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大点就不疼了播放

      李江流与姚顺的那场战斗,当时看着平平无奇,甚至还有些无聊。

      但姚顺现在是大比冠军,更可能是沧水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弟子之一。

      从结果再看那场战斗,就完全不一样了。

      以姚顺如此强的实力,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浪费时间与李江流对战到夜里?

      最后姚顺还只是用计引诱李江流,才能够险胜。

      这一切说明什么?证明什么?

      李江流强啊!有着能够让姚顺担心的实力。

      有些人可能会提出质疑,姚顺那么强,会怕一个第一境界第九层的李江流?

      这时只要回上一句,既然不怕,你来解释解释姚顺那场战斗为什么要如此苟?为了看书吗?那一拳结束战斗后再看不好吗?

      能解释吗?解释不通,只有李江流很强,让姚顺担心会输这一种解释,这也是唯一的解释。

      这一想法提出后,在外门疯狂传播,就在热度最高的时候,大家发现找不到李江流了。

      据李江流同一阁楼的人说,李江流刚从外门大比回来就闭关修炼了。

      闭关?输的不甘心?不图名利?

      再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内,李江流始终没有出现过,如此高人风范,更增加了传言的可信度。

      一时之间,在外门弟子们的心中,李江流师兄的实力,是仅次于姚顺和施笑乙的第三高手,是本届外门大比最大的遗珠。

      失败后回到外门直接闭关修炼,为的就是能够复仇姚顺。

      在热度最高的时候选择闭关不出,不为名利一心修炼。

      李江流成为了励志的代名词,也成为很多师弟师妹们的偶像。

      荣辱不惊,一心求道,当真是吾辈之楷模。

      经过一个月的沉淀,虽然李江流从未露面,却坐实了外门第一人的位置。

      收集完所有信息,李江流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帅了。

      都他么成为外门第一人了,还能不帅吗?

      “李师兄,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明日我们一起相约修炼如何?”

      “师兄,帮我在书上签个名好吗?我要把这本书挂在墙上,每日提醒督促自己。”

      李江流面对此类问题内心是懵比的,可在外人看来,完全就是不屑于搞这些。

      约着修炼的师妹黯然离开。

      李师兄没有答应,是想告诉我把心思放在修炼上吗?放心吧师兄,我一定会努力修炼,做一个能够配得上你的女人。

      找李江流要签名的师弟,毅然决然的将书收回,对李江流深深鞠了一躬。

      “师兄,我明白了,你觉得这是徒有形式,不如实际勤加修炼,我懂了,多谢教诲。”

      李江流在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不过知道真相的李江流心情有些复杂,原本因姚顺而失败,是仇人,现在也是成就自己之人。

      因李江流突破境界,获得名利,彻底摆脱以往的形象,全都是因为姚顺。

      就连最最自卑的长相,也因为姚顺变帅了。

      “哎,我是该恨你还是感谢你呢?”

      李江流感叹道,世事无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借势而起吧?

      万般感慨之时,李江流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刚刚突破的境界稳固了,全因心境的变化。

      ······

      第九域。

      阿道坐在岸边发呆,看着温柔的海浪抚摸海岸。

      “海都是这么温柔吗?在顺哥故事中,水火不是最无情的吗?”

      “道师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大师兄还在找你呢。”

      阿道回头看了一眼,长长的马尾甩到胸前,清纯和善的黄柳一走了过来。

      “黄姐姐啊,大师兄找我定没有好事,他打赌输了,这一个月一直在找我麻烦,我可不去找他。”

      黄柳一脚步轻盈,来到阿道身边坐下。

      “师兄应当叫我师妹,我入门比你晚,应尊师重道,守规矩。”

      阿道不以为然,可能是姚顺对他的影响太大,现代人的思想过重。

      “你说尊师重道,我还说长幼有序呢,不用纠结那些,你比我年长,我叫你一声姐姐是应该的。”

      黄柳一觉得有趣,问道:“道师兄,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会讲大道理?”

      阿道望向海上,海天连成一线,望不到尽头。

      现在是海开心的时候,所以温柔,如果海生气了,也许真的会无情的杀掉所有人,就像顺哥说的那样,水火无情!

      “是顺哥教我的。”

      提到顺哥两个字,黄柳一更加感兴趣了。

      “你说的是姚顺师兄吗?他真的是你亲哥哥吗?”

      “不是亲哥哥,比亲哥哥还要重要。”

      “既然这么重要,一个月没见了,是不是会想念?我刚刚还听到你念叨呢。”

      阿道点了点头,“是有点想顺哥了。”

      黄柳一抓着自己的辫子摆弄起来,继续问:“既然想他了,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阿道眼神有些颤动,随后淡定下来。

      “我也想,但是我害怕!”

      “害怕?”

      “嗯,顺哥会给我源源不断的恐惧。”

      黄柳一有些兴奋,站起来围着阿道转圈圈。

      “是因为他很强吗?”

      阿道点了点头。

      “那就更应该去看看了,能缓解想念,还能有助于修炼。”

      阿道抬头看向那双无邪的双眼。

      “说的有道理!”

      无邪的双眼突然蹲下。

      “能给我讲讲姚顺师兄的事情吗?”

      “你感兴趣?”

      忽闪着眼睛说:“嗯嗯,姚顺是击败我的人,我当然感兴趣。”

      阿道开始讲有关姚顺的事情,心中却想着,不会吧?真的像传言说的那样,顺哥有泡妞的无上功法?

      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黄姐姐?比赛定情?太扯了吧?

      “哈哈哈!原来姚顺师兄是这么有趣的人啊!道师兄,你去第二域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我,我也要去看看姚顺师兄。”

      黄柳一捧腹大笑,丝毫没有刚才大家闺秀的气质,倒是又增添了些邻家妹妹的味道。

      “啊?”

      阿道看傻眼了,完犊子了,我这属不属于助纣为虐?属不属于渣男僚机?黄姐姐怎么中招的?

      黄柳一见阿道的反应不太对劲,笑容收敛,细声问道:“怎么了师兄,是我唐突了吗?”

      阿道摆手赶紧解释,“没有没有,如果去的话,一定就叫上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第二域内。

      “小二,快给我按按肩膀,最近可能是浇花累到了,肩膀有些酸。”

      “域主大人是觉得花草比小二更需要呵护吗?你伺候它们,让我伺候你,坏死了。”

      “别这么叫我,万一被外人听到怎么办?”

      “第二域哪来的为人?”

      小二本就一举一动中带着媚意,还故意这样说话,就是知道姚顺不是个男人,这么说话会让姚顺轻点折腾她。

      “阿丘!是谁念叨我?小二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了?一会给我按完,去给翁灵按按!”

      呸!

      老娘当初真不该打那个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