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考核的新情报

      “呵呵,法兰西的海军果然很有勇气,面对着如此巨大的战舰群竟然能摆出针锋相对的阵型,实在是很有风骨啊。”郑明宇调侃着说道。

      双方舰只在慢慢的接近,法国舰队的舰只一点也不留情面,嘉华使节舰队全程关闭炮窗,展示出自己的善意,而且把象征和平的使节旗帜高高挂起,并未表露出自己的敌意。

      但是所有的法国舰只全部打开了炮窗,露出了黑洞洞的炮口,离海战冲突只差一步,就是没有挂出代表海战的战斗旗帜。

      “很令人费解啊,我们和法国人并没有过节,要说有,也就是圣劳伦斯河畔的魁北克,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没有去占领他,甚至还和魁北克做生意啊!”宋小康困惑的说道。

      而在对面而来的法国舰队中,最大的旗舰“佩剑贵族”号中,舰队司令官菲利普.德.马尔斯.吕伊纳正神情严肃的用望远镜查看扑面而来的嘉华海军舰队。

      “司令官阁下,对方是使节船,而且并未表现出敌意,我建议地中海舰队让出航道吧。”佩剑贵族号船长夏莱在菲利普的身边强烈地建议道。

      “黎塞留首相大人曾经说过,嘉华人就是以前的蒙古人,他们四百年以前是骑着马匹从东方席卷而来,如今是驾驶战舰从西方横冲直撞而来,欧洲必须同心协力才能抑制这一股‘黄祸’,我们今天一定要展示上帝子民的勇气,让这一群异教徒见识到铁与火的力量。”菲利普决绝的说道。

      夏莱不禁在心里暗骂这小子的脑袋有病,自己的战舰还没有对方战舰的一半大,就要嚷嚷着上去展示武力,须不知人家轻轻一撞就让“佩剑贵族号”喂鱼去了。

      这个菲利普是当朝首相黎塞留主教大人的拥趸吕伊纳公爵的堂侄,也是贵族出身的,要不嘴上没毛的时候竟然能当上舰队司令官?

      菲利普非常崇拜黎塞留首相,对他的思想极为拥护,嘉华国占据北美新大陆的情况让他忧心忡忡,甚至要是有机会还想带领强大的法国军队跨海去征服那群新的“蒙古人”呢。

      如今朝思暮想的敌人竟然敢出现在地中海,那还不好好的收拾他们一把?

      “司令官阁下,我再一次强调,对方是使节船,袭击外交使节是不道德的,而且很可能给法兰西惹下麻烦,让法兰西帝国失去大国的体面。”夏莱焦急的提醒道,如今双方的距离已经在五公里之内了,很快就会有接触。

      “夏莱船长,我并没有说要开战,只是要让那群该死的黄皮猴子见识到高卢勇士的热血和勇气,执行命令吧。”菲利普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的,司令官阁下,但是你的命令我会一字不漏的记录进航海日志里。”夏莱讪讪的说道,转身就走了,连一个招呼都不打。

      沙河号的甲板上,看到法国舰队的表现,王明辉下达了一级战备的命令,所有的炮窗全部打开,大炮全部推了出来,舰艏炮和舰艉炮的炮衣也撤出了,水手们把沙土都撒在了甲板上,损管队员也做好了准备。

      动力舱里,蒸汽压力已经达到了额定值,操作员正在试运行离合装置,海战在即,动力一定不能掉链子。

      双方舰队在继续接近,使节舰队中排在最前面的是沙河号,船员们把自己的身体用保险扣挂在桅杆或者甲板上,以防备即将到来的撞击。

      而法国舰队最前方的是一艘大概二百吨的一艘桨帆船,旗舰“佩剑贵族”号位于战列线中间的位置。此时海上的风是东面来的,风向有利于法国舰队,而嘉华舰队有些侧逆风,速度并不是很快。

      双方是正向行驶,所有侧舷火炮都没有射界,法国舰队的船只有舰艏炮,但都是一些轻型炮,没有什么威力。

      沙河号也有舰艏炮,但是因为正前方是舰艏斜桅,也没有充分射界,所以双方的火炮都没有发射可能。

      舰队已经接近到两公里了,谁也没有转向的意思,不过法国舰队首舰的舰长此时正在大骂其司令官,所有的船员都能听到其连绵不断的骂声,并且在叫骂声中给自己打气。

      沙河号中,郑明宇则和王明辉商量着,“老王,我们现在风向不利,要是和法国舰队直接相撞,被他们缠住了的话,岂不是丧失了我舰的优势,要知道,他们有大量的桨帆船,近战缠斗我们并没有优势。”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那群法国佬是要和我们比勇气呢,他们一堆小船就敢冲过来,我们全是大舰,不能怕了吧?”王明辉笑着说道。

