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安卓下载破解版污版

      大战之后一地鸡毛,南仲这种小人物,自然是不用烦心,而朝堂上的大人物,却必须要思考在战后如何重新规划,丰镐北部的防御问题了。

      虽然自诩关中为周人的发源地,可实际上准确来说,曾经的关中是N多个部族的发源地,而周人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周人的始祖是后稷,也就是中国的农神,后稷生于稷山,今山西运城稷山县。春秋称“稷”,相传后稷曾于县境南陲的山中教民稼穑,后称此山为稷王山,属晋,汉为河东郡闻喜县地。其母亲姜原,乃有邰氏女——今武功县,

      他因为擅长种地,而和他的子孙们成为了夏朝的农官,地位还算显赫,但是在夏朝建立不久后,就爆发了东夷西犯,太康失国等一系列重大的转折事件。在这一系列江动乱中,为了躲避政乱与战乱的周人果断的开始向西南迁移,在渭水北部流域活动。

      关一度在此豳定居,北豳”是甘肃庆阳地区,“南豳”是陕西长武、彬县、旬邑一带。后来由于被周边的戎狄部族不断地骚扰,周人疲于应付,最终只得忍痛在古父亶公,也就是周文王的爷爷带领下,开始南下,渡过泾水,来到了岐山。

      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的一篇《绵》,

      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冗,未有家室。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周原膴々,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北有泾水、南有渭水,西有岐山等天险,擅长农耕地周人在周原,一方面开垦土地,一方面积极备战整军兴武。

      《竹书纪年》记载:武乙时代,季历曾“伐西落鬼戎,俘十二翟王”。武乙三十四年,季历先朝拜商帝武乙,得武乙赐地三十里,玉十珏、马八匹;并娶商境内挚国任姓女为妻,得到商朝的支持。三十五年,季历便调集大批周军,进攻西落鬼戎,一举击败西落鬼戎军,俘获其20个部落首领,保卫了周国的安全,确保了商朝西部的安宁。

      文丁四年,他又领兵先后征伐燕京之戎,余无之戎,七年破始呼之戎,十一年打败了翳徒之戎,多次立下了战功。

      季历后被商王所杀,他的儿子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姬昌,在确立了向东推翻商王朝这个宏图后,他将自己的兄弟封到了歧西,泾、渭之间的平原上,建立了西虢国,以为屏障。自己则全心带领着周人的主力,一路向东部的关中平原狂飙。

      ‘(周文王)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看到了没有?真以为,为后来的周武王打下了,号称天下三分,有其二的周文王,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老头啊,这简直就是个战争狂人好吗?也不好好看看周人,生活在西北大戎狄的聚集地,要是手上的刀不够快,估计早就被灭N回了。

      不过,周人对于戎狄,也不是一味的选择灭国,实际上周人本身也是有戎狄血统的,比如说周人的始祖后稷,其母亲姜原也是西戎出身。而且后来西戎出生的姜姓一族,更是为周人的强大,以及建立周朝立下了赫赫战功。不说现在正在歧山西北镇守申国,就说大名鼎鼎的姜子牙,他也是西戎姜姓出身。

      周人对于戎狄部族采取的是区别对待,对于刺头以及对有对自己有威胁的强硬压制,对于与自己关系亲密的则选择拉拢扶持并且同化,对于与自己关系较远但还算听话的,则尽可能的形成一种宗主国与傅庸的安稳状态。

      在立丰镐之后,已经用足够的铁血手段镇住了关中诸多戎狄部落的周人,开始采取了怀柔措施。比如前文提到的那几个,被允许在关,,中甚至靠近王城生活的戎狄部落。

      当然,这也是受制于当时那个糟糕的生产力低下的年代。一来是因为由于当时生产力落后,最直接的就是开荒毁林的工具,仍然是石头与木头打造的简陋工具,很多地方并不适合当时的农耕条件,周人得到了也没什么用。其次戎狄不足的分布在当时实在太广了,周人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平推过去,先不说能不能做到,即使能够做到也很容易引起戎狄的反弹,所以只能选择拉一派,打一派,挑一些比较听话的作为自己的屏障。

      周天子为什么那么大方,在天下大封诸侯?废话,以当时的交通条件,可能从关中到山东,来回就要折腾大半年,山东要真出了什么事,等到关中的天子做出反应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而那些土地你不占领吧,让其他民族占据了也都是麻烦,那还不如锅烂在肉里。

      这也形成了,〝天子有道,守在四夷,诸侯有道,守在四邻”的局面。

      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比如说周武王后来的牧野之战中,牧誓八国,所谓的八百诸侯会于孟津的真假,不得而知,但是确实有八↑戎狄出国家,一直跟随着周王杀进了商朝的都城。

      八国,分别是庸国,蜀国、羌国、髳国、微国、卢国、彭国、濮国。记述武王伐纣的《尚书·牧誓》。

      不过,以周王朝为核心形成的天下共主局面,其根基终究是建立在周天子本身的实力上的。这就跟后世的草原部落差不多,中原王朝强大的时候就在那装孙子,什么天可汗,圣人可汗,往中原皇帝头上招呼,可是一旦看中原力弱,五胡乱华就开始了。

      虽然,这一次在周人与大荔戎的冲突中,确实是周人无理,但是镐京城里的天子与卿大夫,却并不在乎这件事情本身的对错。而是担心,这些以往看起来,听话的戎狄似乎实力有些过于强大了。

      强大到了,已经有能力威胁丰镐安全的地步,所以在姬和与大荔戎发生冲突后。周厉王为首的大佬们并没有严惩犯错的姬和,而是开始准备收拾东北的这些戎狄了。至于使者,安抚关中其余戎狄的姿态罢了。

