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裸体杂技

      白河拉着金琰一直到了第四宫的门口,都没有说一句话。

      金琰刚开始有些慌,后来几次想开口解释,但看到白河仿佛在认真思考着什么的神情,到嘴边的话又不敢说了。这样反复几次以后,他突然冷静了下来,甚至有些无语自己刚才在慌什么。

      一进了第四宫,白河突然转过头问道:“你怎么都不说话?”

      “啊?你不是也没说话……我是想了整整一路,但你偏偏一个字都没问。”金琰眨了眨眼,有些无奈地说道。

      见金琰这反应,白河忍不住笑出了声:“去我屋聊聊吧。真难为你想了一路。”

      ……金琰突然又猜不到白河想聊什么了。

      进了白河的屋子,关了门之后,两仙就隔着一张小桌面对面的坐下了。

      金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不会觉得,我会拐走你的宝贝妹妹吧?”

      “至少现在不会。看我妹妹的反应就知道她和你不熟。”白河气定神闲地答道,说完便起身去倒水。

      这句话倒是在金琰意料之外。他看着白河的背影,又开口问道:“那你刚才……”

      “干嘛架着你不让走是吧?”白河直接打岔补上了后半句话,又转过身,一字一顿地描述道:“总得让她知道你旁观她练法术了吧。一声招呼不打,旁观半天就打算悄悄溜走。这还是我认识的金琰吗?”

      “不是。我刚开始是看见她沿着湖在找什么。心想咱俩是好朋友,你的妹妹我也要照顾着点,就想看看能不能帮忙。后来发现她练的那个法术很神奇,我也没有见过,就多看了一会儿。再后来我觉得这样不是很礼貌,而且她找了那个地方很隐蔽肯定是不希望被人发现,于是就打算走了。然后一转身突然发现你就在我身后……”金琰一口气不带喘地讲完了这一整段话来试图解释自己的行为。

      “哦……”白河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不信我?”金琰的腔调突然带上了两分委屈。

      “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白河答道,“我只是在想,你们是怎么看待我妹妹的。”

      金琰恢复了正常的神色,非常认真地评价道:“我是很欣赏她的。活泼可爱,秀外慧中。”他想了一下,又说道:“但是下次要是换成金瑜或者金铄在场,你一定要给她留点面子。”

      “……我没给她留面子?”白河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在心里默默地重复了一遍金琰先前所说的话,神情不由带上了几分玩味,“金琰啊金琰,我以前从没发现你如此心细。”

      言外之意,你到底是欣赏还是有意思?

      这时那个预言梦境又无端闯入了金琰的脑海。

      金琰本来到嘴边的话却又临时改了。只见他微微一笑,答道:“我一直心细,只是你没注意到罢了。你是在担心什么吗?怕她嫌弃你这个傲娇毒舌的亲哥哥?还是怕我追求你的宝贝妹妹?你之前自己刚说的,我和她还不熟。”

      白河一时语塞。

      屋内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门外却响起了金瑜的声音:“白河,白淞说他先前看见金琰和你一起回来的。金琰在你这里吗?”

      “在的。有什么事吗?”金琰问道。

      “我父王让你现在去他那里。”金瑜说道。

      “噢,知道啦。马上就去。”金琰应道。

      听到回应声之后,金瑜便走了。

      “好走,不送。”虽然白河还是微笑的表情,但讲到后面两个字的时候,白河故意加重了语气。

      金琰和白河已经相处了这么多年,这句话一出,就明白了白河的潜台词是“金琰,你又惹到我了”,不由嘴角上扬。本来他已经站起身,想想却又走到白河面前俯下身子,低声说道:“现在你们兄妹都太优秀了,我高攀不起。但你等着,有朝一日,我会超过你的。”说罢,直起身子,不紧不慢地向门口走去。

      “那你怕是别想了。”白河悠悠回了一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