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会开始了

      小姑娘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他是不是伤到她了?深吸一口气,心里都是密密麻麻的疼。

      去厨房端着饭菜上去,白轻尘侧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看上去很无聊,“轻轻。”

      白轻尘眼里似星光一般,坐了起来,“四哥!”

      君邪沉把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坐在床上,手理了理她的头发,“我在。”望着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有些心虚,她会不会生气?

      端过吃的,一点点喂她吃,“四哥你吃了吗?”

      “没。”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白轻尘一脸的哀怨,“你也一起吃。”

      君邪沉僵住,轻轻又关心他了,那她是不是不怪他?

      “嗯。”

      私人医生敲门才打破房间里的温馨,“进。”声音淡淡的,没有一点波动,白轻尘忍不住笑了,眼里都是笑意。

      “嗯?”

      白轻尘看到来的人,脸上的笑意都消失不见,“你哪儿不舒服?”担忧的询问。

      “是你。”

      白轻尘:“?”

      把她搂在怀里,“你脸色不好,我担心。”

      “……”

      私人医生是一个中年妇女,看上去很和蔼可亲,脸上带有淡淡的笑意,“先生,小姐。”

      “我没事啊!”

      君邪沉抿了抿唇瓣,很是执着,“过来看看,她脸色很差。”

      白轻尘:“……”

      白轻尘:“???”

      白轻尘:“!!!”

      不!

      “我没事。”

      也不管难受,缩进了被子里,君邪沉去拉被子,“轻轻,快松开。”

      私人医生温和脸,“小姐,一下就好。”

      “我不要!”

      君邪沉皱眉,“白轻尘,出来!”

      白轻尘:“……”

      私人医生:“……”

      刚刚不是你对人家温柔宠溺吗?现在怎么变了。

      白轻尘咬牙,委屈极了,坐了起来,那双绝美的眼眸湿润,君邪沉感觉呼吸困难,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

      伸手想把人抱在怀里,“你不要碰我!”刚刚还凶她,现在又要抱她,不给抱。

      私人医生:“……”

      一个个的,性格都这么暴躁的吗?

      君邪沉收回手,私人医生站在不远处,“先生能否回避一下?”

      让他出去?散发着戾气,眼里也是暴戾,“不能!”

      好吧,你是主子,我就是一个拿工资的。

      “你出去。”

      白轻尘是真的不想君邪沉待在这儿,这种事让她怎么好意思。

      犹豫了一下,张口准备说什么,又忍住了,“嗯。”

      他,又让她…讨厌他了。

      私人医生坐在床上,很是温和,“小姐身体不舒服?”

      “嗯。”

      “没事,这是正常情况,也不用害羞,能否告知一下……”

      君邪沉靠着外面的墙,闭上眼睛,脸上平淡如水,他不想凶她的,他只是……

      “先生,可以了,等下我会送药来。”

      “药?”

      “她病了?”

      私人医生好歹是过来人,“没病,但先生若是真心疼小姐,开始行夫妻房事时可以节制点。”

      君邪沉表情平淡,私人医生打完招呼就离开,白轻尘坐在床上,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君邪沉进来,“四哥,你在吗?”

      门外的君邪沉,眼里似亮起来,快步走了进去,“我在。”

      白轻尘鼓着腮帮子,似乎还在生气,君邪沉走向她的步子变慢下来,垂下眼帘,坐在床上。

      “轻轻别气,我没有凶你……”别不喜欢我了。

      “哼!”

      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这种事叫来医生,怕也就君邪沉这钢铁直男想的出来,她脸色不好,还不是他折腾出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