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大和墨香铜臭为什么撕

      蜂鸣器疯狂在桌上震动,这种发射固定的频率的装置,专为起床困难户而设计。

      精瘦男子从床上坐起,搓了搓脸,起身关掉吵闹的家伙,直径走向浴室,脚下的感应灯随之亮起,不多时哗哗的水声传来。

      智能管家监测到房内人员开始活动后,LED灯缓慢开启,为了适应人眼,灯光是柔和黄色。当然这只是中环一家便捷酒店而已。

      陈莫打开椅子上的黑色手提箱,取出其中军绿色的制服,很快换上。站在镜前看着干练的自己。只是摇头笑笑,又拿出箱内的腕带,佩戴后取出其中的耳机,里面传来:“检测到现在为上午7点,距离任务通知时间还剩1小时,具体时间以腕带震动为准,请做好合理安排,赏金工会祝你凯旋。”

      陈莫很快将旧衣物收进便利袋,带上房门耳中传来,“1000中洲币交易成功,满月便利酒店祝您拥有愉快的一天。”

      他脚步不停很快便来到钩挂车库,在虹膜识别后,内部传来阵阵机械转动声,一侧车台缓缓上升,一台全包的黑色皮卡汽车被送出,这是昨天公会配备给陈莫的任务车辆,除了全车加装装甲板,拖车挂钩和绞盘,以及越野防爆胎和上进气口,最显眼的还要属尖角状前置保险杠,这种保险扛可做上下移动,专门为野外废弃公路准备,毕竟前时代的公路路面,或多或多少会存在些废弃物,以及变异动物尸体。

      陈莫嚼着肉干钻及车内,解开后排固定绳索,检查着自己的装备,除了必要的火力武装,求生类产品,大部分空间都被4个备胎和一台备用后置发动机占据。

      检查无误后,才将海啸-A等装备挂上固定卡槽,将压缩饼干和自治肉干以及生命之水放进角落的铁箱锁上。环顾整洁的车厢,陈莫疑惑”谁会在野外使用海啸A?除了射速快口径大,火力猛这个优点,距离短,弹容量小,后座力大,子弹贵,不便携…..他可以说出无数个作死的理由。没事能在野外玩枪的不是失恋就是脑残。而且这次又不需要猎杀什么凶兽。就是一种常见的红口獾而已,出了贫民窟10公里范围内有大量分布。一把电击复合弓可以玩上一天,再带上足够的能量电池,保证一卡车都拉不完。

      腕部手环的震动打断了陈莫思绪,他带上耳机“任务等级sss,赏金猎人:陈莫。任务内容:保护雇主人身安全,进入红雾森林周围狩猎红口獾,雇主要求猎物必须有300斤,体内带有獾蜜,需要赏金猎人协助,制作獾牙项链等工艺品。现在请前往上环中天集团大厦A区,126号专用车位等待雇主。”

      陈莫带上耳挂式智脑,说道:“自驾导航,上环城区中天集团大厦A区,126号专用车位,付费业务。”

      “以优化路线,请沿当前道路行驶,前方500米左转处停车场。”

      不多时,便到抵达关检处,这是陈莫生平第一次进入上环城区,完全没想到这种效验居然会做这么久,从虹膜检测,颈椎身份识别,全车扫描,通行证效验……..最后他拿出担保人信息卡,才得到放行。

      看着装车人员,陈莫从左边口袋取出香烟,递给旁站的关检员,在见到是农场产香烟,对方笑着接下,指向不远处的胖子:“这位在这里等了14小时了,一般检查都是按天来算,毕竟除了人员货物安全外,还要审查保证人,以及证件真伪,你能这么快放行,不得不说你的保证人…..”关检见到陈莫制服上的宝箱标识:“哦,应该说是你的雇主,恭喜你呀,这回可是个肥差。”略有深意的打量了他一下,便不再多说什么。随后为其车身贴上特殊通行的标示。

      当陈莫驶入上环城区,这里的繁华着实惊讶了他,居然有生长在在街道的树木,这在中环可是要付费去温室大棚里看的玩意儿。

      周围呼啸的电车全是从未见过的款式,偶尔见到熟悉的款式,也是中环极为少见的豪车。

      跟着导航驾驶的陈莫,不知不觉居然来到秩序官执勤点停下,智脑传来:“未检测到智能驾驶程序,请登陆车架号,同步智能数据。500中州币交易完成,小德祝您拥有美好的一天。”

      气得陈莫一把扯下智脑扔在副驾驶,快速在车内翻找证件,心里大骂:收老子钱,还卖老子人,去你妈的。

      希望不要检测颈椎身份,刚才他就很好奇自己为什么能过关检,首先自己身份是假的,是公会帮自己制作的,至少他知道秩序官手上那把扫描枪能识别出,其次假身份的信用等级也为达到10000。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希望态度加上证件能蒙混过去。

      但他并不知道关检人员,可是做了血液对比的检测,没有什么假身份能蒙混过关检,至少没有新世界的帮忙是绝对不可能。

      这时岗亭内走出一位秩序官,在见到车辆后侧的特殊通行的标示后,收起扫描枪来到车窗询问:”没有自动驾驶你上不了主干道,准备去哪?“

      陈莫递出证件:“上环城区中天集团大厦A区,126号专用车位,辛苦长官了。”

      秩序官简单比对证件后:“去那做什么?”

