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被掉包

      嗣后,国君又分别召见了几名大夫,问话都十分简短。但因来往传递消息,总要耽搁些时辰,诸般事务结束时,已到了未时末刻。申时(下午三点)便是饮至礼举行的时间,不少公族大夫早早就在寝阁楼下等候,恭请国君移驾绍武殿举行典礼。国君也不拖沓,即命宫人为自己整理了朝服,在众人的拥戴下去到了绍武殿。

      饮至典礼的仪程相对简单。典礼开始时,太史苏请邦君诸正进入正殿,公族子弟皆恭候于殿外台阶两旁。在武宫卫士的引导下,一早便挤在宫外的国人一拥而入,在殿前阶下以及宫墙之上自寻去处观礼。更有人互相帮忙,攀到了院中大树之上,以居高临下观看这大典盛况。

      殿中陈列有七鼎六簋(音同“鬼”,七鼎六簋是诸侯一级贵族所特有的规格),两侧各有编钟器乐一组,乐师宫正均已就位。在宗伯指引下,国君置先君桓叔、庄伯、武公之神主于庙,领众大夫拜祭先祖。偌大的武宫虽有万人观礼,但因全场官民皆噤声缄语,便只听得到衣袖折摆的声音。

      祭拜礼毕,邦君诸正各自归位。宗伯唱赞,再导国君献俘于宗庙,执干戈卫士高声呼号,携戎狄之臣皆跪拜殿前,响声震彻天地。古时献俘有以活人献祭之礼,但自桓叔入主曲沃后,因不仁残害生民,便改为现场宰杀牛羊豕以作替代。饶是如此,因场面过于血腥,不少围观之人还是纷纷遮住了眼睛。直到听到司礼执鞭祭地,便知是有公族余子将牺牲进献宗庙,这才纷纷睁开眼来看。

      献祭结束后,宗伯三导国君于中庭北面而立,向诸先君神主牌位誓曰:

      唯今祀之六年,岁在庚戌,正月之朔。小子诡诸特祭昊天上帝,至告实沈、台骀山川诸神,及吾邦家历代先君:

      小子不佞,未堪其德,托庇天命,幸忝禘祫,尝克绍显祖,追孝于烈,肇刑公族,简恤于都,惠康小民,柔远能迩,惇德允元,而难任人。

      常思继文之业,是以忠身于克勤,未尝不以恭俭;唯念绍武之功,是故理国以治要,未尝不以尊亲事也。

      今奉扬丕显天子休命,武于戎功,经维四方,远伐狄蛮于骊山之阴,灭酋首骊子至渭水之阳。

      获馘二百又一十四,俘户三百又七十五,男女千又八十有三,归以戎路一十三乘,马二百又五十一匹,牛羊鸡豚无算。

      归而饮至,荐于宗祧,用成克飨,以慰英灵。伏唯诸神先君以德至圣,佑我晋邦,冢正永成,小子诡诸再拜!

      誓词读罢,众人皆再拜,殿廊两侧有宫正齐声高喊“乐起!”一时间钟鼓齐鸣,诸君子奏唱《大明》,公族进万舞。钟鼓昂扬、唱和雄壮、乐舞翩翩,场面可谓盛极。

      当此众人观望舞乐之时,早有膳人、宰夫在宫墙院落内设了七座大鼎,并将祭祀剩余的牺牲从偏殿撤来烧煮,以与国人分享。典礼仪程虽然简单,但整个流程完全进行进行完毕,也用了将近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看时辰该是接近戌时了。

      ……

      因是昨夜闹腾太晚,今晨又起得过早,申生在武宫的寝殿中一睡,便将整个下午都给睡过去了。待他醒来时,看到窗外漆黑一片,远处又有鼓乐喧闹之声响起,顿时便失神哭了起来。

      此时寝殿中只有几名寺人侍奉。寺人不敢哄劝大子,只好纷纷跪在地上,告知君上和公孙都在参加饮至礼,请大子耐心等候。申生听了也不答话,只管光着脚走出门去,一路哭着去找寻父亲。寺人们拿着鞋履跟在身后,几次劝他小心冻脚他都不依,倒将这几名寺人吓得不轻。

      约莫是相处久了便心有灵犀,公孙枝眼见鼓乐已近尾声,便迫不及待地要赶回寝阁去照看申生,谁知刚刚转过几道回廊,便与申生撞了个满怀。看到申生涕泪交加的模样,公孙枝心中感到很不是滋味:“怎地又哭鼻子了,这天寒地冻的,小心把脸给冲着了!”

