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神的史诗即将拉开序幕世界变革徐徐图之

      早餐摊子里原本沸腾的油水已经冷却,微微有些弯曲了形状的小铁丝篮子里装着一些没卖完的油条、海蛎饼和芝麻球之类的早食,时间点过去已经没有了那股刚出锅的诱人味,只剩下淡淡的食物香气。

      路上人来人往,团圆抓着苏长卿衣襟的手更紧了一些。

      苏长卿笑着说:“徐老爷子,再给我来一杯豆浆和一块海蛎饼。”

      卖早餐的小老头子有一个相当文雅的名字,叫徐进酒。

      他长的斯斯文文,灰白色的头发也理的一丝不苟,脸上有着岁月留下的斑驳老纹,一双逐渐泛蓝的浑浊瞳孔里时不时闪过一丝清明的光彩,似乎外层是被天映照的海,里层才是被海映照着的天。

      苏长卿觉得他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摆摊的摊主,更像是一个类似书香世家这种充满知识底蕴的家庭里走出来的人。

      事实证明苏长卿想的并没有错,他经常来这里找徐进酒买早餐,这小老头子说话文绉绉的相当善谈,从山海经到聊斋,从古代史世家限制皇权屠龙术到近现代史政治经济的拆分见解,引经据典张口就来。

      苏长卿怀疑徐进酒是一个大隐隐于市,活了很久的修道者,但他没有证据。

      他曾经探查过徐进酒的身体,五行均赋,没有一丝灵气的痕迹,他当时突然给了苏长卿一个温和的笑容,差点让苏长卿完全打消怀疑。

      看到苏长卿,徐进酒露出两排洁白牙齿的笑,他边动手边乐呵呵的说:“是买给这小妮子的吧,这妮子叫什么名字?。”

      苏长卿回以微笑应了一声:“她叫团圆。”

      徐进酒微微有些愣神,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团圆,团圆顿时和苏长卿靠的更近了,她躲在苏长卿背后只露出小半张脸蛋和一缕发尾微微弯曲的长发,用危险的眼神看着这个小老头。

      苏长卿无奈的说:“徐老爷子你别瞅了,她很怕生的。”

      徐进酒回过神微微露出歉意,随后又充满笑意的说:“团圆可是应景的好名字啊,名字好人也好。我看这妮子眉心柔和两穴平润,天仓开阔饱满,唇红齿白灵气十足,天生的旺夫相,一看上辈子就是个落难公主,这辈子总算好运投胎来享福了,你可好好对人家小女孩。”

      团圆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夸奖。

      苏长卿有趣的说:“老爷子你还会看相是怎么的,那你看看我的面相怎么样。”

      徐进酒把海蛎饼装进塑料袋里,拿给苏长卿笑着说:“天庭无暇,高眉挺拔,神完气足且外柔内刚,锐利暗藏,没有一丝瑕疵,你这面相放在古代那就是五湖参拜四海来朝的帝王,少见的很呐。”

      苏长卿一脸古怪,他可是一只九尾狐啊,他摸了摸下巴有趣的说:“我还有当人间帝王的料?”

      徐进酒不置与否,接着他贼兮兮的指着团圆揶揄说:“这不身边还会有个倾城美姬。”

      苏长卿被捉弄的有些无奈:“你误会了,我和她才认识不久呢。”

      徐进酒笑着提起老树般的皱褶,用布擦了擦沾上了油渍的衣袖,没回答苏长卿反而絮絮叨叨地说:“这衣服脏喽,油都洗不掉了,回去再买件新的衣服……小时候穿衣服总舍不得扔,破了就补个丁,后来有新衣服穿就不知道把它扔在哪了,现在怀念起来想找也找不到了,人年纪大了就开始健忘。”

      苏长卿感觉这小老头话里有话,在跟他打机锋,但他没有证据,也猜不到这里边的含义,所以他干脆不猜。

      和徐进酒说了再见,身后的团圆突然眯着眸子悄悄的出声问责:“我的衣服被你扔了,万一我又想穿了怎么办。”

      苏长卿回过头有些得意地笑呵呵说:“我没扔,只是藏起来了。”

      团圆顿时竖起秀气的眉毛,生气的说:“你干嘛要藏我的衣服!”

      团圆想了想,又一挥小手十分大方的说:“你如果想穿我可以给你穿。”

      “我穿你的衣服干嘛?”

      苏长卿顿时被她气笑了,但仔细一想,虽然破破烂烂还脏兮兮的,可那是团圆唯一的衣服,从另一种角度来看,或许它是宝贵的。

      他试探着问:“那我可以送给别人吗?”

      团圆抿着嘴冷冷的看着苏长卿说:“还给我。”

      苏长卿笑了:“我不会送给别人的。”

      两人身影走远,徐进酒收起了摊子,老脸微笑着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他收摊收了一半,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突然想起乐府《铙歌十八曲》里的《上邪》。

      这是一首乐府诗,这首溢出烈日般强烈奔放情感的诗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所作,可惜最终她还是并没有能如愿。

      ……

      苏长卿并不喜欢逛街,所以他直接带着团圆来到离家最近的一家大型连锁超市。

      这家超市的生意很好,即使是周头的上午人流也是络绎不绝,苏长卿带着她去放置购物车的地方放进一块钱的硬币随手推出来了一辆,就带着她挤进人潮里。

      团圆流着的一点点汗液让她乌黑的头发变的有些润润的,几缕发丝被黏在了额头上,脸色微微有一点红润,她被挤的轻轻皱起了好看的眉头,狠狠地瞪了两眼旁边的家伙。

      别人看向她,她又撇过脸蛋躲在苏长卿旁边。

      苏长卿看着她不舒服的样子灵机一动,一脸严肃的说:“你要不要坐在购物车上面。”

      “不要,它好像笼子一样,好多猫猫被关进笼子里抓走了。”团圆凝着眉头不开心地看了看全是粗铁丝铸成的购物车,满是嫌弃。

      苏长卿用心地说服团圆:“那些盗猫盗狗的贼确实不是东西,但是这个可不是笼子,是等下用来买东西放在里面的车子。”

      “你看这里。”苏长卿把购物车里面的婴儿座位翻开,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团圆:“你看看坐在这里是不是可以俯视大多数人,一般人都不敢坐在这里,这其实是专门给那种身份地位很高贵的人坐的地方。”

      团圆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微微有一些意动,她仔细看了看周围的人推着的购物车,确实没有人敢坐在上面,她觉得苏长卿应该没有撒谎。

      人潮挤来挤去,她捂着小肚子感觉又开始有些不太舒服,可是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坐上购物车,她总觉得这小小狭隘的座位让人感觉有点害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