      6月12大朝会,王城正殿里,高坐于9层玉阶王座上的周厉王,正与殿中近百位卿大夫们商讨该如何善后。

      其中身为司徒,类似于后世丞相的召公,率先举起自己的笏板,轻晃着他的发须尽白的头颅,很是忧虑的道:“昔日周文王立丰镐时,建泾水石桥以通两岸,示友好。敖金荣第,如今大荔戎有觊觎之心,臣建议当先拆毁石桥,以防止戎人越桥来犯。”

      “不可”。司寇单公连忙举起笏板,起身道:“万万不可呀!石桥,那是我大周与戎狄诸部的信义所在,今日之事,我大周本不占理,若拆毁石桥,只怕会让关中戎狄部族心生惶恐,恐有不测之举啊。“

      〝那你说该如何?眼下是大荔戎已视我大周为仇人,难不成还留着石桥让他们冲过来不成?”召公怒发冲冠地反驳道。

      年龄比召公还要大一些的,单公在一边喘喘了口气后,继续反驳到:“泾水宽不过三里,水多泥沙,一石泾水数斗泥。冬春之际,虽无断流之险,却也会结冰。难道,让我大周的士兵在冰雪中,防守百十里结冰的泾水不成?“

      ……

      “好了,二位卿家暂且退下,容寡人思量一二“,看着下面这两个气脉喷张的老头,周厉王赶忙开口打圆场,二人安抚一下情绪后,各欠身一礼,又回到了座位上。

      随后周厉王点名:“麃寿上大夫,你也是我大周宿将了,不知若是寡人让你率兵北上,可能一举尽破之。“

      天子此言一出,殿上众臣都一阵嘘嘘,不少人脸上都面露担忧之色,

      麃寿刚刚站起身,正欲回答,结果就被抢了先。

      “启禀天子,若是大举用兵,只怕府库中的物资不足,还请天子三思。“听闻天子要大动兵后,负着大周国库的司空姬荣也不顾礼仪,连忙抢先发言了。

      周厉王脸上不悦,但还是礼节性的让司空把话说完。

      姬英虽然并不愿公然拂周天子的脸,可是出于职责考虑,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只得继续劝道:V

      眼下岐山以西,戎狄人仍然蠢蠢欲动,现在虽然并无大碍,可是总需要留下些许钱粮,以备不时之需。

      再者,近数年来,关中冬季九月便开始下雪,而夏季至五月起,则少见雨水,以至王田收成欠佳,府库本就不充盈。

      若此时朝廷对泾水以东的戎狄部族开战,那么必须要一战功成方可。否则,贻祸无穷,可是这犁庭扫穴之战,臣估计至少要调动甲士五千人,兵车600乘,外加野人徒卒三万,历时半年方可。”

      说到这,原本还只是挺着身子微微低头禀告的姬荣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声道:“大周的府库,目下支撑不起这样一场大战啊。

      而殿中其余卿大夫们也纷纷出来应和。即使是之前吵得面红耳赤的召公与单公二人也是附和。

      除了被天子叫出来,但是却没有张嘴机会,很是尴尬的站在原处的麃寿外。殿中群臣皆举起了笏板,劝谏天子歇了动兵的念头。

      看着群臣如此反对,周厉王,脸色很是不善的对姬荣问道:“那司会,寡人问你,该当如何解决此事?“

      姬荣正在犹豫。

      〝征伐之事,当问司马毛公,老臣请天子召毛公入殿“,召公抢先开了口,于是那些大夫们再次纷纷请求,天子招毛公问对。

      心中有些烦闷的周厉王,虽然不情愿,但也只得装出一副虚怀纳谏的模样,下令宣毛公问对。并且派御人驾着自己天子所用的6马车架,去迎接毛公以示诚意。

      不多时,等在宫门口的毛公昂首阔步地跨入了殿中,向天子行礼谢罪,周厉王虽然看着这个老头觉得不中用,却也只得安抚道:“战阵之事,本就无常,毛公之前虽有失误,但也斩杀了上千犬戎,岂是吾岂是无功之人。

      而后又向毛公询问:如何解决泾水东部戎狄之事。

      毛公胸有成竹的道:“攻则府库不足,守则泾水不坚,依老臣之见,莫若在泾水以北,择地筑城防守。“

      说真的,对于在泾水以北筑城,是毛公早就有过的想法了。作为一名跟戎狄人,已经打了快40年交道的老将军,毛公清楚的知道,别说关中的戎狄,即使是看上去,跟那些西北戎狄打得死去活来的秦人、义渠还有申国人,私下里也都有一些交往。

      对于这些交往,毛公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为了生存,但是所谓不绝对忠诚,就是绝对不忠诚,他一直觉得应该找个机会,徐徐地清理好关中内部的戎狄部族,好让关中成为周人真正的大本营。但可惜的是他的这种想法阻力太大,别的不说,历代大周王后,几乎都是姜戎之女!

      今天倒是个机会,先把渭水以北,这些戎狄收拾了再说,毛公心里如此思忖。

      ”敢问毛公,若是大荔戎来犯,该当如何,“恢复了些精神的单公,开始质询。

      对此,毛公则很是自信的道:〝这不正好吗?此次筑城,只需三百辆战车,4000名甲士,再加1万名野人徒卒。大荔戎人若是远远的躲开,那么借着人冬之前,这几个月,老夫足以在泾水北岸修坚城,若是他们前来骚扰,那正好灭了便是”。说道这毛公目露凶光满是杀机。

      听到毛公的解释后,朝中的这些卿大夫们倒没想太多,觉得这个办法确实不错,花费要比出征少,风险低(打败了咋办),而且效果也确实还算有效后,便通过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