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KD-742-耻辱の教育绪奈もえHyZxSp.Com

      天庭之事还有的计较,毕竟此事不简单。

      从乾坤天地中走出的道君有七十九位,而仍驻足于乾坤天地中的道君却只有十九位。

      在乾坤天地乃诸天之枢纽,在乾坤天地立下天庭,便可映照诸天万界。

      而以诸位道君之能,即使不出力,天庭诸多人物也必将应在诸天万界,此等玄妙之处,必定会得诸多道君觊觎,到时肯定得做一场。

      所以,这天庭开辟,怕是不容易,终得做一场。

      而玉帝道人怕也难以坐稳天庭之主的位子。

      若是那十二位诸天之主有意这天庭之主之位,祂该如何挡?

      至于应君要下的五方五老之位,将来也不定是他的,毕竟天仙中强人也不少,而应君才成天仙不久,怕是也只能排在末流,当然,天仙之辈,没有真正全力出手做一场,也不知谁强谁弱,而且应君成道过程极为玄妙,非如其他道君那般一步一步走来,所以说不得还有其他计较,比诸其他道君更强几分。

      所以应君其实也不大在意玉帝道人北方五方的承诺,毕竟这事还都没影,能不能成,还得看其他道君天意了。

      随后二者又是瞎扯几句,讨论了些宇宙奥妙,玉帝道人也与应君说了些被道君们掩藏的历史。

      应君以前就觉得宇宙的时间长河有些不对劲,他也只以为是道君们肆意操弄时间,将自身的有利情势扩大,却没想到,宇宙的时间长河被截去了好几段,然后又被填充进虚假历史。

      之所以会这样,乃与当年那位天帝有关,毕竟那位天帝以非道君之身牵扯着一位道君同归寂灭,虽然那位道君还能归来,而天帝却以灰飞湮灭无可再复活,但这却也足够骇人了。

      因此道君们将这段历史掩盖,然后填了一份并不存在过的虚假历史。

      玉帝道人更眉眼跳脱着说这是三清道祖亲自操弄的,甚至阿弥陀佛与娲皇也参与了。

      所以此事涉及了五位超脱的存在,应君最好不要掺和,免得遭难。

      另外,应君现在也得了玉帝道人证实,道君们已将三清道祖、阿弥陀佛、娲皇这五位踪迹不显,只余传说故事的存在称为超脱,更于道门典籍中编写入大罗一说。

      因此,现如今,天仙之后已有新的境界,就是大罗。

      大罗者超乎想象,超乎宇宙,超乎时间,超乎一切,无所不包,又无极无穷。

      或许祂们超脱宇宙后,又在宇宙外开辟了新宇宙,或许祂们仍在宇宙中,只是不想显形,不想与世人乃至天仙交流,天仙在祂们眼中或许也只是稚童就可以任意玩弄的蝼蚁。

      当然,更有可能祂们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宇宙在祂们眼中就是一张薄纸,上面画了图写了字,一切都成了过去,都成了定式,祂们或可涂抹删改,但却觉得图画好了,再做删改又有何意义,因此,就只看看,不搭理,甚至看一眼都觉得碍眼。

      以上皆是玉帝道人转述的众多道君的猜想。

      玉帝道人说完这些,还邀请应君去往混沌根源处,诸位乾坤天地天仙道果聚会处。

      话都带到了,玉帝道人也不久留,否则以天仙道君的本事,时空操弄下,从宇宙开辟到现在的时间聊一场都不是问题,就怕聊多了,聊烦了,以后都没得聊,到时就相看两厌,见面就要斗法一次,那就不美了。

      玉帝道人走后,应君就在道观中随手点化了那七十六部道经。

      它们受应君翻阅多年,也该得些好处了,不然以后它们有了灵性,总说应君小气,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应君随手就为他们点化灵智,化作七十六只精灵,各带一部道经,可以自行修行道经内容。

      这些道经都不是蜀山派的修行法,皆是应君点化他们后,应运而生的,最合他们心意,最适他们修行。

      “小的们多谢老爷。”七十六只书中精灵莺莺脆脆,说着话也让人不觉得吵闹。

      “嗯,自去吧。”应君点点头,让他们自己掩藏模样,免得吓着别人。

      “老爷,可还会翻阅我等?”有精灵胆大问道。

      其他精灵也殷切地望着应君,似乎不舍的应君抛弃他们。

      “我爱看杂书,你等可去人间寻些杂书来。”应君笑道。

      “好嘞,好嘞,我们这就去。”精灵呼唤着同伴,就要去人间走一遭。

      应君不会阻拦他们,他们走是他们的自由,他们回也是他们的自由,应君自己都要求个逍遥自在,何必强求他人拘留己身呢,那可就太没道理了。

      玉帝道人走了,道经精灵也走了,道观安静了些许,不稍时,就又有人寻上门来解签。

      人还挺多,七个人,看样貌,都是富家公子与贵人小姐,都是凡人,家中养他们也只是要他们传宗接代,而不是要办什么大事的,所以性子都有些浮夸。

      不过归阳观在海城终有些薄名,他们也没敢放肆,且他们是来踏青游玩的,不是来闹事的,自然在添了香火钱后,就开始求神问卜,各得了一支签。

      应君看过七人,四男三女,人人都带了点阴煞之气,显然是这趟出门踏青,钻了某个肮脏地,被落了点阴煞,晚上怕是就得做噩梦了。

      应君见他们花了钱,也算是个主顾,就随手打散他们身上的阴煞之气,让他们免于夜里恶鬼上门寻亲事。

      至于解签,就挑了些吉利话讲讲,反正他们的签都不好不坏。

      而且应君就是这道观里最大的神仙了,他没想过给他们发什么好签,自然就给了他们中中签。

      安安稳稳过日子就不错了,实在没必要能在天地间搅风搅雨做个大人物。

      不过人心难测,应君刚给几人解了签,就有一人嘭的一声跪到地上,连磕三响头。

      应君也没理会,也没抽走他的思维念头,只静静看他表演。

      “我张堃,求拜神仙道长做师傅。”浮夸子弟双眼中透着一点诚恳,颇为期待地大声呼唤着。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