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在爰

      在中午十二点多时。

      他们终于来到了天昌城,但是曾经繁荣的天昌城,已经成为了一座死城……

      放眼望去。

      偌大的一座城池,竟然空无一人。

      姜运有些失神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好久没有回神过来,姐还在吗?

      “虎头……”

      一名队友轻叫了一声。

      “让他们自己去找吃的吧,我去找姐。”

      姜运说完就匆匆下车,看着陌生中隐隐有些熟悉的城市,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自己去找吃的。”

      一名队友冲着跟来的幸存者说,“天黑了,就来这里集合。”

      七名幸存紧张张望着,但没有下车。

      “赶紧下车。”

      那队友板着脸,有些不耐烦起来,“我们已经没有吃的,自己去找吃的。”

      “你、你们会不会偷偷走了?”

      一名幸存者紧张问。

      “如果我们会偷偷走,还会让你们跟着?还会救你们?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们,我们至于会死那么多人吗?”

      那名队友被气笑了,怒骂。

      而在此时。

      姜运顺着记忆,很快就来到了昌盛街。

      “虎头,姐住在哪里?”

      一名队友问。

      “就住在这条街上。”

      姜运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说,就仔细辨起来,接着就指向前方,“应该就在那里,就是那幢楼,我认得,就是那幢楼。”

      说完就快步跑去。

      队友恶虎紧跟上去,满脸担忧的样子。

      “姐——”

      姜运忍不住边走边大喊起来。

      “姐!”

      队友恶虎也跟着大喊,街道里回荡着他们的回声。

      而在此时。

      另外两名队友,开着两辆车跟上了。

      有些幸存者下车了,有些还在车里,都一起来到了昌盛街。但是,昌盛街的路太烂了,不知被什么东西,砸出一个个大坑……

      两名队友停好车,下车后便问:

      “姐住在这里?”

      “嗯。”

      恶虎点头道。

      “唉,我们应该早点赶来的。”

      一名显得有些清瘦矮小,没有那么精悍的队友,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叹息说,“姐应该不在这里了,有可能跟着其他人一起走了。”

      “那能说赶就赶啊。”

      恶虎摇摇头,身材中等,相貌普通,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姐,虎头来找你了,姐,你在哪里啊?”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壮汉大喊,是代号为猛虎的队友,是队里的突击手,“虎头来了,我们来啦,你在哪里啊?”

      “姐?”

      姜运焦急大喊。

      可是久久没有回应,让他害怕不已。

      这时,他们四人在昌盛街上跑来跑去大喊,还跑到隔壁大街去了,依旧没有回应。

      “虎头,姐应该是跟其他人一起走了……”

      恶虎沉吟一下道。

      “对对。”

      猛虎猛点头。

      “应该是这样。”

      饿虎同样道。

      姜运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默默看着那幢大楼。

      他记得清清楚楚,姐就是住在这里。

      “姐?小菜?你们在哪里啊?姐,你说过,你会在这里等我的……”

      姜运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三名队友没有再喊,只是有些担忧看着姜运。

      虽然他们之前说,姐跟其他人一起走了,但只是在安慰而已。其实,更大的可能是,姐和小菜都不在了……

      “姐——”

      姜运用尽全力大喊,脸色显得有些痛苦。

      “还看什么?”

      猛虎猛然踹了一脚越野车,冲着车里的幸存者吼道,“还不赶紧出来帮忙喊?”

      “轻的,门都给你踹坏了。”

      恶虎忍不住道。

      “坏了就坏了。”猛虎十分烦躁道,“还不下来?找抽是吧?”

      车里的几名幸存者慌张下车,和原本就下车的幸存者,高声大喊起来。

      大概半小时后,喊声渐渐停下来。

      姜运没有再喊,沉默一下就对着三名队友道:“姐应该还在城里,我们就暂时在这里住下吧。”

      “……呃,好。”

      恶虎点点头。

      另外两名队友也没有意见。

      不过,就在此时,一个惊喜的、软糯糯的声音传来:

      “弟,姐在这里……”

      众人闻言都愣了一下。

      姜运则浑身一颤,有些不敢相信,怀疑自己不是出现幻觉了。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

      他缓缓转身。

      看到昌盛街的街头上,匆匆走来一个温柔的女子,手中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

      不是姐,还能是何人?

      “姐?”

      姜运声音颤抖,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弟。”

      姜幸猛然抱起小菜,就往姜运跑去。

      而姜运早已经跑来了,整个人激动得眼睛都红了,喊着:“姐~”

      “咦,虎头好像哭了。”

      饿虎有些诧异起来,似乎看到什么大新闻般。

      “感人的一幕呐——”

      恶虎道。

      “姐找到了,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猛虎看了一眼抱在一起的两人,就转头问着恶虎,“我们到底要不要去东方国啊?”

