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的视频下载教程

      第5章陈长青

      陈长青的声音不大,但却好似一道惊雷,炸的四周寂静无声,但倪永孝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变化,他推了推金丝眼镜:

      “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恨爸爸,完全没必要这样。”

      不得不说,倪永孝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他简单的话语里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陈长青不是卧底,这么说只是单纯的在骗他,另一重意思则是表示陈长青没必要因为父亲的缘故,从而成为一名卧底。

      本来需要抉择的人是倪永孝,但现在对方又将这枚皮球踢给了陈长青。

      但可惜,倪永孝金丝眼镜下不易察觉的闪烁还是被陈长青注意到了,这说明在自己表明卧底身份的那一刻,对方的心境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波澜不惊。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

      倪永孝眉头一皱,话语权的丧失让他很没有安全感,他想过重新从陈长青手里夺回话语权,但陈长青卧底的身份迫使他不得不进入对方的节奏:

      “为什么?”

      感觉……有些奇妙?

      对于倪永孝而言,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反倒是让很多年不曾被人夺走话语主导权的倪永孝,对陈长青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而在倪永孝主动询问自己的那一刻,单手摩擦着茶杯,深邃的双眸闪烁着思绪,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二十天前我打人被关进了监狱,这二十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

      陈长青看了倪永孝一眼:“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

      脑海中回忆着关于陈永仁的资料,这些都是三叔这段时间收集的,倪永孝注重家庭感情,但他绝不可能因为你是亲人就完全接纳你。

      早在三叔找陈长青之前,关于他的资料就已经被送到了倪永孝面前。

      而假设对方真的是卧底,那能让对方发生改变的原因就只有……

      抬头看着陈长青,金丝眼镜下的双眸刀锋般锐利:

      “因为女朋友?”

      “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父……”嘴张到一边,神色带着几分纠结和凝重,陈长青咬了咬嘴唇,始终还是没能将后面那个字说出口:

      “终归还是太绕嘴,扯开这个话题,你说你能在这个位子上做多久?”

      一壶茶最多能倒六杯水,来之前倪永孝喝了一杯,给陈长青倒了两杯水,自己喝了两杯,壶中最后的一杯茶,留给了眼前的陈长青。

      在陈长青的引导下,倪永孝再次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同时对这位弟弟多了几分欣赏:

      “国华,甘地,黑鬼,文拯他们四个你怀疑谁?”

      看着正在泡茶的倪永孝,陈长青再次抓了把坚果:

      “不是吧,我是警察,你问我怀疑谁?”

      倪永孝没理会,经过短暂的接触,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位亲弟弟不简单:

      “说说看,我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看着眼前的倪永孝,陈长青眼里恰到好处的闪过一抹迟疑,但最终他摇摇头:

      “算了,没意义的。”

      国华甘地黑鬼文拯他们四个必须死,不是因为他们间接的杀了倪永孝的老爸,而是因为他们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倪家在香江经营了这么长时间才成为龙头老大,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更何况干他们这行的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之所以不动他们四个,不是因为倪永孝尊敬长辈,而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允许,只要实力足够,倪永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掉他们四个。

      而对于陈长青的说法,倪永孝眼里闪过一抹满意。

      虽然他从未接触过家里的生意,但这一针见血的见解可比那四个老货强多了,这让他让对陈长青愈发的欣赏起来:

      “你准备怎么帮我?”

      他不相信来之前陈长青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叫他来。

      对方既然来了,并且主动告诉自己卧底身份,并且提起国华甘地他们,这就说明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陈长青楞了一下,他抬头看着眼前的倪永孝,神色带着诧异。

      和之前的伪装不同,这次他是真的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倪永孝对自己的防备心居然这么低,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是家人的缘故,亦或者对方这是在试探自己?

      陈长青不确定,好在他反应很快,虽然眼神诧异,但很快便完美过度到认真:

      “社团的东西我不碰,97年回归后,法律这条底线谁动谁死,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倪家我最小,再加上身份特殊,只有我适合当这条后路。”

      伴随着陈长青话音落下,倪永孝倒茶的手不由停顿了片刻。

      他没再说什么,放下茶壶,拿起茶杯,静静的喝着茶。

      “啪!”

      “咔嚓~咔嚓~”

      “啪!”

      “咔嚓咔嚓~”

      坚果壳掰开的声音和陈长青咀嚼的声音,让沉思的倪永孝眼神多了几分幽怨,他很想说在我思考的时候,你吃东西的声音能不能别这么大声。

      但看着陈长青吃坚果的样子。

      他咽了咽口水,不由感觉挺香的,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记得你生日是十月二十五号?”

      陈长青拍了拍手里的坚果碎屑,感觉嘴里有些腻,便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拜托,现在是一月,你不会想要现在给我过生日吧?”

      看着陈长青“豪迈”的饮茶动作,倪永孝眼神无奈:“过两天,我让阿琛找你,有什么需要你可以跟他说。”

      陈长青点点头,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也不拖泥带水:

      “走了,你茶不错。”

      倪永孝迟疑了片刻:“这么急?不见见其他人?”

      陈长青摇摇头,他抬头看了眼别墅的二楼:“算了吧,我女朋友等我吃饭呢。”

      “还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过两天我会去改个名字。”

      “倪?”

      “长青,长久的长,雨过天青的青。”

      “雨过天青吗?”

      倪永孝点点头,凝视着陈长青离开的身影,神色带着几分思绪,最终轻笑着摇摇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二十分钟后,人狠话不多的三叔推门走了进来:

      “永孝,阿仁开车走了。”

      “嗯,”

      倪永孝点点头,将嘴里咀嚼的坚果咽下。

      不得不说,坚果真的很香。

      拍了拍手里的碎屑,随后推了推金丝眼镜,倪永孝再次变回了那副儒雅的样子:

      “三叔,再我帮我调查几个人,关于永仁的女朋友,还有这段时间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变化。”

      “特别是他女朋友,我需要最详细的资料。”

      三叔并没有马上离去,看着身子单薄的倪永孝,眼里不由多了几分纠结:“永孝,家里现在不缺钱,你压力别太大。”

      倪永孝摇摇头,心中叹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三叔,想到此前的陈长青,两者一对比,强烈的落差让他心中不由的产生一种孤独感。

      但片刻后,他便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放心吧三叔,我没事。”

      三叔叹了口气,一脸的复杂:“为了这个家,委屈你了。”

      委屈?

      或许吧,别说是香江,就算是这个家,真正懂自己的也人太少!

      与此时同,在浅水湾通往尖沙咀的路上,车内的陈长青嘴角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

      “叮!小幅度影响香江命运,违规点+2000。”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