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轻点

      刚刚洗了澡的马洛斯身体非常暖和放松,每一个毛孔里都有阵阵亲切的水汽,纳尔西老板并没有给池子里加多少净水,但是既然有宁静之主的牧师一起洗澡,那水当然就特别能洗刷身心,令人获得安宁和平静。

      因此尽管看到低迷的能量心中是哇凉哇凉的,马洛斯也没有一下子跳起来。

      所以拉尔斯和科科尼斯这俩临时工都看到了一个非常令他们安心的场面。

      莹绿色的光芒中,威严可怖,神秘难测的荧绿之主坐得非常舒服,非常沉浸,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从容。

      “船长,船长,我是拉尔斯啊。”

      “我们被浊白异教徒给堵在地下出不去了!”

      “救我啊,船长,救我。”

      马洛斯当然没空理会拉尔斯,因为当能源落入警戒线以下,也就是不足0.50份能量的时候,他就要失去净化浊气和翻译文字的能力了。

      前者会让马洛斯无法进军2级法师,后者则会让他重新变成文盲,虽然赛莱拉很愿意教马洛斯文字,但是损失依然很大。

      可是真正让马洛斯难受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报答联邦给予自己的支持。

      这是马洛斯最不喜欢的事情,仅仅1个苏勒德斯,他就得到成为1级风法师的机会,破解了求知法师们洁净和复用净土坑的知识。

      马洛斯不喜欢占人家便宜,特别是人家在自己危难之中,把仅有一点能量分给过自己。

      他的登陆辅助系统也在不断用血红色文字发出警告,声明先遣船的危机,并转入安全模式?

      “安全模式?”

      马洛斯打出的这个词,触发了好长的一段文字。

      在能量不足以保证本舰安全的情况下,为确保联邦和舰队规定的使命能够实现,本舰将控制一切能量支出,以保存本舰生存,为主力舰队抵达后对本舰的救援活动保存最低限度的能量。

      对代理舰长的审查、考核以及支援将无限期暂停。

      对前舰长的调查、营救和死亡确认将无限期暂停。

      对先遣舰队给予的探索使命和附属任务将无限期暂停。

      这个安全模式和无限期暂停真是让马洛斯大开眼界,认怂能认得这么...体面,甩锅甩得那么干净,充分说明了联邦确实是比罗马共和国更加高级的文明啊。

      “因为对温度、湿度和风速无法把握,本先遣船被迫增加了对船身的能量投入,确保颜色和周围环境更加融洽,增加了船体的下沉程度,缩小了露出地面部分的大小,外面实在是太危险啦!”

      马洛斯估计这登录辅助系统浪费的能量远远超过了必须的范围。

      这倒霉的联邦有这样的登录辅助系统,落到如今这一步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然而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马洛斯稍微收回了一些讽刺。

      “在上一次通讯之后,本先遣船除了增加了自身的隐蔽消耗之外,还对临时工4号进行了一次救援因此增加了额外的消耗。”

      “提醒他已经逼近的大团浊白信徒,额外消耗了0.01份能量。”

      好家伙,保护自己的时候就是一笔糊涂账,保护临时工的时候哪怕0.01份也要说清楚。

      “哟呵,整整0.01份能量啊!好大的牺牲哦。”

      马洛斯实在是忍不住讽刺了一番眼前的登陆辅助系统。

      “是啊,本先遣船也觉得很没必要。”

      “可是联邦招聘代理船长和临时辅助人员的声明文件里都写清楚了,在执行本船发布的任务时,本先遣船将给予临时人员合理的支持,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

      “其实那段声明文件那么长,谁会看啊,他们也看不懂啊,唉,我的开发工程师实在是太死脑筋了。”然而登陆辅助系统显然是完全没有幽默感,也理解不了讽刺的,他给出好长一段絮絮叨叨的解释,它接下来的话,说明它显然也没有隐瞒或者欺骗自己的功能,“其实这次的通信也不是必要的,可是按照倒霉的规定,本先遣船非得再浪费0.01份能量给你们做最后一次通讯,让你们知道本先遣船的情况,并尽量得到你们的谅解,其实你们谅解不谅解有啥关系呢??”

      “这样啊...”

      马洛斯却被这个解释给大大触动了。

      虽然认怂,虽然甩锅,虽然对自己特别在意,但这只是制定这些文件规则的官僚们的本能,但他们说的话认,哪怕是对临时工,对毫无反制能力的人说的话也认。

      这个联邦的底层理念是马洛斯认同的。

      “代理船长,请你谅解眼下的情况哈,那我们就这样告别...”

      “我谈不上谅解。”

      “你不谅解也不影响什么,除非有能量,否则这就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主力舰队要很久之后才能抵达,当然本先遣船哪怕一百年之后也能重新激活,按照本世界的平均寿命,你是很难活过五十岁的。”

      马洛斯没有谅解联邦,因为他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联邦已经给了他很多东西,而他给予联邦的还太少。

      有资格谅解的是拉尔斯。

      马洛斯调节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姿态,让自己坐得更加舒服了一点。

      现在他面前的问题只剩下一个了,弄钱。

      马洛斯发现自己比开始通讯前更加缺苏勒德斯了,他得把能量提升到0.5以上,继续先遣船的使命。

      ...

