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地鲁a?

      “多恩城,取曙光一词的谐音命名,也称曙光之城。”

      “在百年前,这里曾被以路西法为首的恶魔占领。”

      “他们将罪恶,病痛,和死亡带来人间,挑战造物主的底线。”

      “魔火通过他们的手席卷整个人间,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

      “一时间…生灵涂炭,多恩城沦为人间地狱。”

      “恶魔蛊惑人类学习他们的教义,成为和他们一样的魔鬼。”

      “但凡反抗之辈,通通死在他们的利爪和术法下。”

      “那是多恩城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了。”

      “血流成河,大地沦为红土,尸体更是随处可见,堆积成山。”

      说到这儿,女教师叹了口气,视线恶狠狠地瞪向一个角落。

      那个金发红眸的女孩,她的母亲,就是让人咬牙切齿的异教徒。

      这个女孩体内,留有和她母亲一样的罪恶之血。

      留意到教师目光的同学,也纷纷把视线看向娜西缇。

      嘲讽,不屑,憎恶,嫌弃……

      所有的恶意,都毫不掩饰地投放在那双红眸上。

      那是持有罪之血的最好证明。

      一个异教徒,能坐在这里上学,那可都归功于他有一个好父亲。

      要不是女孩的生父是教堂的大祭司,修为是二阶信使的强者。

      这个女孩绝对逃不开和那些异教徒一样,被肃清到边界流放的命运。

      “也许是上天怜悯人类,不愿再看到鲜血和牺牲。”

      说到这儿,女教师的神情有了几分欣慰和放松。

      “我们的主,米迦勒大人,带着一众天使神明,击溃了作恶的魔鬼。”

      “封印了恶魔开辟在人间的传送阵,拯救了这座城镇。”

      “为首的路西法更是受到了重创,元气大伤,带着余下的恶魔将士,逃回魔界。”

      “所有被伤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人类,都沐浴在天使们的圣光下,接受了主对他们的恩赐,一身伤痛得以恢复。”

      “主还教导我们的先辈修习术法,以此自保。”

      “同时,开辟了天界到人间的单向传送阵,将神力带向人间。”

      “主承诺,人类中的佼佼者,有成为神仆,羽化为天使的机会。”

      “每过13年,都会带天使前来教堂,为他们认可的人类送上祝福。”

      “老师,那那些异教徒的下场呢?”

      一个面容娇艳的少女提问道,眼里闪着恶劣的光。

      显然是在针对娜西缇,那个金发红眸的女孩。

      群众的目光再次集中在那个角落,纷纷面露不善地看向娜西缇。

      少女被看的抖了抖身子,面露无奈之色。

      可恶的露安安,本来都快混过去了,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在她们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不跟他们计较,刚好听听安娜导师说什么。

      “那些异教徒……”

      说到这儿,女教师眸光一冷,冷笑一声。

      “善良仁慈的主,留了那些异教徒一命。”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们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自然是被我们的先辈流放,驱赶到边界。”

      “并勒令此生不准踏进多恩城一步,违者杀,无,赦。”

      最后三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听起来意有所指。

      露安安见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嘴角上扬,露出满意的神色。

      成绩优秀又如何,你罪血之女的身份注定了大家都不待见你。

      尤其是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影响了安娜导师的心情,指不定就要给她穿个小鞋,再不济嘴上也要数落几句。

      讲完了多恩城的旧史,女教师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后,清清嗓子,提高声音道:

      “那么言归正传,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话音刚落,讲台下就传来悉悉索索的讨论声。

      “听说这次祝福的结果,甚至会影响到今后的人生呢。”

      “另外,听说祝福印记的种类和强度也都有所不同,真希望能得到一个好的印记。”

      孩子们眼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期待之色,期待着自己今后的人生走向。

      “是每13年一次的祝福日。”女教师坚定清楚地说出每个人心里的答案。

      “接下来,老师教大家一段咒语,能更好地帮助我们用心灵感受接纳神的祝福,大家可要好好学习。”

      “若是学习不当,错过了神的祝福,会怎么样,大家想必都心知肚明吧。”

      女教师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严肃。

      错过神的祝福,代表一辈子与神仆无缘。

      就是进入普通行业,也会因为没有神印的加持,沦为最下等的存在。

      没有人想迎来这样的结局。

      因此大家都听得格外用心,甚至那些平时懒散惯了的学生,也收起那份懒散,认真听讲起来。

      …………

      通过一个上午的讲解,大家或多或少都对咒语有所掌握。

      整顿好队形后,安娜导师边带着学生们,前往教堂,迎接神的恩赐。

      可能是露安安那段话成功勾起了女教师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在女教师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

      娜西缇,自然是被挤兑到了队尾,和一个在班上成绩最差的紫眸少年排在了一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