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で挑战hjmo系列

      “实世界”——————

      同样有危险的,还有远在天边受伤的子殿,他的承受能力就比子宙要厉害很多,没有特别着急。

      或许是他在虚世界经历的太多,懂得冷静对待了。

      这会儿,他正在沙发上烤着火炉取暖,哪怕是这家人一进一出都会有极寒的凉风吹进,而通往客厅的,却正好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风直接会吹到这里,让你体验外面的寒温。

      眼看着就要到下午了,回去的事还没得到确认,他估计今天回家是不可能了,至少得明天或自己伤势见好后。

      女儿也在楼上待了整整一天,就是不肯接受陌生人在家。

      但是,她有些憋不住了,开始对这位陌生人好奇,好想问问他是干什么的、哪里人、多大了、结没结婚、有没有宝宝,标准的直问直答,跟查户口一样,不会聊天,可不知道怎么滴,她跟子殿聊天的方式莫名其妙的改变了许多。

      “你……好!”她学习着,语速很慢很慢。“白天事,我很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喝了吧!”

      “没事,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子殿微笑着,也放慢了语速,争取能让她听懂,也接过她主动送来的热牛奶,并当着她的面喝了。“出自美人之手,味道就是不一样,没有低谷你妈妈的手艺哈。”他试图给予鼓励和讨好。

      “不好意思!”女儿的样子好像没听懂。“我有点……没听明白,你会说英文吗?”她在寻找共同语言。

      “OK!”随着子殿这句OK,他们二人开始了交流。这个女生已找到自己的好友,就会聊个不停,把自己有趣的事,统统的一一都说一遍,与其分享,在这个时刻她是外向的性格,要是在外面,不认识的人面前就是内向,很可爱一丫头,可惜要是我们国家的女孩该多好啊,子殿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吧。

      聊着聊着,他们笑口常开,无一不空闲,基本上在她爸妈不在这段时间里,子殿也不寂寞,两人不仅敞开了聊,还成为了好朋友,女孩还把她所有联系方式告诉了他。

      能看出来,这是她最开心的一天,甚至晚上还扬言,要在客厅陪子殿一起度过孤独的夜晚,在火堆旁畅欢。

      这种接触方式,很普遍就是普通朋友在聊,但她父母回来时却诧异的误会了他们的关系,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们’的女儿看,露出要揍人的眼神。并用子殿听不懂的俄语,说了几句马上要生气的言辞,从表情和语气上看,是要生气了。子殿总不能无动于衷,就道:“嘿,你们的女儿人很好,不仅陪我在这聊天,还送我好吃的,没必要这样吧!”

      “哈!”老父亲洋溢着笑脸,散发出笑声。“老弟,你误会了吧,我是在为我女儿感到高兴。”

      “哈?”子殿露出疑惑,散发出疑虑。“啥意思?”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我们这几年,先后救了不少走失和遇到危险的人,她都不理不睬,导致家风不正,你的到来让她放开自我。是在提醒她而已,很欣慰你为她出头。”

      子殿很惊喜,觉得这位父亲中文太好了,而且还是通过买卖东西的方式学习的,没下过真功夫。

      女孩的爸妈走后,两人互相击了下掌,非常友好。

      “对了!”父亲转头回来,看到了子殿和女儿的手牵手亲密动作,但并没有在意。“明天卖货,就会有人来接我们,那时你和我一起走,你就能回去家了。”用不大好的中文说完后,有用中文指着女儿说了句“你也去”!

      完事后,这女孩别提有多高兴了,简直就是要飞,最大的原因就是能跟子殿一起。可能……子殿的魅力真的很大,成功吸引了一名外国妹子喜爱,还离不开了呢!

      “虚世界”——————

      短短几分钟,就被揍得遍体鳞伤,连眼睛都变红了,但也不知为何,感觉不到疼痛,心中只有一个目标。

      她脆弱的来到了通往一区的铁门,可是没办法打开。

      “不,不,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她痛苦、难受,即使是再大家面前丢人,她也想以这样的姿态去搏一搏,前往一区她降落的地方,找一找子殿,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别了!”佟贺锋阻止了两栋楼之间那座小房子里出来的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给她开门,……让她去!”

      这位应该是典狱长,管理一区和二区的高等考验者。

      他把门打开,放子宙去了一区,佟贺锋在后面跟着,同时也拦住了后方二区要打子宙的女人们和男人们,间接性的保护了子宙的安全,从刚刚看来,佟贺锋好像比这位典狱长还要有绝对的权力,当他指示打开门的时候,典狱长一声不吱。

      “子殿!我来了,你在哪啊?子殿?”她晃晃悠悠、迷迷糊糊的慢跑着,眼前一片虚影,稍微能看到她记忆中里,前几天降落时的地方,手抓泥土丧失理智的地方。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别离开我了好吗?”她的语气告诉了所有人,她已经完全失智,被侵蚀的疯掉了。

