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在线亚洲日韩

      隔天,有个女人忽然主动找柳佳宜,柳佳宜一眼就认出这个女人,就是上次时远航陪着打胎的女人。

      “你好,听说你找我,所以是有什么事吗?”柳佳宜问到。

      女人上下打量了下她,说,“你就是柳佳宜?”

      “嗯,对。”柳佳宜点头。

      女人笑了笑,道,“说实话,你真是叫我感到意外。”

      “啊?什么?”柳佳宜听不明白。

      女人言,“我找你也不为别的,是时远航托我来找你,给你解释那天的事情,你误会我和他了,那天打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我和时远航只是好朋友,那天是我求他陪我的。”

      他俩居然是朋友?

      柳佳宜大吃一惊。

      女人看着面前的柳佳宜,说实话她怎么看,都看不出这个柳佳宜有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时远航平时身边的女人,随便一个都能将她比下去好几个档次。

      “你还真是叫人惊喜。”女人笑道,“我跟时远航做了那么年朋友,他身边的美女莺莺燕燕一大堆,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那个女人像对你这样费过心。”

      “佳宜,他是真喜欢你。”女人拍了拍她的肩,转身离开了医院。

      所以,我真的误会他了?

      柳佳宜想起昨天时远航的样子,竟不由生起了些愧疚……

      “佳宜,外面有人找你!”

      这时,忽然又有人说到。

      柳佳宜纳闷,今天是找人日嘛,怎么一个个都在找自己。

      她叹了一气,走到外面,却意外发现找自己的人,居然是何畅!

      只见他抱着一束鲜花,面带笑意的看着她。

      “怎么是你?”柳佳宜一见他,转身就欲回去。

      “佳宜!”何畅忙跑到她前面拦住了她,说,“佳宜,我和陶瑶瑶分手了……”

      “你分手了关我屁事。”柳佳宜冷言。

      何畅道,“我是为了你才和她分手的。”

      柳佳宜一怔。

      “佳宜,对不起,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珍惜过你,导致现在真的失去了我才追悔莫及,佳宜,这次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再最后给我个机会行不行?”何畅懊悔的说到。

      柳佳宜冷笑,“给你机会又怎么样,你又不会娶我,还想再耽误我几年,再把我甩了吗?”

      “我会娶你的!”说着何畅顿时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戒指。

      柳佳宜吃惊,“你……”

      “佳宜这次我真的是真心的,我不和你做什么男女朋友了,我要娶你。”何畅举着戒指,真情实意的说,“佳宜,嫁给我吧,给我一次弥补你的机会。”

      柳佳宜拿过戒指,她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自己期待了许久的画面,真的会实现,她拿紧了指尖的戒指,对他说,“求婚,不应该要单膝下跪吗?”

      “对对。”何畅忙单膝向她跪下,举着花说,“佳宜,答应我吧,这一次我定好好对你,惜你爱你!”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何畅,柳佳宜心里不禁感到一阵酸楚,笑言,“过去那些年,都是我在仰望你……”

      “对不起,是我的错,佳宜我会改,从今往后我会对很好很好的!”何畅愧疚道,以前分手的时候,他总是有恃无恐,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回头,她永远都会在,可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佳宜已经与自己渐行渐远了。

      按理说自己应该高兴,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发现自己并不高兴,原来什么时候他是真的喜欢上了她。

      “这个戒指,很贵吧。”柳佳宜看着上面的钻,道,“给我买,值得吗?”

      “当然值得,只要你能够原谅我,花再多的钱也值得!”

      如果不是从他口中亲耳听到,柳佳宜都不会相信是他说的,以前他连为自己花五十多块钱都会舍不得。

      看来他这次是真的吧……

      柳佳宜颤着手缓缓接过了他手中的花。

      “佳宜。”何畅开心不已。

      柳佳宜看着花笑了笑,又对何畅不紧不慢道,“戒指我收下了,至于花和你,那就算了……”

      说着,她又忽然把花给他丢了回去,鲜花砸在了何畅脸上,坠落于地。

      “佳宜?”何畅一脸懵。

      柳佳宜冷言,“你欠了我那么多钱,这戒指就当抵债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佳宜,你不信我吗?我这次真的是认真的!”