      “我以为你们都不要我了……”申生一下子哭得更伤心了。

      寺人见到公孙枝,急忙上前将鞋递给他:“可算是见到郎君了!大子没穿鞋就跑了出来,小人怎么劝他都不肯穿,可把小人给急坏了……”

      公孙枝摸了摸申生冰凉的脚板,面带心酸地笑道:“你看看你,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要是真给冻坏了,就天天有虫子来啃你脚丫子,到时候可有你难受的!”

      申生噗嗤一笑,一把鼻泡便喷在了公孙枝的脸上:“才不会,他们只会咬你!”

      公孙枝从寺人手中接过帕子,给申生擦干净了脸,又刮了刮他的鼻子,说道:“父亲便要与大夫们举行燕礼,我们去偷偷瞧瞧,好不好?”

      “好!”

      ……

      饮至后的燕礼在奉朝殿举行,宴饮初开时,也是一系列繁复的礼仪。先是,国君立于阼阶东南,面朝大殿向诸大夫作揖,诸卿大夫皆上前揖拜。行礼结束,君臣各自落座,其中公族大夫皆坐于上首,异姓之客坐于下首,有军职的封君子弟未设坐席,只能站在堂下奉酒。

      待诸正及公族子弟落定,宰夫便先向国君献酒,国君照例要举象觚劝酒:“此次奉王命征讨骊戎,全赖诸君大夫勤于用命,与寡人同心勠力,方才一战克敌,得此大胜。今日饮至于宗庙,寡人不敢专功,特设此宴以酬国人,希望在场诸君都不必拘礼,与寡人开怀畅饮,不醉不归!”说罢便一饮而尽。

      国君饮罢,宰夫便下阶向诸大夫一一献酒,待觯觞都斟满了酒,众人便纷纷起身下阶,向国君行再拜稽首之大礼,并同声齐贺:“全赖君上运筹有方,国中士庶奋勇杀敌,臣等如何敢贪天之功!”贺罢,国君也下阶向大夫行再拜礼,众人这才举杯同饮。

      饮毕,宰夫又向堂下众人献酒,司马子申(庄族申氏)举觯面南而立,向堂下赞道:“此次出征讨敌,无论是公族子弟,还是异姓之臣,都能誓死追随邦君诸正奋勇拼杀、共同进退,方才取得如此骄人的战绩。此足见诸臣庶士之忠勇也!有子弟骁勇如此,何愁我晋邦不能建功中原、奉扬王命?今日朝堂宴饮,举国同贺,鄙人不敏,愿借君上之珍馐美酒,深谢众位之辛劳。还望二三子莫要推辞!”

      阶下站立的大都是卿大夫族中子弟,听到子申劝酒自然不敢怠慢,也都纷纷举觞道:“追随各位主君建功立业、守家卫国是臣下的本分,我等敢不唯命是听!”说罢也都一饮而尽。

      见众人饮酒毕,国君又道:“有诸位臣僚上下同德、尽心辅佐,寡人甚感欣慰。从今而后,寡人自当兢兢业业,与众位同心同德,共同守卫邦家万方,携手建立不世之功,播扬我晋国威名于天下。既如此,便请各位斟满手中之酒,与寡人同饮一杯,如何?”

      众人纷纷称诺,遂共同举杯贺道:“我等谨遵公命!”

      繁复的流程结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无算爵的气氛便活跃了许多。国君命司正将俎肉、脯酿等珍馐都呈上堂前,各自分发给诸卿大夫和士庶子弟。其后钟鼓齐鸣,有乐师奏唱《鹿鸣》《四牡》《皇皇者华》等诸章,趁着乐歌之声,殿中众人互相敬酒、有说有笑,场面一片欢乐祥和,自是不在话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