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尾兽协会表示谴责

      “无道,你们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压力山大,脑壳疼,头疼啊!”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全都是轩辕无道、朴凯以及之前杀手所留下的,三位数是没有,两位数是错错有余,应该凑足一甲子之数了,而且大部分尸体上都没有鲜血流出,只有一处伤口,均在要害部位,小的如针眼般大小,微不可见,最大着无名指粗细,都是一枪毙命,不给任何的救治反应时间。

      轩辕无道顺着朴凯所停留的目光看去,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猜测着让朴凯烦恼的原因:“殿下,你指的是逍遥叹手中的那把武器?”

      “没错,破星枪这种新式武器,虽然在你们天选者还未到来之前,曙光大陆也有类似的武器,其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与破星枪的效果差不多,但因其实用性不强,只有少部分一些人员在这方面有所建树。

      而自从你们天选者出现,并且带动了破星枪的研究,包括我们神族在内,不少势力对这一块也产生了兴趣,都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其中有不少势力或暗中资助你们天选者研究,或者双方直接合作研究,或者强行掠夺成果为己方所用,但真正能称为破星抢,拥有破星枪这个名词概念的,也许到目前为止,只有逍遥叹手中的那一把了。”朴凯对逍遥叹手中的手枪十分感兴趣,虽然他不是弓箭类修行者,但不妨碍他拥有这类型的武器,携带方便,用途多样,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在生死大战中,多一份保命的手段。

      “殿下,你错了,这曙光大陆真正能称为破星枪的有两支,另外一支掌握在一位名为于秋雪的天选者手中,他手中的那支虽然没有逍遥叹这支变化多端,不过完全符合其破星枪的身份。”轩辕无道将自己所得到的信息告诉朴凯,让后者多了一点心思。

      “哦!竟然还有这事,无道,既然那位于秋雪是天选者,相信也是一位爱财之人,哈哈哈!”朴凯后面的意思没有明说,他相信以轩辕无道的情商,完全了解自己的意思。

      “殿下,恕我无能为力,在第一时间得到他们二人拥有这类武器之后,我们龙盟高层,不但第一时间将触发制作这两支破星枪的原图纸收集起来,进行专门的研究,另一方面也派人对他们进行交涉,希望能获得这两支武器,档次低一点也行,结果均被拒绝了,以逍遥叹的能力,当前有能力做出第二支,即使时间久一点也无所谓,可惜,结果是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这类型的武器。”

      “无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两只破星枪,都与逍遥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朴凯从轩辕无道的话语中,听出了自己不知道事情。

      “是的,都是逍遥叹自己制作的,于秋雪那支也是逍遥叹赠送给对方的,并且当时逍遥叹所得到的图纸,我们龙盟也有成员在场,并且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才能收集齐全,但。。。

      唉!从得到图纸到现在,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结果是令人遗憾的,至今依然没有任何的收获,若不是从逍遥叹他们二人所持有的破星枪中发现了那张图纸的一些身影,否则,研究人员都感觉自己被逍遥叹摆了一道。”龙盟曾经在现实中派与逍遥叹关系较好的帝师等人做为说客,以加快对破星枪的装备与研究,结果一样无功而返,逍遥叹等人虽然没有拒绝,但开出的条件,和拒绝没有什么区别。

      “殿下,现在我们处于双方布下的法阵中,之前逍遥叹也在这法阵中做了手脚,现在双方所布置的法阵,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以法阵对抗法阵的那一套计划已经失效,反而因此影响了我们的行动,破坏了整个大计划。

      殿下,恕属下斗胆,当时我们应该听神族那几位法阵师的建议,不应该在此布下法阵,从而导致了如今对我们不利的局面,是属下等人的失策。”作为一名合格的心腹,察言观色,主动承担上司失误所带来的责任,这是必须的工作,不需要任何提示,否则就是自己的失职,丢饭碗是小事,送命才是头等大事。

      “莎华蛮,你首先需要明白一件事情,逍遥叹是一位法阵大师,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并且经过之前一些的杀手袭击事件,他对危险的敏感度更高,会习惯性的在自己周围布置法阵,这一点在我们之前进行战前讨论的时候,无道他们就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我们,所以,不管我们是否布置法阵,逍遥叹一定会布置法阵。

      在面对一位已经布置了法阵的对手,如果没有法阵这种克制手段,先手我们就已经失去了。所以,我们提前在此地布置法阵,才导致了如今双方的对峙状态,否则,结果很难预料。”朴凯知道逍遥叹棘手,事先也有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真正对敌时,法阵这一环节彻底失效,双方都不敢轻易动用已经布置的法阵,而己方维持法阵的人员却深陷其中,无法腾出手来进行协助,只能不断地进行消耗,以保证双方法阵的平衡性。

