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欢你怎么来了

      为庆贺放年假, 源夕雾重金请了辈们吃饭,然后工作间隙挤时间,慢慢包行李。还要在放假的最后三天去东京一趟, 既然丧系偶像的身份还要维持, 参加活动就是必不可的。

      “没事, 不用送我的, 辈。”源夕雾一拖箱子一电话, “广津先生帮我安排了车, 我会先过去东京那边一趟, 参加两个综艺录一首歌, 然后就直接度年假了。”

      “安排车了就。”电话那头的中原中也显然很信任广津柳浪的办事能力,“有什情况, 就及时电话, 我立刻赶过去。”

      并盛那边的情况,森先生特意找中原中也谈过,虽然那里是彭格列十代目候选之一的所在地, 与返乡度假的源夕雾关系却并不大。森鸥表示希望源夕雾能度过一个轻松的假期, 而不用考太多mafia的事情,所以并未下达任何指令, 一切随着源夕雾的心意走。

      中原中也非常赞同, 也不担心源夕雾会与那边产生冲突, 夕雾那样的『性』格, 还在度假,彭格列也没理由为难。

      与其偶像不同,有幻术遮掩,源夕雾完全不担心被粉丝发现。在酒店落了脚就往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据说在太宰先生之后, 效忠于港口mafia的新的制作人也已就位了。

      “您,源先生。”

      制作人的态度已不能算是谦,而可以称之为,卑微。

      “我是制作人津岛先生的代理人。”

      源夕雾:“……”

      化名“津岛修治”的太宰先生,就算走了,也牢牢霸占着制作人的位置呢,莫非这也是太宰先生的梦想吗?

      节目录制非常顺利,节目组还有人想多留留源夕雾,因为这位当红偶像实在低调得吓人,根本追不到行踪。可是只是一转头的工夫,刚才还那大站在那里的偶像就不见了,只有制作人代理还在跟导演说着话,商量要怎剪辑。

      不愧是丧系偶像!人间消失真的十分彻底!

      综艺录完了,下一步就是去闪耀偶像事务所录歌,虽然天『色』不早,源夕雾依旧算都集中在今天完成,这样夜间赶赶路,第二天一大早就能回乡!

      现在先去买点速食补充能量……

      半小时后,拿着饭团便当的源夕雾,与特产点心店门口的五条悟狭路相逢。尽管方带着眼罩,源夕雾还是脸上看出了稍显惊讶的表情。

      “等下,你来了东京都,那伏黑甚尔……”

      停顿三秒之后,五条悟突然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那那伙岂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源夕雾;“……?”

      五条悟容易在路人奇怪的注视下笑够了,里的特产提了提,看向源夕雾拿在中的速食,声音稍微低了一些。

      “你还是在吃这些啊,没钱吗?”

      明明是尊贵无比的源氏公子,吃起廉价的食物来也不勉强,倒让人心情有些复杂。

      源夕雾轻轻摇了摇头。

      “不是没钱,大部分都捐出去了。”

      “……咦?捐给什慈善组织了?”

      可别被骗了。

      没想到源夕雾特别正气凛然地抬头。

      “援建乡!”

      “……”

      “……五条师?”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笑你的意,只是这个捐款理由我还是头一次别人那里听到哈哈哈哈!”

      五条悟觉得今天大概是的快乐日。

      “总是吃这些会不高的,正我还有点时间,我请你吃饭?”五条悟食指拇指在下巴下面比了个帅气的势,“你可以随便点餐。”

      源夕雾有一点点心动。

      “可以像五条师一样高吗?”

      “……有点难,但你可以试试。”五条悟『揉』了的脑袋,往肩膀上一搭,“走了,我把二年级的也叫着,去吃烤肉怎样?还是海鲜?”

      五条悟感觉自己像短暂的忘了个什,点餐的时候才想起来。

      “啊!”左敲右,“忘记把惠叫着了!”

      差点在吃泡面的伏黑惠:“……”

      “……其人夕雾都认得,这个脸『色』不看的小鬼是惠惠。”

      餐桌上,五条悟热情介绍道,源夕雾立刻乖乖低头。

      “惠惠……君?你。”

      伏黑惠:“……”

      伏黑惠:“我的全名是伏黑惠,叫‘伏黑’或者‘惠’都可以。”

      别听五条师瞎说。

      伏黑?源夕雾抬眼,这个姓氏比较敏感,但是因为信任五条悟,只是将询问的目光投向银发咒术师罢了。五条悟但笑不语,源夕雾意识到并不想当着这些学生的面说,尤其是伏黑惠。表示理解,这顿饭散了之后,源夕雾在自己下榻的酒店窗口发现了银发咒术师。

      猫猫蹲。

      “我话短说。”五条悟窗台上下来,“过几天你还回横滨吗?”

      “我放了年假,接下来的两个月都不在横滨。”

      “这就这就,我也是几天才查到的消息,伏黑甚尔已离开东京都疑似往横滨。横滨那边根本没有咒术师的势力,我找了人想把消息传递给你,磕磕绊绊的,现在还没送到。”

      “我个人不能贸然进入异能力者的地盘,港口mafia的【双黑】可不是浪得虚名,只能采取这种方法了。”

      源夕雾仿佛没听清一样重复了一遍。

      “潜入了……横滨?”

      “,怎了?”

