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我钱的妹子想陪我睡

      “好了,此地不是你一个筑基初期所能掌控的,还是赶紧离去吧!”

      听止微赶人,金一仙又道了一稽,向码头落去,他可不准备靠肉身飞行离开一沙岛。

      老顾头早就把金一仙杀了血神宗修士看在眼里,又看他升空去拜见长辈,自知是遇上了大派弟子,当下见其登上灵槎,不顾自己是个筑基中期,连忙上前揖道:

      “道友欲往何处去?是回四沙岛么?小老儿这里马上就要出航了。”

      金一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吩咐道:

      “道友还是先开船吧,等到了去处,我自会离开!”

      他自顾自进了客舱,闭门后便开始恢复元气,这一战他极限爆发,元气剩下不足五成,须赶紧调息。

      老顾头不敢怠慢,如今登舟客人已经有七八成,短时间内不可能满舱,不如早些出航。

      ......

      许诚被止微带着一起飞行,心中有些遗憾,虽然师叔见了中孚赞赏不已,却未提及收徒,反而身边的邓英被他看中,选作了记名弟子。

      “可是觉得我有眼无珠,放弃了大好苗子?”

      似乎是看透许诚所想,止微神识传道:

      “我实话告诉你,此子的确惊才艳艳,我也有意指点一二,可你方才也听见了,他要走古法修那条路!

      西凇虽天资平平,至少是有结丹希望的,可走了这条路后,境界一步不前,可见古法修之路,艰难险阻非常人所想!”

      许诚硬起语气回道:

      “中孚虽断了成婴希望,但还是能结丹的,那就是数百年寿命,为何不给他个机会?”

      止微长叹一声:

      “你活了四百年,不也只收了两个徒弟么?所谓大道之途,倒下者无数,有几个能得正果?老道情愿心狠些,看他倒毙途中,也不愿来日白发人送黑发人!”

      ......

      金一仙并未受伤,故而只花了三四个时辰便已恢复圆满,期间老顾头很是知趣,未来打扰。

      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宁濮师姐早年驻足的一座岛域,那里有她遗留下来推演《太虚一炁剑》的法门,可以极大增强金剑术威力。

      实际上,在金一仙得到宁濮的天一剑令时,并没有把这部法门放在眼里。

      因为宁濮的做法是将金剑术和作为剑修独有的剑罡融合,与身为法修的金一仙格格不入。

      但自从在蜃龙山脉中领悟金克木之道后,他才逐渐体悟到,剑修凝练的剑气、剑芒、剑罡、剑炁,其实都属于五行大道中锐金之道的一个变种。

      这也是为什么天一剑派的炼气弟子和凡人武者一样,都只能挥舞长剑!

      金一仙的想法是,借鉴宁濮留下的法门,完善自身金剑术和金克木之道,达到五大法术境界之一的“抱法处势”。

      如果用剑修的话语来说,就是“炼剑入道”!

      正因为他是借风雷相生之道筑基,属于“本命道”,故而施展雷枪术、风雷剑等法术时能借用一丝大道意境。

      可金克木之道是他筑基后领悟,与金剑术结合时总有生涩之感,否则金一仙之前杀龙文就不是九剑,而是三剑就够了。

      一剑破血道法器!一剑穿防御符箓!最后一剑杀敌!

      七八日过去,等老顾头在金一仙的舱室内发现充作船票的灵石时,后者早已不知所踪。

      此时,金一仙来到了一座名叫千沙岛的小岛,这里已经不属于九沙群岛的范围,但离九沙群岛最近,故而名字有些类似。

      宁濮当初看中此岛,是因为这里天地灵气稀薄,少有修士停留打扰。

      金一仙没有大摇大摆得掠过千沙岛上空,这是身为修士的自觉——不打扰凡间。

      他只悄悄使了个隐身术,从一片海崖处登岛上岸,然后直奔最近一座村庄的宗祠而去。

      宗祠中有一口水井,水井下方数十丈处连通一个天然溶洞,溶洞深处有一条极为低劣的灵石矿脉。

      正是这条低劣的灵石矿脉,方能支持宁濮借此布阵,留下传承。

      金一仙只花了不到一刻功夫便来到了这个法阵面前,取出天一剑令,契合法阵枢纽,然后一步跨入阵中。

      光影变幻,法阵中出现一幅图景,那是一个女子正在控制飞剑,飞剑上带有二尺剑罡!