      朴凯终于开始注意轩辕无道之前对自己所说的逍遥叹法阵的来源,以春秋国的道家阵法和军队战阵为基础,再结合各大文明以及曙光大陆的法阵,成就了逍遥叹现在法阵这方面不可动摇的地位,此次事了,是时候上报神族高层,让他们关注天选者们那些奇怪的阵法、特殊技艺和科技方面的知识,否则,今天所面对的局面,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殿下,其实逍遥叹的法阵,没有我们所看到的那么厉害,只是在有心人的传播下。。。”轩辕无道自从知道逍遥叹会法阵,并且还是借鉴于春秋国的阵法和奇门遁甲等道术,一直都是瞧不起的逍遥叹的,逍遥叹作为外行人,从来没有经过正规而又系统的学习,从网络上,书籍中,游戏介绍里,得来的零零碎碎的知识,连真假都没有进行分辨,东拼西凑之下,组合成了现在的法阵,逍遥叹他们竟然还给了个正式称呼,也就是所谓的禁忌术式,并且还大言不惭的在曙光大陆进行施展,让包括朴凯等神族强者,产生了一种错觉,逍遥叹才是最正宗的春秋国奇门遁甲之术,这是不可饶恕的行为,是对春秋国的背叛,就如水球春秋国以外的一些国家,拿着春秋国的文化遗产,民俗习惯等进行申遗等行为一般,是对春秋国文明的彻底侮辱,是水球文明的败类。

      正当轩辕无道想要为奇门遁甲正名,矫正朴凯等神族强者的的认知之时,三道连续的枪声再次响起,龙盟的两位天选者和一位神族强者应声倒下,原本只是战场中一个很普通的击杀事件,但朴凯竟然在听到响声之后,顺势扑倒在一边,同时身上浮现无数密密麻麻的防御性宝物,有道具,有法术卷轴,更有魔偶,而保护朴凯的圣殿骑士团成员,迅速在其面前组成人墙,同时祭出最强防御,让轩辕无道顿时感觉不妙,未等他来得及反应,身体的本能让他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张卷轴,捏碎,消失在原地几十米开外一处预先设定的位置,前后不过一瞬间的时间,这一系列的动作,显然轩辕无道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轰隆隆!”声音在轩辕无道还未站稳,圣殿骑士团还未完全完成防御圈之时,紧随而至,尘土飞扬,没有听到任何兵器交接声,更没有惨叫声,在爆炸声之后,原本喧闹的现场,一瞬间陷入了停滞状态,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在爆炸地点,那里是此次袭击事件两大首领的临时指挥点,一旦指挥系统出现问题,意味着即使他们杀了逍遥叹等人,他们的结局也是非常悲惨的。

      静,非常的安静,因为此时双方之间的战斗停止,以及之前朴凯等人对周围环境不稳定因素的清场,导致了原本在附近生活的鸟兽虫鸣消失,于是,这一片森林,在这一刻寂静无声。

      对于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最严重的残忍,这是逍遥叹一直坚持的原则,也是他在总结自身的经历和小说、影视剧等书籍中,得出的经验,因此,安静并不能让逍遥叹停止杀戮行为,反而枪声连续不断的响起,频度更甚之前,神族和轩辕无道所带来的强者一阵惊愕之后,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疯狂的进攻逍遥叹几人,甚至使出了自杀式打法;一部分使用法术驱散飞扬的尘土,以最短的时间确定朴凯的情况。

      “咳~咳~咳!逍遥叹,你还真敢杀啊!既然你了解过我的身份,应该明白杀了我的后果很严重,不是你们天选者所能承受的,更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逍遥叹所能承受的。。。”尘土尚未散去,尘土飞扬处传来了朴凯的声音,从说话的语气可以看出,他的状态不佳,刚才的那发炮弹对他造成了伤害,而且伤害不小。

      “朴凯,你的脑袋是不是被炸弹给炸傻了?还是你现在所在地方有个水坑,你脑子进水了?神族与天选者到现在还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杀不杀你有什么区别?何况,我们没有去招惹你,你策划了这次的伏击计划,允许你们杀我们,就不允许我们进行反击,甚至反杀?这是什么狗屁道理。”重楼的火爆脾气上来,直接不客气的给予回应。

      “杀人者,人恒杀之。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既然杀了你朴凯能解决问题,我何必留到最后再杀?我脑袋有病啊!”逍遥叹手中枪械所指的方向,必定是所有人关注的重点,全都小心翼翼的应付着,想尽一切办法进行击杀活动。

      “逍遥叹,好,好,好,既然你不仁,休怪老子不义。殿下,该执行A计划了,照这样损失下去,不是你我所想要的结果。”轩辕无道气急败坏,刚才逍遥叹的那一发炮弹,只有他活了下来,保护他的龙盟成员,包括聂小倩在内,全部葬身其中,其他人员他不在乎,聂小倩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收服的,没想到就这么折了。

      “逍遥叹,你很好,你自己立刻束手就擒,并且命令你的属下放下武器,否则,她的性命,说没,就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