      两个区的人都围了过来,佟贺锋随时准备送她回房。

      而众人只能看着她摇头,为她可惜,关心她的还想要过去扶她一把,可因为一区的关系,没能上前。

      “我这么忠诚、这么诚实、这么守信,为何与子殿的经历咋就这么苦。”她扒在铁栏边自言自语,这一举动在这实在是太常见了,所以很多人也都撤走了,只有那么几位新人、好奇者和二区的在看,等着看子宙的笑话,以后嫌弃她用。

      “六年之约呀,却只有一面之缘,指头都还没碰到,我也不知道该求谁,会让你我再相聚。”最终,她又晕了。

      而旁边的人开始切切词语、咬耳朵和说坏话等,比如,有位女孩说道:“你看她这个样儿,慌慌张张的,有什么资格称之为女人!给我们丢人。”还比如,有位女孩道:“我见过对这里最恐惧的人,一位是极点了,可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位能载入《诡异岛》史书的女同胞,哎,丢人!”

      佟贺锋很讨厌这些话,但对她们这种人不可理喻,也直接无视了她们,直到又有一位,说:“哼!废物始终是废物,再有别的高人指点也是高级废物,烂,太烂了。”

      “我!”他气愤的走向这个人,哦不,是走向这几个一区的败类面前,释放着自己很少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泄。

      “你们听着,别他妈以为自己就能高到哪去,难道你们初次来到这里时就没有向她一样惊慌失措?到处喊叫?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说完这些,他本想就算了,但越想越气,于是就回头继续说。道:“想去二区转转吗?我带你们去啊!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残忍和教训!你们都是女人,身为一区的考验者,请你们自重,不然会死在某个事件里。”

      这次爽了,把她们怼的哑口无言,就连她们本层的狱层长都没有办法出手相助,二区还为佟贺锋欢呼。

      而二区七层狱层长袁遇楠,老袁也在打听发生了什么。

      “嘿,没事了。”佟贺锋转头瞬间温柔,面对子宙就像是男朋友一样,有无限的耐心可用。不过很有度,因为他对子宙的关心和爱,并不是爱情的爱。

      “跟我回去,我把子殿的所有事都告诉你好吗?只要你能冷静下来,别再给自己丢人,好吗?”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同时道:“来,抓住我的手。”

      子宙虚弱蹲在角落里的样子太令人心疼了,一开始自言自语时还是从铁栏上滑下去,一点点蹲下哭泣,可现在呢,她抱着自己的大腿缩成一团,恐惧、害怕身边的一切事物,又看到了那个上次令她昏迷的人头骨,更失智了。

      “你……你是子殿?”她抬头把第一时间给予她帮助的人当成了子殿,看来失智的程度不是一般高,整个精神都崩溃了,理智指为零,毫无独立生存的欲望。

      “是你,是你!你来找我了!我想你!”子宙随着佟贺锋的手抱住了他,这令所有人震惊了。

      尤其是和子殿上过床的那位女孩,更是笑出了心疼。

      她在佟贺锋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子宙抱回二区时,想过去一同帮助,可奈何二区与一区的铁门,拦住了她的去路,只能将笑中带泪暂时藏在心里,望有机会再给予帮助。

      “她就是……”老袁欲言又止,看了看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和神志,还搂紧佟贺锋脖子在他怀里幸福的子宙。“那精神失常的女孩?我层?”这两个字,他有点不敢相信,但担心情绪和样子和佟贺锋是一样的,并没有嫌弃。

      “那好,把她送回去,我来交代后面的事。”老袁皱紧了眉头,看似也非常担心,就一起上楼去了。

      来到楼上后,把子宙放在她的床上,可是子宙已经认定了佟贺锋就是子殿,死活拽着他、拉着他、不放手,表情和眼神还那么害怕和祈求,皱眉噘着嘴、发出哼唧声。道:“行了,唤醒神志的工作,还是交给我吧,反正我层又没什么事,也是刚进行完事件,时间有的是,你先回去,等消息。”

      老袁的表情很纠结。道:“行吧,她这样,哎……也只有你能劝解了,加油!”他对这名新来的表示同情,也同意了佟贺锋的好建议,自己回到了房间。

      “嗯!不,你不能离开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的。”子宙把他的手伸到自己的脸庞,让他默默这六年的脸。

      “你知道吗,我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他是多像你。”本来已经很精神失常了,结果自己又提了一嘴离开前她眼里还没找到的儿子,结果距离疯又进了一步。“对了,我儿子。你儿子他走丢了你知道吗?我要回去找他,我们一起,让他看看他爸爸终于回来了,我的谎言也终于能填了,我们走!”说完后,又起身想要回家,和子殿一起寻找走丢的银河。

      可现实,阻止了她,根本没有办法可以出去,也不知道这里和实世界的联系,能不能用科学的方式。

      她止步与佟贺锋的一句话,说的是:“对,我知道你给我生了一个,既帅气又英俊的儿子,给我讲讲他吧,不然一会我们怎么找他?也给我看看他的照片?”

      就此,佟贺锋一边哄着、顺着话题进入了唤醒的工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