      那二尺剑罡极为犀利,图景中模拟出来的合抱巨树、海岸礁石、妖物巨怪,都挡不住一剑,纷纷被一剖两半。

      但问题在于飞剑只有一柄,剑罡还有消耗,这就导致攻击只是“一锤子买卖”。

      然后,法阵出现了新的图景,女子的身体开始透明化,周身经络和元气运行纤毫毕现。

      在金一仙看来,女子的元气运行就像一个大杂烩,既有《太虚一炁剑》的底子,又有剑炁锻炼法的应用,再加上金剑术的法诀。

      三息之后,一道明灭不定的尺许白光飞射而出!

      金一仙面色复杂,他没想到宁濮研究数年,得到的成果竟然如此粗糙,还不如直接用携带金克木之道的金剑术攻击!

      法阵图景重播了五六遍后渐渐归于无形,同时,枢纽发出破碎声响,显然已经不堪再看。

      金一仙没有自怨自艾,而是盘膝于地,细细回顾那些粗糙的元气运行规律。

      他知道,这已经是宁濮所留下最大的财富了,关键在于他能否从中汲取有利于自己修行的那一部分资粮。

      三日后,金一仙长吐一口气,从入定中醒来,收获很大!

      宁濮并未脱离剑罡、剑炁的底子,毕竟《太虚一炁剑》和剑炁锻炼法都是天一剑派的根本法门,若单纯施展金剑术,就是走法修的路子!

      因此,宁濮的取巧之处在于用剑罡代替五行大道中的锐金之道,即金剑术借用的是剑炁!

      有了这样的发现,金一仙非常振奋,这意味着当初他用“五大剑术境界”反推“五大法术境界”不止停留在口头上。

      也就是说,他可以借宁濮低配版的“炼剑入道”达到“抱法处势”的门槛。

      唯一的区别在于,他需要反用宁濮的技巧,用大道意境去代替剑罡!

      实际上,金一仙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去了解天一剑派的得水祖师当初是如何融合剑炁和金剑术的。

      这或许能帮他在“抱法处势”这个境界上更进一步!

      不过,彼时得水祖师是在结丹期才完成的一系列改变,能否适用筑基期尚不得而知。

      得到了宁濮的传承,金一仙不再在千沙岛停留,返回四沙岛后搭乘一艘灵槎,开始返回迷踪岛,那里还有他定下的一桩搜寻任务,须得料理首尾。

      ......

      一个月后,金一仙再度登上迷踪岛,看着如织人流,不禁感慨万千。

      此番回归九沙群岛,目睹岛上宗门迭变,他更加意识到出身大宗门的好处,有高境界修士撑腰可比行那驱虎吞狼之计保险多了!

      当然,自身修为战力是根本,否则也是个样子货而已。

      沿着通往海潮城的大路行了一段,金一仙皱了皱眉,忽然朗声喝道:

      “两位道友从贫道登岛后便尾随至此,不知有何指教?还请划下道来!”

      他能明显感觉到那股敌意,令他很不舒服,既像排斥,又像猎人看到猎物的兴奋!

      只见浓浓雾霭中闪出两道人影,那是一对青年道人,身着同样的水纹道袍,其中一人傲然道:

      “贫道山赋,出身碧浪宗,这是我师弟山烟,久闻天一剑修攻伐犀利,特来讨教!”

      金一仙神识扫过,发现山赋和山烟都是筑基初期,顿生疑惑,不禁问道:

      “两位道友如何知晓贫道来自天一剑派?在下登岛至今不足一盏茶功夫,好像未曾于人前泄露行藏。”

      山赋皱了皱眉,正要回答,山烟却冷哼一声:

      “道友欲剑挑迷踪六派,只求赐一败,难道这么快就忘了?至于我们能认出你,那是因为早在数月前,道友的面貌影像便已传遍迷踪岛域!”

      金一仙有些莫名其妙,但知道自己似乎被人设了圈套,于是解释道:

      “不知两位道友从何处听说贫道曾发此狂言?”

      山烟却听得不耐,一个纵跃升空,戟指喝道:

      “鱼跃龙门!”

      这是直接开架了,云海翻涌,水汽蒸腾,一道由雾霭凝聚而成的龙纹之门突然间出现在金一仙面前数十丈处。

      随着山烟不断施法,数十条尺许水鱼涌了过来,在翻越龙纹之门时变化为条条丈余水龙。

      金一仙眼睛一亮,这和他追求的“法象万千”颇为相似,便没有还击,退开数十丈。

      只听山烟朗声笑道:

      “你躲不了!”

