跟那个女孩儿吵啊闹啊,都没用,那女孩儿还是死活都要跟着我走。”

      夏景行这次难得的没有怀疑安德鲁话中的真假,只因为这片土地确实崇洋媚外太严重了。

      发生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他一点都不奇怪。

      “戴伦,你不相信?”

      安德鲁掏出了手机,开始给夏景行翻起了那些画质不清晰的照片。

      “好了好了,不用看了,我相信你。”

      夏景行摆手,问道:“最后呢,你带那女孩儿走了吗?”

      安德鲁“嘿嘿”一笑。

      夏景行懒得理会这种破事,起身,准备下甲板去。

      安德鲁以为夏景行民族心受伤,不高兴了,赶紧解释道:“哎,没有啦,我也挺看不起这种女孩儿的。”

      夏景行已经走到楼梯口,点了点头,背着安德鲁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在船舱里,一群平均年龄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正在鬼哭狼嚎,一边喝酒,一边拿着话筒唱歌,就没一个音在调上。

      看见夏景行走来,刘海往旁边挪了挪屁股,让出了一个位置,还笑着拍了拍,“景行,坐这。”

      夏景行坐下了,打量了四周一圈,人群划分成了三四堆,聊天、唱歌、喝酒、打扑克的都有。

      唯独黎颖孤零零坐在角落里,看着面前这一大帮糙老爷们儿,还要忍受魔音灌耳,她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该不来了。

      见夏景行目光扫向自己,黎颖想了想,朝前者走了过去。

      由于船舱里太吵闹,黎颖只好走近夏景行,伏低身子说道:“夏总,我去厨房给大家做饭吧!”

      夏景行嗅到一丝幽香,还不小心看到了衣领下的两座半遮半掩的白色山峰,唯独没听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他把目光移开到一旁,大声道:“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

      “我说做饭!做中午饭!”

      黎颖双手合拢,扩大分贝,大吼了几声。

      夏景行这下听清了,看了眼手表,才早上九点多。

      这么早,做什么午饭啊?估计是有些无聊。

      于是夏景行也不强人所难,点头,大声说道:“好,去吧!辛苦你了!”

      黎颖大松一口气,有老板这句话在,终于可以躲避这些无聊了,她喜滋滋走到一旁的厨房忙活去了。

      夏景行在船舱里呆了一会儿,陪着刘海说了会儿话,感觉也有点无聊,于是又准备重新去甲板透透风。

      在环形楼梯口,他刚好碰上了正准备下来的安德鲁。

      “戴伦,你怎么又上来了?”

      “下面太无聊了,我透透风。”

      “那我陪你一起吧!”

      说罢,准备下甲板的安德鲁又退了回去,待夏景行走上甲板后,像个跟屁虫一样又黏了上来。

      安德鲁正准备说话,夏景行放在短裤里的手机响了。

      夏景行掏出手机一看,是饶磊打来的。

      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着急的声音,“景行,出事了!”

      隔着手机,夏景行都能感觉到饶磊的那种焦急。

      “别着急,慢慢说,怎么了?”

      “我今天跟第三方会计所、律所一起在大众点评办公室尽调的时候,张涛跟他的合伙人吵起来了……”

      夏景行皱眉,“你是说,创始团队有分歧?”

      “对,我当时听到动静,就赶紧跑到会议室去看。结果他们一看到我来,马上就不吵了。我问他们吵什么,可他们告诉我说没事,就业务上有点小分歧。

      我觉得肯定有问题,于是就私下跑去问张涛。他告诉我,说红杉中国找上了他的几位合伙人,还开出了1000万美元的投前估值,所以他们团队的另外几个人动心了,想调头去跟红杉合作。

      张涛觉得这样不好,而且跟我们已经签署了投资意向书。所以,他们创始团队就吵了起来。

      他想让我问问你的意见,该怎么解决为好。”

      电话那头的饶磊有些头疼,第一次接手项目,就赶上了这种事,搞得他有点猝不及防。

      “他们团队是没看投资意向书,还是法盲,排他期、保密条款都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这期间接触红杉,还透露我们投资意向书中的细节,这已经违反协议了,我们可以随时起诉他们。”

      夏景行声音冷漠,他长吐了一口气,压着心头的火气,“你转告张涛,想要谈,自己打电话过来。

      就这样跟他说,一字不改!”

      说完,夏景行猛的挂断了电话。

      看着脸色一片铁青的夏景行,安德鲁小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有拿了TS的创业公司想反悔!”

      安德鲁站起来,大声呵斥,“那还等什么,直接走法律程序啊!”

      夏景行眼神阴冷,“创始团队分成了两派,有一派偷偷给我们这边通风报信,寻求解决方案。”

      安德鲁愣住了,“那你想怎么解决?我跟你说,搞不好是两帮人串通起来的那个啥……苦肉计!目的就是逼你加估值!”

      夏景行暼了安德鲁一眼,也不是胖子所说的这种可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