      柳佳宜俯视于他,居高临下道,“我信你,但何畅,迟来的深情,比草都轻贱,我跟你已经不可能了,好聚好散吧。”

      柳佳宜拿着戒指,决绝的转身欲走。

      “佳宜!”何畅起身,伸手想抓住她。

      可时远航却忽然窜了出来,一把牵制住了他的手,给他拧到了身后。

      “这位先生,刚刚柳护士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听不懂人话吗?”时远航折着他的大拇指道。

      原来,刚刚他一直都在人群外看着。

      “你谁啊!放手!跟你有什么关系!”何畅面色痛苦的说到。

      时远航言,“柳护士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喜欢的人,当然跟我有关系,倒是你,现在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所以,赶紧滚蛋!”

      他将他一推,何畅顿时狼狈的摔趴在了地上。

      “走吧。”时远航牵过柳佳宜的手,将她带离了人群。

      何畅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柳佳宜被人牵走了。

      “刚刚,谢谢你帮我解围。”柳佳宜把手从他手中抽出道。

      时远航收回手,放外套口袋里,靠着墙笑言,“所以,你这是答应我了?”

      “答应个屁,我只是谢谢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柳佳宜言。

      时远航问,“为什么,她不是已经跟你解释清楚了吗?”

      “就算那是个误会,可是在KTV,我看见你和一个女人在……”柳佳宜欲言又止。

      时远航叹了一气,说,“KTV的事,我不否认,但我是身不由己,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回国是为了追捕秦彪虎,那女人是他的情妇,我需要通过她得到秦彪虎的消息,也就是那天挟持你的那个人。”

      “所以,你之前频频受伤,是他弄的?”

      时远航点头,言,“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法国里昂见那个女人。”

      “想得美,我才没时间,跑到什么法国去。”

      时远航笑着,吊儿郎当道,“很划算的,来回车费我报销,还包吃包睡哦。”

      “睡你妈!”柳佳宜没好气道。

      时远航直起身子,走向她。

      “你你你想干嘛……”柳佳宜慌了,忙往后退。

      他却一步步靠近,直到将她逼到墙上,单手撑在墙上,附身轻言,“别睡我妈,睡我。”

      顿时,柳佳宜脸嗖的一下就红了,一把推开了他,道,“有病!”

      说着,捂着脸就跑了。

      背后的时远航还喊着,“柳护士我是有病,相思病,你给我治治吧。”

      看着她仓皇的背影,时远航饶有趣味的笑着。

      自时远航这么一闹,满院的人都知道,有个一米九的大帅哥,在追柳佳宜,有的羡慕,有的八卦。

      搞得柳佳宜现在天天脑子里都是那个人……

      季予宁和安久久聊着天,时远航瞥了眼,忽然指着手机道,“这个佳宜,是柳佳宜吗?”

      “除了她还能有谁。”季予宁言。

      “你早说你有她微信啊!”时远航赶紧拿出手机道,“快快推给我。”

      季予宁好笑道,“不是吧,你这次是认真了?”

      “我当然是认真的,你见过我追过那个女生吗?”

      季予宁想来也是,时远航从来没有要过别的女生的微信。

      “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季予宁笑道。

      时远航感叹,“是啊,我也没想到。”

      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为一个女生,魂牵梦绕。

      说起来很奇怪,以前他看到别的女生,心里总会想,这女的腰挺细,这女的模样还挺漂亮,可是见到柳佳宜,他却在想,这女孩儿要是能做我女朋友,能够娶回家就好了……

      柳佳宜把何畅买的戒指拿去换了钱,给安久久和家里都买了礼物。

      “佳宜,干的漂亮。”安久久笑道,“那种男人确实不值得再给他机会,那你的礼物我就不好意思收下啦?”