      “去东方国有屁用,还不是一样?”

      饿虎耸了一下肩道。

      “其实去哪里都一样……”恶虎沉默一下道,“最后都是一个死,只不过是早死迟死而已。”

      猛虎和饿虎沉默下来。

      “你们几个过来。”

      姜运转头对着他们喊了一声,就继续说,“姐,他们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兄弟,生死兄弟。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会拿命来保护你的。”

      “弟,你说什么呢。”

      姜幸连忙不悦说。

      “姐,我是饿虎。”

      “姐,我是恶虎。”

      “姐,我是猛虎。”

      三人上来笑嘻嘻道。

      “你们好,谢谢你们照顾阿运。”姜幸连忙道,声音十分温和,充满了感激,“阿运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是阿运的福分。”

      “啊,姐,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有虎头这样的兄弟,是我们的福分。”

      恶虎连忙道。

      “对对,虎头都不知道救了我几条命了。”

      饿虎猛点头道。

      “都散去吧,天黑前在广场上集合就行了。”姜运对着七名幸存者说,就对猛虎示意一下。

      “走走。”

      猛虎开始粗鲁赶人。

      “恶虎,带上东西。”姜运低声说,就抱起小菜,“姐,我给你带了些吃的东西,你现在住在哪里?”

      “我还住在这里。”

      姜幸低声道,免得被幸存者听到了。

      这将近一个月来,她看到太多人性的东西了,如果平时不是足够小心,以及藏得好。

      现在不是没命了,就是被人囚起来了。

      “弟,我还有些吃,这些吃的你留着,你们人多。”姜幸连忙说,“姐早时,也藏了不少东西,我和小菜两人吃得不多。”

      “不行!”

      姜运立即道,摸了一下小菜的脑袋,“我们几人大男人,找吃得还不容易?小菜还小,不能有上顿就没下顿。”

      “弟……”

      姜幸看了一眼四周,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有说。

      “姐,你是有什么想说?”姜运立即道,“不用担心别人听到,他们都是我的生死兄弟,绝对信得过。”

      “姐不是这个意思。”

      姜幸摇了摇头,就道:“弟,你们吃饭了没有?我去准备些饭菜。”

      “不用不用,我们自己有吃的。”

      姜运连忙道。

      “……”

      姜幸迟疑了一下,就道:“刚才我做了不少饭菜,现在应该还剩下一些。如果你们不介意,就将吃一些?”

      “现在只要有一口吃的,谁会介意?”

      姜运笑道。

      “那跟姐来。”

      姜幸道,还朝三人示意一下,便将他们带到好几条街外的一幢楼房里。

      正是她的一处生火煮饭点。

      现在水、电、煤、通信等,基本全部瘫痪了。

      只能生火做饭。

      当他们上到来时,看到桌子上有四五个菜碟,还有一个汤盆,基本上都有一些剩菜,都有些愕然起来。

      “姐,你平时就这样吃?”

      姜运愣了愣。

      如果魔夜没有降临,倒是没有什么。

      但是现在,魔夜都降临了将近一个月,谁还能这样奢侈?

      “不是。”

      姜幸连忙摇头。

      “舅舅,是叔叔来了,妈妈看到叔叔来了,就做了这么多菜。”小菜连忙道,有些兴奋的样子。

      “叔叔?”

      姜运愣了一下,就看向姜运。

      “请不要介意。”

      姜幸没有回答,对着另外三人说,“等天黑了,姐再给你们做。”

      “姐,我就不客气了。”

      猛虎咽了咽口水,就连忙坐下来,“虎头,我先吃了。”

      恶虎和饿虎根本没有坐下,直接伸手去抓。

      “饿鬼投胎啊?”

      姜运骂道,也没有再多问,拖了一张椅子坐下。

      在他们狼吞虎咽时,姜幸说了一声就离开。

      片刻后。

      她就回来,对着早已经吃完,或者根本就不够吃的姜运等人说:“弟,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谁?”

      姜运有些疑惑道。

      “姐的救命恩人。”姜幸说,“他……不是普通人,你们见到他时,要客气礼貌一些。如果你……”

      “当然。”

      姜运点点头。

      “姐,你的救命恩人,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三人真诚说道。

      姜幸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他们往楼顶走去,来到空旷的天台上。

      而天台上。

      陈仰之半躺在沙发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喝着汽水,看向他们道:

      “你杀过魔物?”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