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在线看片的网站

      第一天的训练,只是一个早操就已经让一些体能不好的新兵狼狈不堪,原形毕露。

      第一个训练日的早操,是新兵营班长们摸底测试。

      新兵三路纵队的方式跑操,无论是长度,还是速度,对于周向杰来说完全是小问题,就算是周向杰没锻炼前,要完成也是很轻松。

      但是对于一些体质不好,疏于锻炼的新兵来说,一天煎熬才刚刚开始。

      “调整呼吸,用鼻子吸气,用嘴呼气,两步一吸气,两步一呼气,不要急,慢慢调整。”

      六班也有几个体能糟糕,不太适应的新兵,周向杰一边跑步,一边说着早操跑步的注意事项。

      三路纵队,排头有三个班长带头,中间有一位喊口令的排长,队伍最后还有几名班长跟着,最后是排长史今。

      中间是被夹在中间的新兵,这样保证了早操的速度,又保证了新兵的安全。

      有一些体力极差的新兵,实在坚持不住,就由班长带着在队伍的后面跑,史今则是一直在队伍的最后面压阵,避免新兵出现意外情况。

      六班新兵素质还不错,其他人虽然比不上周向杰,但是靠着周向杰的指教,大家还是很顺利跟在队伍中跑回来了,没有一个掉队的。

      而周向杰也发现了许三多的第一个优点,跑得快,体力好,许三多就在周向杰前面,跑完早操许三多表情非常轻松,呼吸都没乱。

      跑完早操,有了三十分钟休息,让新兵整理内务,收拾卫生,最后剩下的是吃饭时间。

      相比其他要洗漱,整理床铺的新兵,六班的人就要轻松很多,大家的内务已经整理差不多,在周向杰的指导下把床铺收拾好。

      还有富余的时间恢复一下体力,平复一下呼吸,还剩二十分钟就向食堂进发。

      跟昨天晚餐吃的面条不一样,今天的早餐非常丰富,小菜和粥,还有紫菜蛋花汤,主食是米饭和大馒头。

      今天吃早饭的时候,食堂非常安静,只有士兵吃饭的声音,跟第一天吃晚饭的热闹相比,新兵们都蔫了很多。

      “大家多吃点,早操跟这些饭菜一样,都是开胃菜,等下训练才苦呢!肚子里没有吃的,部队不到时间不开火,到时候没有人能帮你。”周向杰举起手中大馒头。

      刚才因为起来得太早,又跑了一大圈的还没胃口的郑光武闻言,马上低头猛吃起来。

      别人可能不信周向杰,但是郑光武是无条件相信周向杰的话。

      而周向杰则是努力地吃着馒头,因为这段时间的锻炼,周向杰的饭量逐渐很大,在家里周向杰还要收着点,到了军营周向杰就不跟国家客气了。

      早餐周向杰光主食就吃了五个大馒头,喝了两碗粥,甚至炊事班负责打饭的班长怕周向杰吃坏了,提醒周向杰中午还有。

      “这个兵还真能吃,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加菜了。”一班班长笑着跟身边战友说着。

      “这不是六班的班副叫周什么来着,看这体形可不像能吃这么多的人。”

      “周向杰。”伍六一闷声的说出三个字。

      …………………………………………………………………………………………………………………………

      很快距离进入新兵营已经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了!

      新兵训练初期很枯燥无聊,在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中,六班的成绩名列前茅。

      这两项成绩周向杰稳稳地排在新兵营里的第一,而六班成绩好,除了班长王伟训练刻苦。

      还有很大一部分周向杰的功劳,初级医术不光包含西医的吃药打针的那一套,还有中医技术。

      其中有一条非常适用现在新兵时期的技术,按摩松骨。

      像是郑光武第一天到晚上训练结束已经累得瘫倒在床上不能动,靠着周向杰的按摩,第二天虽然还是有些酸痛,身体却恢复了大半。

      所以等到第二天训练时候,六班的人发现,昨天表现一般的郑光武,竟然进步成了前几位。

      中午休息的时候,郑光武吵吵让周向杰给自己再按一按,昨天按得太舒服,直接睡着了。

      这回六班的新兵明白郑光武为啥第二天没有显露出疲态来。

      周向杰没有私藏,给六班的其他新兵尝试下自己按摩的手法。

      最后的结果在午休时间,六班除了周向杰,其他九个人都躺在草地上睡死过去。

      要不是周向杰把他们喊醒,估计他们一觉能睡到半夜。

      这下六班的众人对周向杰真的刮目相看,毕竟看看其他班的情况,就知道有周向杰这样的一个班副有多幸福了。

      就是靠着周向杰的按摩技术,六班休息好,恢复快,自然在训练上精神好,体力足,注意力自然集中,这差距是一点点积累的,一个月的时间,六班的进步远超其他班。

      这段时间连长高城和指导员何洪涛没少夸奖王伟。

      同时六班班长王伟也没有了对周向杰的误会,甚至还主动找周向杰说了那天的事情。

      王伟并不是因为连长和指导员的夸奖才认为那天跟周向杰的是误会,而是周向杰在这一个月里,面对自己严格的训练,态度非常认真,没有一点不满,任何命令都全力以赴地完成。

      王伟还发现,艰苦锻炼训练保持成绩优异同时,周向杰空闲之余还会抓紧时间学习,在了解到周向杰准备考大学的时候。

      王伟彻底放下对周向杰的偏见,误会解除了。

      作为一个老兵的王伟,有一个习惯,不喜欢听新兵解释,更注意让对方用实际行动表现。

      班长王伟和班副周向杰的关系自然变得更加融洽,只是该操练六班众人的时候,王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特别是对周向杰要求极为严格。

      强如周向杰靠着训练徽章应付起来也是有点吃劲的,实际上王伟感觉周向杰还有潜力。

      不过王伟不敢对周向杰继续加量了,王伟只是周向杰新兵训练的班长,万一要是把周向杰练坏了,王伟真的不知道如何信任自己的部队和周向杰的家属如何交代。

      周向杰也不是一个月里都是一个人给全班按摩。

      前几天周向杰有意让大家记住自己按摩手法。

      后来还有其他班的战友向周向杰请教,周向杰也没有吝啬,反而有些高兴。

      在周向杰看来,这套有助于缓解肌肉疲劳的按摩手法非常适合在军队拓展。

      后来周向杰教大家自己的按摩手法如何发力,不然一个班按下来,周向杰就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个人时间了。

      “班长,咱们啥时候摸枪。”周向杰抽出一支经典洛烟递给王伟,悄悄的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别瞎问。”王伟抽了一口烟,又左右看了看,悄声对周向杰。“快了,今年的新兵进步快,不然按照计划还要半个月的时间。”说完王伟有些得意,毕竟自己的六班进步最快。

      “真的,太好了。”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周向杰,身在中国也没有机会摸枪,上一世大学军训的时候,因为一些问题学校没有组织周向杰等人打靶。

      “激动吗?”这一刻王伟才感觉自己家的班副像个新兵。

      “当然。”周向杰激动地搓了搓手。

      作为一个男人,对于枪的诱惑,是无法拒绝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