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熟妇原味吧

      回到据点已是黄昏,他们把剩下的野牛肉烤制吃净,一头四五百斤的野牛,身上的肉估计也有二百来斤,没想到给他们一天吃干净了,倒挺骇人的。

      到了晚上,朝凝示意林鸦过来修炼,修炼乃是经年累月的积累,一刻都不得马虎。

      按照她的意思,林鸦得打坐修炼一晚上,这可苦了小虎。

      “怎么了?看你一直心神不宁的。”

      朝凝问道。

      林鸦久久未入定,入定得放空心思,然而他现在心思可多了。

      “朝凝,过两天我想离开这里,出去看看。”

      “出去?你想云游大陆吗?那挺好的。不过出去闯荡需要以实力为根基,修炼之事切不可落下。”

      朝凝一口一个修炼,她啥时候变得这么苦口婆心了?

      “自然自然,就是和你提一嘴,你们仙人不都喜欢宅在深山里吗?”

      “宅?”

      看来过了万年,外界的语言结构有所变化,出现了很多她不认识的词。

      “就是一直呆在山里的意思。”

      朝凝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项圈,说道:“如果你要远游,我也只能相陪呀。”

      林鸦这才意识到,自从两人关系解冻以来,他几乎把项圈这事完了。

      “而且吧,你说的那类仙人,多半是下界的散仙。像我这类仙界出生的先天真仙,倒也不必把自己锁在山里,我挺喜欢到处走动走动。再说了,我刚刚才逃离了万年的监牢,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必然是闲不住的。”

      有她这话,林鸦也放心了。

      “好了,继续修炼吧,真觉得累了可以把头靠在我腿上休息。”

      这感情好!林鸦突然又有了动力。

      依然是朝凝念一句法诀,林鸦跟一句。

      林鸦入定之后,朝凝悄悄靠近他的身边,两指按在其额头,闭眼感受。

      骨龄不过五岁,修为……竟有炼骨境巅峰?

      朝凝猛地睁开眼,太匪夷所思了,这个修为。

      妖族修炼向来缓慢,尤其是起步阶段。区分小妖大妖便看一个化形,然而这单单“化形”二字,背后意义非凡。

      妖族,就算天生灵智再加上天赋绝顶,达到化形境也需百年。锻体炼骨,这两个阶段起码需要打磨二三十年,筋骨对于妖族而言至关重要,不可也无法急躁。

      那为何林鸦能……

      朝凝眸中几度阴晴,她担心林鸦在揠苗助长,但她也不知道如何揠苗助长才能达到这种程度,这完全是不可能之事。

      莫非是——亘古遗族?

      也唯有这种可能,这么一来林鸦身上发生的种种奇迹,也算是有个解释。

      朝凝松开手,转而轻轻抚摸林鸦的头顶。

      如果真是那样,没准我的遗憾,你能替我完成。

      隔天,林鸦于朝凝的膝枕上醒来。

      说来挺丢人的,昨天修炼中脑子断片了,修炼之事挺耗费心神的,没顶住。

      林鸦想动弹,却发现自己的腿已经压麻了。

      话说回来,膝枕好舒服啊,没想到我小虎也有这种待遇。

      只可惜提供膝枕的美人不是纯妹子,不过朝凝长得可比一般女孩子好看多了,她的容颜林鸦挑不出一点毛病。

      “醒了?”

      朝凝倒是盘腿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她眯着眼问道。

      “腿……腿麻了。”

      林鸦小声说道。

      她莞尔一笑,眉眼中似有一汪春水,笑意盈人。

      “我来帮你。”

      朝凝小心地把林鸦扶了起来,扶我起来!

      “对了,既然你说了想出去云游,有决定想去哪了吗?”

      朝凝突然问道。

      林鸦摇了摇头,他如今的身份比较敏感,虽说妖魔乱世,但这个世界终究是以人类为主的世界。乱世?乱的是人世。身为妖族,林鸦活动范围被极大限制,而且好容易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我得去趟青丘墟,不对,我必须去趟青丘墟。”

      林鸦突然想到青十柒那个崽种,偷了他的东西,天涯海角也得逮住他。

      “青丘狐族吗?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妖族。”

      朝凝眯眼笑着。

      “怎么?你有关于它们的情报吗?”

      林鸦连忙问道。

      “下界的青丘狐族我不熟,但是在仙界,青丘狐可是十分强横的妖仙,其中以九尾为尊。我曾经有一条青丘狐尾做的围巾,让一只九尾青丘狐变成了八尾。”

      朝凝轻描淡写道。

      林鸦嘴角微微抽搐,坏了,让朝凝装起来了。以前有多辉煌,现在就能反衬她多落魄。不过林鸦也担心她会急眼,也就看破不点破。

      本该降临的赞扬没有到来,朝凝脸上有几分不悦。

      “喂!我不厉害吗?那可是九尾青丘狐,一般仙人压根不是它的对手。”

      她反复强调道。

      林鸦选择妥协,好在虎爪子可以比大拇指,林鸦也不吝啬,直接比了两个大拇指——出彩!

      “厉害厉害,我家朝凝可真厉害。”

      朝凝也不在乎林鸦的棒读,颇为心满意足。

      “对了,都有啥手段能查出来我是妖族啊?”

      林鸦问道,随后他又意识到,这个问题问一个万年前仙人似乎有点不明智,人类是极具创造力的种族,一万年没准能搞出不少新奇的玩意。

      “对我们仙人而言,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至于凡人的修士,修为高的人也可以通过观气看穿其真身,修为低的人的话……我印象中有个类似罗盘的玩意,如果有妖族在周围就会起反应,指出妖族所在范围。除此之外我就没什么记忆了,毕竟我用不着。”

      “凡人呢?”

      “凡人会感到害怕。”

      朝凝开了句玩笑。

      “在人类的城池有没有那种检测妖族的东西,比如照妖镜一类的玩意,挂在城门上,来个人就照一照。”

      朝凝歪着头,一脸惊异,说道:“林鸦,你这个想法好有趣呀。我活跃的那个时代没有这玩意,后面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一般这种探查类的法器都需要法力维持运作,真遇到这种情况,妖族大概也不会傻傻地撞到修士的脸上吧。”

      林鸦点点头,朝凝所言在理。

      想知道的东西都知道了,林鸦四处走动着,他要再看一遍自己的据点,在自己的记忆里给它腾个位置。

      林鸦打算今天就动身,毕竟他不需要收拾行李,完全可以说走就走。

      这个临时的据点,实际上真的很简陋,但林鸦依旧觉得它亲切无比,尽管没有亲切到产生家的感觉。

      但是啊,在这茫茫人间,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安身之所,何尝不是种幸福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