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视频app官方下载入口

      花园里。

      十几位贵妇身着轻薄鲜丽的宫裙,色彩桃红嫩绿相互辉映。

      她们娇松闲散,轻举缓步,一时园内香气四溢。

      “公主殿下,怎敢劳烦您屈尊降贵来寒舍。”

      臧氏牵着小麦芽进园,先是朝身份最尊贵的太平施礼,再陆续给其他人行礼。

      “免礼,本宫只是来看望一下大周的女神童。”

      太平身上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曳地长裙,仪态端庄,雍容华贵。

      “哇,姐姐好漂亮呀!”

      小麦芽放下怀里的猫咪,就蹦着跳着去抱太平的大腿。

      “窈窕不得无礼!”

      臧氏有些急了,刚刚叮嘱她要做大家闺秀,转头就忘了。

      “无妨。”

      太平哈哈大笑,抱起小麦芽。

      她的年纪可以做这小女娃的娘了,被称一句姐姐怎能不开心。

      人群中的韦氏有些嫉妒,瞧自家这个小姑子,走到哪都是焦点。

      众贵妇都近前来端详着神童。

      这女娃有些平平无奇啊,小脸胖嘟嘟,五官也不甚出众。

      不得不说,张家三子的相貌呈断崖式的下跌。

      除了韦氏母女,她们都见过张易之,此人相貌惊为天人,俊逸得不似凡间物,宛若天上的谪仙。

      陛下的面首张昌宗也是面如莲花一表人才,不过相比他兄长而言,还是差了许多。

      这女娃子如果扔在街上,根本属于毫不起眼……

      众贵妇想是这般想,口中却是称赞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神童!仙姿玉貌,钟灵毓秀,粉雕玉琢,聪明伶俐,学识渊博……”

      小麦芽脑袋靠在太平姐姐伟岸的胸脯上,露出呆萌的表情。

      好舒服呀,比娘亲的舒服多了。

      “窈窕,本宫与你有缘,想认你当义女,如何?”

      太平捏了捏小麦芽的脸,眉眼带笑道。

      话音一落,花园内登时安静下来。

      上官婉儿等人面色不变。

      实际上,她们几个都是公主殿下叫过来陪同的,只有韦氏母女是凑热闹。

      一旁的韦氏眼眸接连闪烁了几下,义女?

      这小姑子真是好手段,这就开始笼络张家了。

      在她眼里,跟夫君抢东宫位置的有三个人,武三思,李旦和太平。

      至于女子不能做太子?时代变了!

      女子连皇帝都能做,做太子有什么稀奇的。

      “窈窕,我能做你义母么?”

      太平声音柔和,又重复问了一遍。

      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小麦芽。

      而臧氏不停挤眉弄眼,恨不得替这尿床娃答应下来。

      神都城谁不知道公主殿下的权势啊,有机会攀上了她,肯定要紧赶着往上凑。

      小麦芽摇摇头,羞涩道:“我很笨,怕给姐姐添麻烦呢。”

      “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神童,怎会是麻烦呢。”

      太平抱着她踱步到园亭下,接过随行宫婢递上来的锦盒。

      “窈窕,这是泡儿油糕,还有奶酪,都是宫里御厨做的。”

      “快尝尝。”

      小麦芽露出甜甜的笑容:“谢谢娘,你对我真好。”

      一众贵妇:“……”

      臧氏:?(?^?)?

      “叫义母就好了。”

      太平也觉得“娘”有些怪怪的,不过她脸上还是绽放灿烂的笑容。

      此行不虚。

      甚至可以说收获颇丰。

      小麦芽咬着西域进口的奶酪,香香甜甜的,她小声请求道:“义母,还有么,我的猫咪也要吃。”

      太平公主挑着眉,有些不解,猫还吃奶酪的嘛。

      小麦芽赶紧解释:“不要问为什么猫也吃奶酪,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一众贵妇莞尔轻笑,突然觉得这神童怪可爱的。

      只有韦氏笑不出来。

      ……

      远处二楼。

      张易之站在栏杆前,这里属于花园的视野盲区,他能静静欣赏花园美景,花园里的人看不到他。

      不得不说,这样偷窥还是挺爽的。

      唐朝以饱满丰腴为美,园内的贵妇都是蜜桃葫芦形身材,尤以太平最甚。

      用“S”曲线已不足形容。

      唯独一女比较纤瘦,但张易之只能看到背影,这背影还略微有些熟悉。

      突然,那女子转过身来,张易之立马心里突突。

      竟然是她!

      上次被自己甩耳光的恶毒女。

      这一刻,张易之心凉了半截。

      此女子最多十五岁,刚刚门房汇报,韦王妃携女安乐郡主登门。

      她不正是李显的女儿,李裹儿么!

      历史上有着唐朝第一美人称号,又弑父夺权的毒蝎子。

      自己竟然打了她?张易之有些惴惴不安。

      倒不是他惧怕,而是嫌麻烦,被一条毒蛇盯上,难免会不自在。

      张易之决定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风紧扯呼,这神都城不宜久留。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园内众贵妇散了,李裹儿眼睛到处眺望,最终带着失落随韦氏离去。

      ……

      厅里。

      “娘,小麦芽呢?”

      张易之轻啜一口茶,随意问道。

      臧氏脸上藏不住的喜色,故作恼怒道:“她呀,如今飞上枝头变凤凰,跟着殿下回公主府了。”

      “这是为何?”

      张易之皱眉,小麦芽跟太平能扯上什么联系。

      一旁的张昌宗笑道:“殿下认她做义女。”

      喀嚓一声。

      茶杯摔落于地,碎成几片。

      张易之怒而起身:“你们是说,小麦芽是太平的义女。”

      “对啊,有何不妥?”

      张昌宗瞪着他,一天天的大惊小怪。

      臧氏也有些疑惑,这摆明是好事,儿子生什么气。

      “糊涂!殿下兴师动众来咱家,出门就带个义女回去,这外人看来,我张家是站队啊!”

      张易之拔高声量,恨铁不成钢的怒视着母子俩。

      一个个政治觉悟低得可怕!

      涉及争储,是能轻易站队的么,一着不慎,就是诛族的下场。

      就十年前,薛顗参与唐宗室李冲的谋反,被武则天下令处死,人薛绍很无辜,并没有参与谋反,却遭到连坐。

      结果活活饿死在狱中。

      要知道,薛绍可是太平的驸马,太平是武则天最宠爱的孩子。

      在政治面前,亲情有什么用。

      自家要是被绑上太平的小车,那可真是祸福难料。

      张昌宗闻言有些慌乱,稍稍想了想,就镇定下来。

      “多虑了,不就是义女么,又不是亲生女儿,再者相比武三思和李显李旦,我倒宁愿站在公主殿下这边。”

      臧氏也点头赞成这个说法。

      “随你们怎么想。”

      张易之疲倦的摆了摆手,他总不能说自己穿越过来,熟知历史走向。

      等以后找机会,再让张家抽身而退,时间还长不急这一时。

      不过自己得离开神都,实在是太危险了。

      “娘,宗弟,我要去种田!”

      张易之突然开口。

      “种田?”

      臧氏跟不上他天马行空的思路。

      “陛下赐给小麦芽的三百亩良田,就在城外六十里处的伊川县,我替她去耕种。”

      这回他的语气很坚定,不容置喙的这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