      听着耳边拉尔斯的呼救,临时工5号科科尼斯心中毫无波动,不是他没有感情,也不是事不关己,拉尔斯还欠他一份秘银矿渣呢,他已经存了钱,但是没有得到货物。

      虽然有苏拉克商会的监管,他的货款过几天就能收回,但是科科尼斯并不想要苏勒德斯,他要的是秘银矿渣,他已经预定了用途,要制作一顶特别的头盔送给一个特别的人!

      然而拉尔斯让他失望了,当然他也没有办法责怪拉尔斯。

      “船长先生救我!我们被浊白狂潮堵住了,储水池被库查虫给挖穿了一个,我们只剩下一点点水了,请赐给我一点水,我们已经坚守了五天,只要再有一些物资,就能坚持到福尔西斯将军来救我们了,他通过小舅子,可以得到我们这个矿实际产量的五分之二,比元老院得到的还多,他一定不会不管我们的。”

      拉尔斯还在哀求,而马洛斯没有立刻回应。

      他知道浊白信徒一旦滚起来,就会势不可挡,不过这是扎特说过的故事,也是草原上常见的事情,罗德半岛没有足够的大型野生动物,也没有足够开阔的大平原,所以马洛斯没有经历过浊白狂潮。

      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福尔西斯将军,一时也想不到怎么对付这些浊白信徒,要是压缩与绝望之魔的信徒在捣乱该多好...

      “这些库查虫是不是信仰惨灰邪魔?”马洛斯怀着一线希望问道,“有没有污染你们的净土坑?我的一个选民最近消灭了一个求知法师,他得到了一些求知法师的知识,其中就包括惨灰邪魔对净土坑的渗透。”

      没有水,有净土至少能提高人体排出水分的利用效率,而且地下也可能有些积水可以使用。

      “船长先生,你能够解读求知法师的知识吗?”科科尼斯问道。

      马洛斯没有回应他,因为拉尔斯显然更加急切。

      “不是,这伙库查虫没有那么高的智商,他们就是按照本能地找水,喝水。”拉尔斯急切地说道,“现在的压力主要是浊白信徒,船长,我知道自己辜负了你的期望,五天前你已经向我预警了不正常的高风速出现,但我没有下定决定封闭主矿口,只保住了一条侧通道,所以水才会那么紧张,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让这条坑道里一百零九个矿工都信仰船长先生的。”

      这大概就是之前登陆辅助系统消耗0.01份能量提供的预警了。

      科科尼斯被拉尔斯的话惊讶了,这个船长居然真的为他们提供了预警??

      祂的触角比看上去要丰富得多啊。

      ‘而且真的敢和惨灰邪魔怼?’科科尼斯表情凝重,这可是比浊白邪魔要危险得多的多敌人,他的妈妈为此愁眉不展,纯紫教会正在高度戒备这个邪魔,他的妈妈认为相比大部分都是失了智的浊白信徒来说,惨灰信徒才是真正的威胁,特别是他们的季节还没有到来就如此危险,而且他们有向纯紫教会渗透的迹象,科科尼斯自己也得到了发现惨灰邪魔之后立刻报告的命令,‘这个船长居然敢和压缩与绝望之魔做对??他为什么会认为惨灰邪魔涉及了这次的事件?难道祂们都在关注这个富饶的银矿?’

      科科尼斯脑子里闪过好多高大上的问题,当然完全没考虑船长先生目前只有对付惨灰信徒的办法。

      “不用都信仰,时机还不成熟。”但是马洛斯真的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处和危险,也承担不了这些矿工的期待。

      科科尼斯决定自己还是要表现一下,他用无奈的口吻说道:“船长先生不是不想救你,不过神明也不可能轻易给予食物啊,更何况你需要的是上百人的食物,你们只能自己坚持住,再祈祷浊白之季能够尽快过去了。”

      “现在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完全出不了坑道。”拉尔斯问道。

      “现在戴克里先闸门被叛军攻占了,福尔西斯先是声称有浊白信徒威胁戴克里先闸门,请求罗马的支援,元老院派了两个军团去,结果其中一个直接倒戈宣布今年的执政官选举是无效的,充满了舞弊和阴谋,另一个军团被击溃后吞并,福尔西斯得到了这一个半军团之后就有三个半军团了,现在福尔西斯这个叛徒威胁要放开闸门,不过你们不用担心,刚刚上任的执政官帕布罗特斯卡斯和罗瓦已经带着六个军团前往平叛,当然暂时是顾不上你们了,你们至少要再坚持半个月。”

      马洛斯和拉尔斯都沉默了。

      而科科尼斯再次重复了刚刚的问题:“船长先生,你真的可以解读求知法师们的知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