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恩俊正在抢救

      三天后,嘉翔和谢乾来到城门外与熊七汇合,熊七的佣兵团已经在城门候着

      “七哥,我们是不是来晚了?”嘉翔问到

      “没有,我们的雇主还没到,还要等等,来!小兄弟,我带你去见见我们团长!”熊七说完带着嘉翔走到一个瘦削中年人面前,中年人留着山羊胡,鬓角处留着长长的须发,面相像个道士,身上穿着一身武士装,背着一把长剑,中年人闭眼盘坐着,他身旁卧着一只巨大的鬓毛狮,那是他的宠兽,鬓毛狮有一丈多长,很温顺地眯着眼睛晒着太阳。熊七带着嘉翔谢乾两人来到中年人面前,中年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熊七带着两人在佣兵团里一边转悠一边介绍佣兵团的成员。

      突然,一道人影从他们中间穿过,嘉翔感觉背上一轻,这时前面的一个人摔了个狗啃屎,一个尖嘴猴腮看上去十分瘦小的人爬了起来,他身上还压着一把门板,那是嘉翔的门板大剑,嘉翔出来峡谷东城后一直背着,瘦小人爬了起来抬手掂起来嘉翔的大门板“怎么那么重,老子没留意居然被门板绊倒”,那个尖嘴猴腮以怪异的眼神看着大门板又看看嘉翔。“你平时就是这样背着这门板?”猴三问道。

      “是的,你好,我叫嘉翔”嘉翔回答道,对于即将融入的集体,嘉翔对于佣兵团成员还是很乐意交好的。

      猴三摆了摆手把门板仍会给他,然后又两眼放光看向谢乾的袖口处,谢乾冰冷地望着眼前尖嘴猴腮的人。熊七走了出来挡住了猴三的视线道“猴三,他们是我兄弟,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别这样嘛!我就是想看看这位小兄弟的武器到底是什么!能让我异常兴奋的武器肯定很不一般,我就看一眼,行不行这位小兄弟?”猴三躲过熊七的阻挡向谢乾问道。谢乾没有说话,一股冰冷的气息涌现而出向猴三扑去,猴三一下弹开,“真没意思”猴三丢下这句话去其他地方了。“两位小兄弟不要介意,猴三没有坏心思,他是一名炼器师,痴迷于各种武器,他的元力是金属性的,能感应到不同寻常的武器”熊七向嘉翔二人解释道。嘉翔二人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将近正午时分,一辆由两匹风马拉着的马车疾驰而来,驱赶马车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纪管家”这时佣兵团长李武站起身来朝着马车拱了拱手。

      “这次就麻烦李兄和各位兄弟了,这是定金,剩余的佣金一并付清”说完纪管家掏出一只锦盒划出一道弧线飞到李武面前。李武把锦盒收起也没有打开,不过看其满脸喜色,锦盒里的东西应该很贵重。

      “出发”一行二十多个佣兵护卫着马车想魔兽山脉进发。

      一路上,嘉翔和佣兵团的成员也混熟了,嘉翔最受不了的是佣兵团里唯一的一个女性,排行第六的狐媚儿,狐媚儿修炼的是媚功,且长的十分妖艳,可谓天生尤物,其一颦一笑都透露着狐媚气息,不过熊七偷偷告诉过嘉翔,狐媚儿自加入到狂狮佣兵团后,好多人追求过她,但没有人成功,而且据熊七透露狐媚儿的战力比他们团长还厉害,团长也要惧他三分。

      “嘿嘿,小七你人说我坏话了”狐媚儿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来,小弟弟,让姐姐抱抱”说完伸出双臂要把嘉翔揽入怀中。嘉翔本来笑着的脸一下垮了下来。加入狂狮佣兵团的第一天,狐媚儿看着这个一头紫色茸发的可爱少年就喜爱的爱不释手,一口一个小弟弟,见到嘉翔就一手把他搂在怀里,嘉翔的脸完全被两个硕大的肉团埋没了,憋得快要窒息了。第一次,嘉翔没有防备被憋了一次,第二次嘉翔拔腿就跑,但还没有跑多远,眼前一个人影,又一脸撞进两个硕大的肉团中间,这时嘉翔悲哀地发现眼前这个女人的等级和实力比自己高出太多,自己完全逃脱不了魔掌啊。狐媚儿把他揉进怀里,把他的头发揉的很凌乱,还捏了捏他的小脸蛋,而熊七很没有义气地转过头去看了看天空“今晚的星星好亮啊,我去数星星去喽”

      今天天气不好,晚上一颗星星都没有,数星星?数你一脸啊,嘉翔恨恨地在内心嘀咕。这时嘉翔眼睛的余光看到谢乾正一脸鄙视地望着自己,嘉翔暗苦“没天理啊,你以为我想啊,这女的可是红阶强者,我打不过她啊!”

