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多成患;鼠海成灾

      等林若初把心事想完,觉得自己的生活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比起那些各大修仙世家出身的修士肯定要差一点,但比起胡真君、万法真君这一类人门下的弟子来说,自己的运气到算很不错了。

      却发现山洞里面安静了下来,这秦泽好像已经说完了,不准备继续再说了,但林若初却还有疑问没有弄清楚,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

      林若初只好自己开口问道:“秦道友,你怎么不继续说了,那这万法真君被逐出问天宗以后呢?”

      秦泽开口说道:“不是已经告诉道友你了吗,这万法真君离开问天宗后,都不在掩饰了,而是把事情摆在明面上了,开始明目张胆的收女修在身边了。”

      看秦泽是真觉得自己已经讲完了,林若初只好把话挑明了说,“这举报了万法真君的那个弟子以及万法真君收的那些记名弟子,问天宗后面是怎么安置的啊?”

      听了这话,这秦泽愣了一下,没想到林若初是关心这些人的下场,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也没有注意过这些事,应该还呆在问天宗里面吧。”

      林若初继续追问道:“秦道友,你不是说这些记名弟子都已经根基受损了,那可还有补救的方法?”

      听了林若初的问话,这秦泽平时并没有关注过这事,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在这时候秦洲插口了:“我看万法真君在问天宗时坐镇的万法峰上,已经没有弟子在行走了,这些人又已经仙途无望,应该已经被送回家乡了吧。”

      听了这秦氏兄弟的回答,林若初虽然还很想知道那些弟子的后续情况,但却也没有再开口问了。

      因为问了也没用,这秦氏兄弟之所以对万法真君有意见,不过是觉得万法真君连累了问天宗的名声罢了。这秦氏兄弟根本不关心这些受害者,问了他们也不会知道。

      不过林若初这下算是真的体会到了修真界的残酷,并且修真界是以实力为尊的规则了。

      这件事情传出来后,虽然说是大家都瞧不上万法真君的做法,但所有人关注的却还是万法真君。

      并没有人关注过在这件事情上算受害者的那群记名弟子,而万法真君现在虽然名声不算好,但其他方面却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而这些人瞧不起万法真君,对万法真君有意见,只是因为万法真君的做法,没有遵守修真界一直以来的规定,却并没有为那些受害者出头的意思在里面。

      而且因为万法真君是元婴真君,算得上是站在修真界顶层了的人物了,虽然所有人都说万法真君不对,但却不会有人真的把万法真君怎么样。

      而那一群受害者则已经根基受损,仙途断绝,在修真界就如同蝼蚁一样,根本没有人会关心她们的未来。

      也难怪自己当初问冷月为什么不加入宗门的时候,这冷月会说出加入宗门也不会得到安生的话了,这没有靠山的修士,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身如浮萍。

      经过这番谈话,林若初也没有了再说话的兴致,五人相对无言的在山洞里面坐了一晚上。

      好在众人的担心并没有发生,那青年并没有再返回山洞来报复回去。看天色已经大亮了,林若初他们几人便离开这个山洞,继续往内围走去。

      但今天却不知怎么的,十分的不顺利,几人没走几步就碰上了一群三级妖兽,几人并不是对手,只能一路狂奔。

      而且好不容易摆脱了这群妖兽,就又会碰上另外一群妖兽,一天下来,几人光顾着逃跑去了,都没有顾上周围的环境。

      等好不容易没有妖兽在后面追了以后,几人才停下了脚步。这时秦洲开口抱怨道:“今天可真邪门,怎么碰上的妖兽都是一群一群的,都没有碰上过一只落单的。

      这寂灭林内围里面不会一直都是这种情况吧,要一直都是这种情况,我们一天光顾着逃命去了,还历练什么啊?”

      这冷旭听了秦洲的话,开口解释道:“我打听到的情况不是这样的啊,而且妖兽的等级越高,数量按理来说应该越少,内围应该没有什么成群的妖兽啊。

      今天应该是我们的运气不好吧,明天应该就好了,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先找一个地方休息吧。”

      听了冷旭这话,不管信不信,都已经进来了,总不能马上又退出去。因此几人也只能盼着真实情况就像是冷旭说的那样。

      既然这样,几人便开始在周围找适合作为休息的地方,这才发现经过这一天没有目的的奔跑,现在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了。

      这边的树木相当茂密,高大的乔木遮天蔽日,乔木之下又有不少的灌木丛,周围根本没有适合休息的空地,几人见状只能继续往前走。

      这一片的树木都十分的茂密,林若初一行人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空旷的地方,突然林若初看到前面树枝上挂的东西以后,双目一凝,停下了脚步,朝周围看去。

      林若初本是走在五人中间的,她前面是冷氏兄妹,后面则是秦氏兄弟。林若初停下脚步后,走在林若初后面的秦洲开口问道:“若初妹妹,怎么了?”

      林若初自己也拿不准自己弄错了没有,看秦洲开口问自己,便对他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周围的景色已经很久没有变化了,一直都是一样的?”

      林若初和秦洲的对话也吸引了前面冷氏兄妹的注意,冷氏兄妹也已经停下来没有继续走了,听到林若初的问话,冷月开口说道:

      “林姐姐的意思是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吗,可这一路上因为地上面灌木丛太茂密了,我们一直是在一边走一边还要砍这些灌木伸出来的枝丫,现在这地上也没有我们前面砍得枝丫啊,这树木都长得差不多,林姐姐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听了冷月的话,林若初到也没有生气,因为这也是林若初拿不准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