      “拿就拿,这么作干什么。”柳佳宜嫌弃。

      安久久笑了笑,又想到什么,说,“你明天是休息吧,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儿?季予宁也在。”

      “男神?去去,不过,我不会当灯泡吧……”

      “那你别去了。”

      “我不!”柳佳宜厚脸皮道,“当灯泡我也要去。”

      “嗯。”安久久笑着低头拆她的礼物……

      第二天,柳佳宜还特意精心的画了个妆。

      “久久,你看我穿这件衣服怎么样?好不好看?”柳佳宜兴奋的问到。

      安久久点着头,又不禁想,怎么感觉她才像是季予宁女朋友一样。

      一切都弄好后,柳佳宜开心的跟着安久久出了门。

      刚出社区门口,柳佳宜就看到了季予宁,当然还有她没想到的时远航。

      柳佳宜忽然间明白了什么,看向安久久。

      安久久冲她笑了一笑。

      “安久久,你出卖我!”柳佳宜窃窃私语道。

      安久久低言,“佳宜,我这是为你的幸福着想。”

      “你……”

      “好久不见佳宜。”季予宁上去打招呼,解救安久久。

      柳佳宜有些尴尬的笑着,回,“好,好久不见。”

      “柳护士,又见面了。”时远航靠着车子,对她笑道,顺便向安久久打了声招呼。

      随后,四人一起上了季予宁的车,柳佳宜和时远航坐在后排。

      安久久从后视镜中,看到时远航直勾勾的盯着柳佳宜看,而柳佳宜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过了许久,柳佳宜脖子都扭僵了,才回过头,故作自然的问,“我们去哪玩儿啊?”

      “季予宁说,这里新开发了个游乐场,我们去哪吧。”安久久回头答。

      很快他们便到了目的地。

      “久久!”柳佳宜兴奋的指着前方,“我们去坐过山车吧!”

      “好啊好啊!”安久久也感兴趣不已。

      两个女生手拉手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喂!”后面的时远航手肘碰了下季予宁道,“不是说,今天给我牵线吗,你看你女朋友,我都没机会……”

      “好,等会我找个机会,把久久带走。”季予宁言。

      时远航这才满意道,“行,这才够兄弟,到时候请你吃饭。”

      “一言为定。”季予宁同他击拳……

      一起坐完过山车,四人又去电玩城。

      安久久看上了个娃娃,但就是夹不起来。

      “久久,你太着急了。”季予宁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井然有序的操作。

      柳佳宜不喜欢夹娃娃,跑去玩射击游戏。

      “可以啊,柳护士这眼力,都快跟我这个专业的比了。”时远航走到她身边,赞到。

      柳佳宜得意道,“我可是护士,眼力不行怎么可以。”

      “那我们比一把怎么样?”时远航扛起玩具猎枪。

      柳佳宜有恃无恐,“来啊。”

      于是场上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面,一边的安久久和季予宁正甜甜蜜蜜的夹着娃娃,而另一边的时远航和柳佳宜却在激烈的火拼中。

      最后季予宁给安久久夹了两个娃娃,而时远航和柳佳宜打成了个平手。

      “我服了,心服口服。”时远航向柳佳宜抱拳到。

      柳佳宜乐的嘴都合不拢,说,“服了吧。”

      其实柳佳宜心里知道,他给自己放了不少水,不过这种被吹捧的感觉,她还是很受用的。

      出了电玩城,他们又去玩了别的项目,不知不觉柳佳宜和时远航之间的距离感,也越来越小,两人在后面打打闹闹。

      安久久和季予宁手牵着手走在一起前方。

      “咦?那是什么?”柳佳宜忽然发现了个叫“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新项目。

      四人走近看了看游戏规则,原来这其实就跟迷宫差不多,前面那许许多多的屋子,它们彼此相连每间都有四个门,参与者需要独自推门进去,然后随机选择路去走,唯一跟迷宫不一样的是,它每一条路都是通的,规则上写着,最后能够走到同一个出口的就是有缘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