      陈莫递出烟:“公会任务,护送目标。”

      对方接过烟,递还证件

      在经过一番短暂的交涉后,皮卡被装上警用托运车驶向目标地点。车内的陈莫也取出右边口袋的卷烟,他还是比较习惯这种味道,一阵强烈的辛辣和酸苦后,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口腔,舌根随之泛起的微微回甘之意。

      看着车窗外繁华的城市,正在经过的是上环住宅区,清一色的复式小别墅,最次的也是复古小七层,相同的是他们都被绿色淹没,虽然只是单调的那几种品类,但陈莫光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来自泥土的青香,与其他两环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中环是淡淡人造香水味,那下环便是浓郁汗臭味,而贫民窟则是阵阵的腐臭味。虽说野外早晨也有类似的青香,但这里面还夹杂着,自己满载而归,第一顿才具备的烟火气息,两种味道巧妙缠绕在一起,恰到好处勾起人心的安逸二字。

      陈莫看着快速略过的一切,他完全能够想象出在里面天堂般的生活。顺着大片豪宅向远处望去,便能看见方舟风机,巨型扇叶在缓慢的转动,住宅区越是靠近风扇位置,便越是稀疏,绿意也越浓。但这些住宅在它的面前,完全可以用渺小来形容,也只有远处的绿洲第一高楼,中天大厦能与之比肩。

      车辆很快驶入商业区,高楼拔地而起,密集排列在街道两旁,给人一种拿着晾衣杆就能戳到对面腊肉的错觉。

      向上望去,一种被吞没的感觉席卷而来,仿佛这些建筑随时都会坍塌掩埋自己。太过密集楼群使陈莫很是压抑,他转眼向街边满目琳琅的商店看去,各种3D投影广告,就算是上午,也掩盖不住昨晚霓虹下的迷醉,逐渐密集的人流和高空穿梭的单轨列车,陈莫感受到了沉稳有力的脉搏在跳动,这预示着这头钢铁巨兽即将苏醒。

      “这就是上环啊。”陈莫靠在后座,享受着飞驰在巨兽背脊的快感。

      车辆很快便抵达指定位置,将皮卡放下后,警用拖车随即离开。

      诺大的停车场内,只停放10多辆清一色的黑色装甲车,陈莫下车活动着身体,好奇的来到其中一辆车头,蹲下查看,不料刺耳的喇叭发出尖啸,吓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车上顿时下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大汉,一人举枪指着地上的陈莫叫道:“别动,将双手放到我看得见的地方。”

      另一人快速上前,按住陈莫粗暴的搜身,再翻出其证件后,跪在他脖子上,用枪顶着其后脑勺。

      脸通红的陈莫,此刻却也不敢说什么,不多时,一人蹲下与陈莫对视:“赏金公会的?”

      陈莫艰难的吐出:“恩”

      那人摆了摆手,陈莫顿时感觉氧气鱼贯而入,正准备换一个轻松一点的姿势,不料被人按住脖子脸再次贴向地面。那人说道:“我没叫你起来,你就老老实实趴着,接下来我问你答,说谎死,超过3秒回答也是死,听懂了吗?”

      陈莫冷声道:“听懂了”

      “这次任务是什么?”

      “进入红雾森林,狩猎300斤红口獾,加工工艺品。”

      ”几点接的任务。”

      ”8点“

      “从哪个地方出发的?“

      ”圆月酒店“

      ”哪个城区出发“

      ”中环“

      ”身份信息是真是假?“

      ”假的“陈莫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那你怎么过的关检“

      ”正常通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陈莫感觉到后脑勺再次被枪抵住

      ”你的意思是采集了血液样本,还把你放行了?假ID进上环?“男子嘲讽的看着陈莫

      后方传来上膛的声音,豆大的汗珠从沉默鼻尖滑落:”关检员说可能因为保证人的缘故,我才被放行,而且我是被秩序官送来的。“

      一声枪响传来,陈莫双眼紧闭浑身一震。男子却突然伸出手:”我是这次狩猎安全负责人,你可以叫我洪队长。“

      反应过来的陈莫,长出一口气,握住对方缓慢坐立起身,洪队长笑道:”恩,这次还不错,至少我不用换尿布。“后面的战士传来一震哄笑

      陈莫脸颊一红,内心却涌动着杀意,但双腿却还在发软,这也是第一次在城内感觉如此接近死亡,他只是淡淡问道:”洪队长,我们还有多久出发。“

      却没想到对方突然举枪:”说,这次的雇主是谁?“

      本来放松下来的陈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得直接瘫坐在地上,面色铁青的回答:”这次任务没有告知雇主姓名。“