      话音刚落,龙纹之门追随而至,不论金一仙飞往何处,始终出现在他和山烟二人中间。

      “看来这门法术的奥妙就在那龙纹之门上!”

      金一仙知道再看下去,难免要出纰漏,于是蕴法生术,刹那间狂风骤起,飞沙走石,一蓬数十丈方圆的沙云席卷而去。

      飞沙术!

      水龙数量虽多,可山烟明显操控不力,与沙云一撞,顿时变成泥浆龙,飞行速度骤缓。

      山烟心中一急,正要继续催动鱼跃龙门之术,却见金一仙指掌翻飞,不过一息,沙云已化为漫天沙暴!

      飞沙术属于范围攻击法术,金一仙一息三术叠加,法术威力没有增长太多,但攻击范围翻了数倍。

      “师兄助我!”

      山烟脸色剧变,疾速后退中高声呼救,山赋则要好出不少,连忙使了个师门秘诀,牵引师弟脱离战局。

      随后同样使出“鱼跃龙门”之术,可龙纹之门刚刚成形,便被漫天沙云侵蚀轰散。

      山赋法术被破,知道抵抗不了,赶紧举手示意停战,见金一仙没有追击,不禁喝道:

      “你不是天一弟子!”

      他没想到这个天一剑修不御剑,反而和他师兄弟二人对攻法术,更可怕的是,此人能够一息三术,施法速度比他们快了近一倍!

      金一仙可没有轻易放他们离去的念头,把手一圈,漫天沙云环绕成界,将山赋、山烟困在其中,冷声道:

      “两位道友现在可以告诉贫道,到底是何人借我名义,传我挑衅迷踪岛域的谣言?”

      山烟似乎还不服气,试图言语上扳回一局,山赋连忙阻止,随即苦笑道:

      “此番斗法,我师兄弟甘拜下风!那传言是从海潮城传出,道友的影像亦传自海潮城。”

      金一仙点了点头,挥手散去飞沙术,道:

      “若让我查知两位道友言语不实,只怕你碧浪宗承受不起天一剑派的怒火!”

      他明目张胆的威胁,为的就是借这二人之口,堵住接下来几批挑战者,他可不想抛头露面,对低阶修士来说,锦衣夜行才是生存之道。

      山赋听得又是心惊,又是嫉妒,此人术法精通,竟还是天一剑修,真是没天理了!

      ——————

      海潮城,寻仙阁三楼,邝知不住拿丝巾擦汗,惴惴地看着这位年轻剑修,道:

      “前辈此来,是为宁濮前辈之事么?寻仙阁已在推进,预计再过数月就有详细结果。”

      金一仙把茶盏重重一放,冷声道:

      “贫道不喜多言,邝掌柜应该知道,我此来不仅是为宁濮师姐失踪一事!”

      邝知抿了抿嘴唇道:

      “前辈是想知道,这几个月来是何人在传扬前辈欲剑挑迷踪岛域的谣言吧?”

      金一仙冷哼一声,以为默认,只等邝知说出个好歹。

      却见邝知咬了咬牙,一拜到底,低声道:

      “晚辈斗胆请前辈离开迷踪岛,此地强龙难压地头蛇,并非前辈筑基境界所能抗衡!”

      “哦?”

      金一仙眼中光芒一闪,道:

      “贫道却想了解一下,那地头蛇是谁!”

      见邝知低叹一声,闭口不言,他拂袖而起:

      “罢了!你走吧!”

      邝知如蒙大赦,正准备后退离去,却不防被金一仙一把捉了过来,喝问道:

      “我只记得数月前在海潮城中唯一得罪的就是那海龙少爷吧!听说他是幻海潮音阁鲸波上人的后裔?”

      “不!不是他!不是海龙!”

      邝知心中巨震,连忙否认,可是以他炼气期的修为又如何掩盖筑基神识的的感应?

      金一仙很快就从邝知的心跳和元气运转中感到一丝异样,顿时恍然大悟。

      真是那个纨绔子弟!

      他虽然明白过来,面上却不漏半分,叹了口气,道:

      “唉,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就算我有天一剑派的招牌在,也不会去轻易送死。”

      邝知心中大大松了口气,他最怕这个剑修不管不顾,杀上幻海潮音阁,那就是严重的挑衅事件,幻海潮音阁完全可以借故杀了此人!

      然后经过一番探查,把同谋者的帽子安在寻仙阁头上,他邝知就可以引颈就戮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