      “这不显得咱们有点以大欺小,胜之不武嘛!”郑明宇说道。

      “海上通行规则就是如此,小船避让大船,因为大船调头的速度慢,法国人是愣头青,我们也没办法拯救他们了,而且在大海上,就是拿拳头说话的。”王明辉隐晦的说道。

      这也是两人坐的位置不一样,郑明宇是搞外交的,那当然是希望和和气气的,发生了冲突就不好擦屁股了,但王明辉是海军,那就得遵循海军那一套,要么不打,要打就要往死里打,何况是法国人犯浑在先。

      双方舰只进一步接近,沙河号上的人已经可以看清对方首舰船员脸色发白的表情了,此时,王明辉让李明良挂出了示意对方左转向的防撞旗,这也是航行规则,一般用于狭窄的航道,双方船只防避让所用。

      在狭窄的水道内,两方船只可能沟通不畅,同时往一个方向转向,造成相撞的情况经常发生,但是挂上这个旗帜就相当于汽车的转向灯,提前告诉对方自己的方向,对方也就知道反方向避让了。

      “船长,对方首舰挂出了示意我们右转向的防撞旗,怎么办?”法国舰队的首舰大副如释重负,立刻向舰长汇报,“对方的舰只巨大,转向必定慢,要是我们再不转向,那就要撞上了。”

      “该死的狂妄贵族,赶紧转向,娘的,跟那个大家伙撞上,连渣都剩不下。”首舰船长骂骂咧咧的说道,急忙下令船只反方向转向。

      首舰伸出左侧的长桨,探入水中,然后一阵猛摇,船头立刻往右偏航,几乎是擦着沙河号巨大的船身,从沙河号左舷二百米出堪堪躲过,沙河号激起的海浪还让首舰在行进中摇摆不止。

      法国舰队的后续舰只见首舰已经偏航,也都一一跟着转向,就连“佩剑贵族”号也没有例外。

      沙河号的武力并不强,他的第二层炮甲板根本没有装备大炮,只有底层炮甲板有一排重炮,此时炮窗都打开着,黑洞洞的炮口直冲过来,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夏莱船长在胸口划着十字,感谢上帝保佑,而菲利普司令官也有些发呆,可能隔远了不显,在近距离从沙河号的身下走过时才感觉到他的巨大,让他不禁有一丝害怕。

      菲利普虽然叫嚣得挺凶,但是并没有打过什么真正残酷的海战,他一直在地中海活动,而在地中海,法国的海军实力还是比较强的,所以没发生什么海战,自己欺负人也惯了,没想到今天遇到硬茬。

      尽管两支舰队呈战列交错,但是谁都没有发出炮击的命令,嘉华海军是不屑于炮击,对面那一堆小舰,一个回合下来,不得打掉一半啊,就那小身板,哪怕中一枚重型弹,估计都得玩完。

      而法国舰队中,其司令官一直在发呆,底下的船长们也乐得清闲,赶紧避开了事,虽然法兰西的荣誉重要,但怎么也比不过自己的小命吧。

      一场冲突被消弭下去了,嘉华舰队头也不回继续向巴塞罗那进发,而法国舰队在前方调了一个头,也往巴塞罗那进发,原来,这支舰队也是去访问巴塞罗那的。

      随着这两支舰队先后到达巴塞罗那,巴塞罗拉的港务官员有些晕头,今天是什么日子,平时门可罗雀,但是今天竟然来了两支舰队,一方是五艘巨舰锚泊在外海,巨大的船身象山体一般;一方是熟悉的法国舰队,大大小小的船只铺满了海面,进港的航道完全被他们挤占。

      更加令人挠头的是,法国海军的使者更是提出了其司令官的建议,不得让嘉华海军舰队入港,他们拿出的理由是嘉华海军是一支不专业的海军,在海上没有遵循船只安全航行的规则,差点酿成船只相撞的事故,故而认为其具备一定的侵略性和危险性,为了确保巴塞罗那海军基地的安全,建议巴塞罗那港务方拒绝嘉华海军入港补给的要求。

      要知道,虽然现在西班牙和法国处于奇葩的战争状态,但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却不鸟西班牙中央政府那一套,始终和法国人眉来眼去,也没办法,加泰罗尼亚和法国接壤呢,巴塞罗那距离法国边境仅一百六十公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