      红队默默收枪,转身向装甲车走去:”等你雇主下来,我们就出发,现在过来聊聊这次安保细节。“

      中天大厦顶层,豪华办公室内,崔理事兴奋的坐在沙发上观看前方表演,几名肌肉巨人正在对豪华地摊上赤裸的女孩施暴,巨人的脸上挂着狰狞的面具,古铜色的皮肤和爆炸线条确实存在的一种异样的美,但这并不包括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

      兽人们掌中的少女是如此无助,苍白的面容停留在绝望的神情,而肉体的痛苦化作沙哑的嘶吼,此起彼伏回荡在整个房间。这时崔理事旁侧的夏大师开口说道:”当女孩经历了盛夏的果实,凛冬便到来,那是自古以来人类都在对抗的伟力,也是“四季”最高潮的部分。“

      崔理事吞咽着唾液,手不由的加重了几分,胯下少男便也更是卖力。

      …..

      四个巨汉半跪在地,捧住抽搐的少女举缓慢过头顶时,鲜血顺着指间滴落在地,眼神里却流露出惋惜。夏大师含泪起身鼓掌。

      崔理事则一个机灵,长舒一口气,鼓掌道:“夏大师就是夏大师,非常传神的作品。”

      随后进来几人迅速收拾残局,清扫地面,仅仅片刻房间恢复了以往的荣光,刚才充满荷尔蒙气息的房间瞬间被浓郁的熏香掩盖,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不多时两盘烤肉被端上餐桌,夏大师首先插起一块放入嘴中细细品尝:“人间极品,这才是生命的力量。”

      崔理事也象征性的吃了一块:“恩,手艺还不错。”便不再动手

      待夏大师用餐完毕,崔理事笑道:“感觉上次见面才刚过不久,没想到夏大师又再创如此佳作,崔某我很是佩服,这次作品我很是中意”

      夏大师笑道:“崔理事说笑了,黑水那边才找我谈过,准备出30亿买断。”

      崔理事皱眉,摸着下巴:“30亿,那我出40亿。”

      夏大师:“唉,崔理事别急嘛,我这次采取募股形式,所以100亿版权,黑水集团现在占3成,维也纳集团这边占2成,我个人占5成,但如果崔理事想入股,又是以中天集团的名义,我可以调整为个人占4成,3大集团各占2成,不知崔理事意下如何?“

      崔理事笑道:”那以我个人名义呢?“

      夏大师摸了摸鬓角胡须:”那我从黑水集团,抽出1成给崔理事。谁叫我吃人家的嘴短呢。“

      ”成交,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去荒野狩猎。听说夏大师特别喜好獾蜜,所以我特地选择红口獾为这次狩猎对象,咱们好好弄它几斤回来饱饱口福。“

      ”知我者,崔兄也,那夏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夏大师抿了抿嘴

      楼下装甲车内,陈莫指着箱子上的地图:“我们从西门出城,穿越贫民窟有20分钟车程,然后上这条国道,走差不多1个小时,就能到达土桥附近,过了土桥再往下就是红雾森林。”

      洪队在旁长认真的做着标记:“我记得去年狩猎在北门那边,也见过红口獾啊?为什么不去那?”

      “那边也有分布,但数量很少,首先红雾森林是至西向东分布,但北边存在大片荒地,从而使红雾森林分成两块,同时那里属于斑狗的领地,那家伙又是纯肉食性动物,靠捕猎红口獾这种杂食动物维生,所以想要捕猎到300斤的大家伙,就必须在两个森林周边找。”

      “恩,需要进森林吗?”

      “这得看天气和运气了。”

      “如果进入森林,需要准备些什么?”

      “雇主有野外实战经验吗?“

      “有一些”洪队思索着,在地图上快速做着记录

      “那我不建议进森林,因为环境复杂,不可测因素太多”

      ”恩,那换成战士需要准备些什么?“

      ”那得准备很多东西。“

      ”行,你给我列份清单。“洪写完最后一笔,如释重负拧着头:”通知理事,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陈莫并未惊讶对方提到理事一词,从刚才一举一动,就能知道是个大人物出行,虽然没想到这个人物这么大。所以之前的种种的不合理,也变得容易理解了许多。

      他现在唯一惊讶的是,对方直接通知随时可以出发。对方是在小看红雾森林?陈莫小声补充道:”洪队,森林内部很复杂,所以那份清单东西很多,你估计一天都采购不完。“

      洪队长仰着头,好笑的说道:”你尽管列出来,只要绿洲有的,今天绝对能到。“

      见对方这样说,陈莫也懒得理会,反正到时没有这些东西,也怪不得自己。如果对方非要强行进入,反正自己有装备,护住历史就万事大吉。反过来让这些家伙吃吃苦头也好,虽然能够理解开始的行为,但不代表我原谅了他们。陈莫脸上挂起了笑意。

      不多时,崔理事和夏大师在众人簇拥下,坐进中央车辆,车队快速驶出停车场。领头的为洪队,陈莫驾驶的皮卡则位于车队倒数第二,紧随其后还有辆配有炮口的装甲车,开车的陈莫看着后视镜黑洞洞的炮口,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设计就这样,总之一路都后背凉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