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优72部视频在线观看

      族长也不相信,拿起火把使劲照了照:“没想到我柯家出了你这个白眼狼,枉我当日收留你,我们都是蠢人,只有你是大英雄。”

      村民们已经没有睡意,满脸都是愤怒,韩水谣和姜朽禾也跑得气喘吁吁,此刻被他们的愤怒吓得靠边站,只见一个小孩拿起石头,往柯丹身上就是一扔,那小孩赫然就是他们救的柯小环。

      “小环……”柯丹叫了一声。

      小环满脸是泪喊道:“没想到,柯丹哥哥是大坏蛋。”此话一出,连弓箭手都吃惊了,一个个村民纷纷拿起石头,往柯丹身上砸。

      “英雄!??!”

      “人渣!”

      “当我们是傻子。”

      “伪君子!”

      “真小人!”

      “我们就这么好欺负,猪狗不如的家伙。”

      “小时候看你没爹没娘,好心给你饭吃,没想到都喂狗了……”

      来的军官也瞬间蒙了,本来风尘仆仆星夜来这破村落,已是满肚子的火气,本想道义上阻止几句,说什么诗书礼乐易春秋,看到成千上万的居民也有些怕惹出事端,无辜受累,倒不如顺水推舟,借刀杀人,坐收渔利,越想越是百害而无一利,佩服自个活学活用多种兵法谋略,足以载入史册,便勒住缰绳,退后数步,让村民泄愤。

      村民们将附近的石头木杈都扔完了,带头的啬夫喊道:“杀了猪猡!”村民们反应过来,都扑了上去。

      柯丹愣了一愣,没想到村民对他这么恨之入骨,也是,自己罪有应得,这时候一团火焰猛然喷射而出。

      “椒盐火球!”接连三个火球烧得往前冲的村民咦哇鬼叫,死伤无数,彘怪喝道:“要不是为了报答他,你们早都死了,走。”他又是烟雾弹一抛,瞬间浓雾迷离,村民们更是义愤填膺,敲锣打鼓,大喊杀字!

      懦弱的村民们瞬间有了勇气,多年的压抑在剎那间爆发,看着自己养大的白眼狼击杀自己的同胞,对方既然已经身负重伤,还不痛打落水狗。

      彘怪本来就受褐火之苦,又寒又热,如今柯丹也是千疮百孔,满身鲜血,两人到了悬崖边,早已被众人死死封住。

      彘怪站了出来道:“他是人,我是怪,你们也是人,你们把我杀了,放了他吧。”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讲条件!”一个村民居然愤怒的抡起棍子,无所畏惧地往彘怪头上便是一敲,那木杵居然啪的裂开了。

      彘怪愤怒的瞪了瞪,只听见柯丹阻止道:“别,小智过来。”彘怪听话的到了他身边,“你虽然贵为彘怪,却没想到怕水,昔日无意间过河,救你一命,和你结盟,但求同日死,今天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你可愿意。”

      彘怪的脸上忽然浮起慷慨就义的表情,伸出蹄子,两人握了握手,相视一笑。

      “走!”柯丹拉住彘怪,用最后的力气,跳下山崖。

      三人折腾了半夜,都是挺累的,回到村子歇息,村长门开始赔不是,说被那小贼蛊惑,实在可恨。子华道:“以前只认为妖怪可恨,没想到人奸更可恶。”

      村长叹息了一声道:“那小子的娘是我们村里人,跟着野汉子不干不净,怀了孕,生下他,他自小没父亲,好强斗狠,不知从哪里学了一些微末本事救了村民,当然那时候以为是救,救的次数多了我们不好意思,就让他随她娘亲姓……”族长道:“没想到他演技那么好,把我们都蒙骗了去,无论种田建屋,只要有劳力的事情他都无怨无悔,连以前不待见的村里人都认为他是未来的栋梁,我还想在他成年后上个表,让他去粱安城做个捕快什么的,也好光宗耀祖,没想到居然是睁眼瞎,养了一头白眼狼……”说罢,老泪纵横,旁边的三老也上前安慰:“是那小子早已黑心,怪不得你老人家,你也趁机好好休息,和村长把村里的重担卸下,好好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

      韩水谣彻夜未眠,卯时左右,只听见悠扬的笛声便起床,原来是子华。

      “你睡不着?”韩水谣打了个哈欠问道。

      “刚醒。”子华微微作揖施礼。

      “姜朽禾呢?”韩水谣舒服的伸展着身子。

      “睡得安稳。”

      子华见其无有提问,只顾看着破晓的晨曦,便继续吹起笛子。

      “没想到你还会这手。”

      子华笑道:“怡情益志。”

      “没想到那小子和妖怪也能如此重感情?”

      “你是说姜兄弟和小逃?。”

      “他们在这里跳崖的。”

      子华忽然义正言辞道:“韩小姐此言差矣,那人渣和彘怪狼狈为奸,屠害百姓,荼毒生灵,犯下滔天大罪,怎么可以说是重感情。”

      “你不知道,小逃以前也是……”她不忍说害人,便改口道:“做了不少恶事。”

      “小逃是仙兽,而且,姜兄弟的人品岂是那沽名钓誉之奸贼所能比拟。”

      韩水谣没想到他对姜朽禾这么称赞倒是一懵,想来也是,便说道:“朽禾救了我多次……”

      “可不是,我就知道……话说,你们可是去粱安城。”

      “是的,这条路除了粱安城只能出海了。”韩水谣笑了笑,她喜欢看朝阳,她很珍惜每次看朝阳的机会,还有那最后一滴惠泉酒。

      “早上喝酒对喉咙不好……你们去粱安城做什么营生。”

      “非也非也,我们想去南正宫,看你那一副斩妖除魔的态势,估计也是去求道拜师?”

      “韩小姐果然好眼力,在下佩服……不才是无意间击杀野兽,正巧两位剑仙路过得知我有一求仙,便指点迷津,说是往东北一路走就是了……”

      “子华,别叫我小姐小姐的。”

      “好的,韩姑娘,时候不早了,姜兄弟也差不多醒来了。”韩水谣气绝,她还是喜欢姜朽禾喊她水妖来的舒服点。

      注一·《爾雅·釋木》:“華而不實者謂之英”。

      注二·《人物志》:“草之精秀者為英,鳥之將羣者為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