      源夕雾:“……”

      还活不活着不说,感觉过得也不会太呢。

      “横滨面积上看,算是个小地方。”源夕雾委婉地说道,“但是异能力者的数量,非常、非常多,也就是密度很大。”

      “恐怕那位伏黑先生,过得不会太快乐。”

      伏黑甚尔岂止是不快乐,简直豹躁,豹跳。当然知道自己运气不算,赌马都是输,可没想到这波潜入已不是运气不太的地步,而是运气透支!负数!

      伏黑甚尔能分辨出异能力者,然而走在全是普通人的大街上,居然就能被人一口叫破身份。

      披着短斗篷的青年叫住,嘴里还叼着棒棒糖。

      “你是雇佣兵吧?”

      灭口,灭口失败,被银发的中年剑士提刀追出五条街。尽管没受什大损伤,伏黑甚尔依旧匪夷所。

      ……不是个小地方吗?战力数值未免过高。

      幸,找到了源夕雾的住处,虽然有点不妙的是源夕雾似乎目不在这座城市里,不过总会等到的,就在这间公寓里。

      几乎是刚刚潜伏进去,伏黑甚尔就看到一个熟悉的橙发青年拎包走了进来。包一放,橙发青年双环胸,屋里的各种植物说道。

      “今天开始的两个月,你们就归我照料了!给我的开花叶子!”

      中原中也来帮源夕雾看房子以及照料花花草草。

      伏黑甚尔;“……”

      还是先撤吧。

      这小矮子棘得很。

      * * *

      五条师带来的情报让源夕雾暗地提高警惕,不过并盛是派黑党族彭格列圈定的领土,平时不会干涉其发展,却会在暗中其加以保护,也就是另一重意义上、死气之炎持有者的集中地,无是异能力者还是咒术师,在这里的势力都不强。

      山吹花的羽织被微风掀起,此刻,拖着行李箱的源夕雾站在并盛的入口。

      有点紧张,于是掠了一下耳际的碎发。

      突然,听到了一声剧烈的爆炸,滚滚浓烟在祥安宁的小镇上升起,一起跳出来的还有一名只穿着短裤的年。

      “抱着必死的决心举行欢迎仪式!”

      某一的窗户上扯了一张窗帘,绑在扫把上,做成一面旗子,开始用力摇晃。

      “欢迎回!欢迎回!欢迎……呜噗!”

      源夕雾:“……”

      被拐子楼顶上砸下去了!

      投掷拐子的年随后跃上房顶,式校服套在肩上披着,随风而飞舞,风纪委员的红袖章在黑『色』的校服上显得尤其显眼。这年回收了拐子,脸『色』很差,然后稍稍转过头,正与源夕雾视。

      源夕雾:“……”

      云雀恭弥:“……”

      源夕雾就看到竹马在最初的咬牙之后,干脆地屋顶上跳了下去,伴随而来的还有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惨叫——

      “咦咦咦?云雀学?为什看起来这生气?我为什又光着上半身……啊啊啊!别!别!嗷嗷嗷!”

      源夕雾的返乡是特意过电话的,用的是已很见的移动电话亭。还以为恭弥不会认出来,不过在还没开口的时候,居然像之那通电话一样被精准辨认了。

      “……要回来了?”

      “咦?恭弥是怎……”

      “因为花。”

      “……?”

      源夕雾并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什关联,于是连忙说明了回去的时间,方偶尔应一声,但是源夕雾知道,在听。

      通话结束了,源夕雾走出电话亭,云雀恭弥握着机,在这个位置,只要稍稍抬眼,就能看到春日里灿烂的樱花缀满枝头。

      黑曜中学的事件之后,本来是要全部铲除掉的。

      留着也。

      灰蓝的眼眸微微闪了闪,云雀恭弥没回头,只是问旁边的草壁哲矢。

      “能让全校学生都高兴的事情是什?”

      草壁哲矢被问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不过虽然知道,却不太敢说……

      “……那当然是放假。”

      一旁的墙壁开,穿黑西装戴礼帽的小婴儿坐在椅子里,上还端着一杯香醇的咖啡。

      “全校放假,应该算是很有意义的欢迎仪式了吧?”小婴儿喝了一口咖啡,“再让风纪委员整齐地站在入口迎接一下,就算是最苛刻的□□大,都会被取悦呢。”

      云雀恭弥想了一下那个场景。

      “草壁,去准备。”

      墙壁又缓缓关上,提供了建议的小婴儿深藏功与名。

      “我也会让阿纲帮忙欢迎的。”的嘴角翘着,“绝是全心全意、竭尽全力的欢迎呢!”

      ……再也不会相信小婴儿的话了。

      “云雀你这伙!居然敢十代目!看我双倍,不!三倍炸弹!炸裂吧!”

      不知是不是被爆炸余波波及了,传来了小孩子的哭闹声。

      “呜啊啊啊蓝波大人痛啊!”

      浓烟滚滚,源夕雾拖着箱子的微微颤抖。

      电话铃声响起,这是港口mafia确定到达乡的最后一通电话。这通电话之后,接下来的两个月,源夕雾不会被任何工作上的事情困扰。

      电话的人居然是森先生,足见重视。

      “夕雾君,你应该已抵达了吧?感觉如何?乡的变化是不是日新月异呢?”

      “森先生,我觉得我的乡……”

      “嗯?”

      源夕雾声音颤抖。

      “它有点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