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色图日本影院

      草屋外,槐树苗毕恭毕敬地站在那,没有向里走去。

      叶青云跟了上来,来到草屋前,并没有觉的这些草屋有什么奇怪之处。

      ‘吱呀’

      推门而入,屋内,一张床,一张木桌,一把木椅。

      来到木桌前,桌子上面摆着三个药瓶。

      “凝气丹,元婴丹,延年丹!”

      叶青云双眼每扫过一眼一个药瓶,心都会莫名地颤抖一次。

      凝气丹,固本培元,服用一粒凝气丹在元婴期境界以下相当于直接增加二十年的修为,只不过只有第一次使用才会有这样的效果,第二粒的话根本不会再有效果。

      元婴丹,可以让修者大大的提升进入分神期的机率,如果正常突破的话是五成机会,那么元婴丹将直接将机会提升到九成五。

      延年丹,每一颗可以直接增加一百年的寿命。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世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丹药存在?”叶青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摆在他面前的这三瓶丹药,每一种都是有价无市的丹药。

      凝气丹一瓶共有一百粒。

      元婴丹很少,只有不过三粒。

      延年丹倒是不少,足足有五十颗之多。

      “可惜了,没有我能用到的东西。”脑海中,剑灵失望地道。

      “剑灵,你说那个阳贵山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些丹药,如果让别人知道,恐怕整个修真界都要乱套了。”叶青云暗暗咂舌,双手不停地抖动着。

      “什么何方神圣,都和你说了,他在千年前就是飞升期的修为,现在应该不在这个世界了。”剑灵的心情很不好,当年阳贵山飞升前把它封印,并没有带他一起离开,这让他耿耿于怀。

      “我先服用一颗凝气丹吧!”没有理会剑灵的不爽,叶青云取出一粒凝气丹,吞了下去。

      热,叶青云瞬间觉的有一股火由心脏烧起,随缓快速地向经脉扩张。

      痛,钻心般的痛由全身传来。

      每一秒,经脉仿佛都在受着煎熬。

      “哎,真不知天高地厚!”剑灵无奈地暗叹着,从来没有人敢在没有守护者的时候吞下凝气丹。

      凝气丹是什么?那可是能直接增加二十年修为的丹药,就像一个人,平日只能吃一碗饭,突然一下吃了三碗,不撑坏才怪。

      剑灵化作一道灵气,在叶青云身体内四处游走,每当它到一处,原本灸热的疼痛感便会少一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青云的脸色由最初的红热缓慢地变的正常。

      金丹初期

      金丹中期

      终于,叶青云的修为停在了金丹后期。

      睁开眼,全身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看着金丹后期的修为,叶青云顿时愣在原地。

      这样的速度,闻所未闻,算算时间,十岁踏入云宗正式踏上修行的路,十五岁被震空收为关门弟子,十年时间,由练气巅峰到达金丹初期。

      这才多久?竟然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这一切在叶青云看来,仿佛做梦一般。

      “傻了吧?你真不知道凝气丹的厉害吗?”剑灵看着有惊无险的叶青云,竟然不知道如何去责怪。

      “凝气丹,不就是吃了就可以吗?”叶青云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回忆起刚才的一切,心有余悸。

      “算了,说了也白说,现在好东西全部被你拿了,该给我找东西补一补了吧?”剑灵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继续纠缠。

      “好!”

      剑灵化划一道灵气游走全身,叶青云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虽然才刚踏入不久,但在这秘境内,想必已经没有谁能阻挡他的路。

      有人做初一,他就可以做十五,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和魔刀门一样,他的条件只有一个,把身上的兵器全部交出来,什么灵石丹药统统不要。

      打定主意后的叶青云走出了草屋,一脸满足。

      “有缘人,要不你带我也去玩一玩?千余年,我就守着这个破茅草屋,现在你已经发现了它的存在,我也就没有守着他的必要了,当然,我只会和你在第三层秘境内玩一玩,如果你要上第四层,我就不去了。”槐树苗并不知道叶青云在屋内经历过什么,但是他能明确地感受到叶青云前后的不同。

      “有缘人?”叶青云嬉笑着看了眼槐树苗,只见它蹦蹦跳跳,仿佛很想出去走一走。

      “对啊,你在第一层碰到了犀牛,现在又阴错阳差下遇到我,你不就是有缘人吗?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连续遇到我们两个呢?”槐树苗解释道。

      “嗯,你说的对,那你走了,这茅草屋怎么办?”叶青云回头看了眼草屋,虽然来到这里的时间不长,但自己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处。

      “当年主人走时就说过,如果有人能够找到草屋的存在,那么这间草屋就再也不用存在了。”不知槐树苗从哪弄出了火,直接甩在了草屋顶。

      霎那间,草屋被火点燃,最终消逝在火光中。

      望着被烧光的草屋,叶青云眼神恍惚,前一刻自己还在这里,没想到现在竟然化为虚无。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房子烧了?”

      就在叶青云感慨的时候,远处,一道人影快速地出现在他面前,一脸愤慨地看着他。

      “你的房子?”叶青云转身,看向说话的人,疑惑地道。

      “没错,你是谁?为什么要烧了我房子,若是不能说出让我信服的理由,今天你就可能就要留在这里了。”说话间,气势全开,金丹中期的修为展露无余。

      “忘了自我介绍了,云宗叶青云!”叶青云自报家门道。

      “云宗?没听过,我乃是阴山派阴十,识像的把在房里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阴山派,乃是苍山郡东部中型门派之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阴山派应该是中型门派吧?这次秘境之行你们也渗透进来了?”叶青云皱了皱眉,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阴山派的人。

      “哼,明知我派是中型门派,你还不速速交出来?”阴十指向叶青云的腰间。

      “就算你是阴山派的弟子,我为什么就要交给你呢?”叶青云反问一声。

      “好胆,烧了我的房子,还敢不把阴山派放在眼中,看来不教训你一顿你是不知天高地厚。”阴十阴沉着脸,狠狠地道。

      “我正愁找不到人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破天剑在手,叶青云振臂高呼。

      一声剑吟乍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