      在嘉西镇元者的等级分为元士、元师、大元师等等,而天元大陆上武者则等阶分为黄阶、橙阶、蓝阶、绿阶、红阶等等来分阶,嘉翔出了嘉西镇后就知道了外面的分阶,天元大陆上武者分阶是按照每个阶段的元力颜色分阶,嘉翔现在是蓝阶,相当有大元师阶段,称呼不同但阶位一样。

      晚上的时候,大伙围城一个圈,中间是那辆马车,纪管家一直守护在马车上寸步不离。嘉翔和谢乾也融入了佣兵团,嘉翔在外围生起一堆火,他现在正焖着一只翠山鸡,翠山鸡在魔兽森林里也不常见,这只翠山鸡是嘉翔在峡谷两旁的密林里转悠了半天才逮到一只,把整只鸡去毛去掉内脏,用溪水洗干净,把各种材料涂在鸡身上,在鸡身里放进去几片艾草和荷叶,然后把整只鸡放进魔竹里,把整个魔竹放在火上烤,魔竹耐高温,即使元火也很难把魔竹焚毁,嘉翔一边用元火和柴火一起焖烤着魔竹,一边望向不远处的佣兵们,今天是天元大陆的天元节,天元节是天元大陆上最盛大的节日,在这个日子里各国之间都会休战,身在远处的人们赶回家乡和家人团聚。而现在特殊的一群人不能回家团聚,他们把彼此当成家人。众人人手一个大瓷碗,石台上摆着一排酒坛,佣兵们现在不会用元力或者精神力解酒,在这个特殊日子里,喝酒是最好的庆祝方式,不过修炼者的体质还是很难喝醉的。

      谢乾也和猴三在拼酒,猴三想看谢乾的武器,谢乾不肯,两人决定拼酒解决。谢乾很生猛地抡起一坛酒昂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这家伙平时从来都是滴酒不沾,这次居然抡起酒坛喝起来?嘉翔看的目瞪口呆,谢乾居然一口气把一坛酒喝完,接着又抡起一坛酒喝起来,在第二坛喝完的时候,猴三才喝完第一坛酒,猴三打了个酒嗝,才一晃一晃地走向另一个酒坛,而这时谢乾又抡起第三坛酒。本来猴三喝的脸色发紫,看到谢乾的动作后脸色更紫,只得举手投降。此时还有一个人脸色发紫,那就是佣兵团的团长李武,这是他珍藏很久的真元酒啊,真元酒是专门为元力者酿的酒,普通的酒对于元力者来说很难喝醉,但真元酒即使是元力者也很容易喝醉,当然真元酒的价格也很高!这几坛酒是他一年的存货,今天是天元节大家开心,他才把一年的存货拿出来,便宜了两个拼酒的家伙,他没说什么,猴三是他兄弟,而另外两个小家伙不论是什么身份显然已经融入了这个佣兵团,也是小兄弟。

      今天为了让剩下的兄弟尽兴,团长只能把他以前的存货全部拿了出来,下面的佣兵们欢呼起来“团长威武”。猴三举手投降后没走几步就摇摇晃晃的一头倒下了,而谢乾也是走路摇摇晃晃,小脸红彤彤的,酒劲上来了,嘴里含糊着,“喝喝,我还能继续!”,谢乾摇摇晃晃来到嘉翔面前,指着他道“喝喝,坏蛋、坏蛋”,说完后向前一栽,嘉翔闪过来用肩膀撑起来他“这家伙”,嘉翔很想给他个鞋底,可惜谢乾趴在嘉翔肩头睡着了。嘉翔不得不停止焖鸡,把谢乾抱起来向帐篷处走去,这家伙还真轻,谢乾平时看少去就很瘦弱,抱起来很轻但不咯人。嘉翔把帐篷里收拾了一下,把谢乾平放下去,脱去外套和鞋子,外套和鞋子上撒了很多酒水。谁知当脱去这家伙的袍子时这家伙死死抓住不放手,这家伙喝醉了也还那么任性,没办法嘉翔只能让他和衣而睡,嘉翔拿了个湿毛巾擦去其脸上的污渍和汗水,帮他盖好被服,激活帐篷周围的防御法阵,然后一溜烟去看他的翠山鸡去了,焖翠山鸡要一鼓作气,中途凉了可不好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