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人做暖暖爱每一刻

      “阿弥,小心,这是高句丽鬼兵。”

      狄仁杰绝没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子。

      原本只是想弄清楚,令魏山丧命的情报究竟是什么。

      可是没有想到……

      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子,他绝不会冒然行动,而是会请裴行俭出面,请出太史局。

      苏大为面沉似水,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表情。

      他听到了狄仁杰的提醒,但已经来不及做出闪躲了。

      这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即便苏大为已身手敏捷,相比之下仍略逊三分。

      身后,是残垣断壁,无路可退。

      苏大为心一横,横刀一领,使出天策八法中的突字诀。面对对方那凶猛的攻势,他不退反进,迎着对方就冲上去。横刀在半空中一挑,就听铛的一声响,就被陌刀崩开。

      这家伙力气,好大!

      苏大为表情微微有了变化,横刀被荡开,却顺势一抹。

      铛!

      又是一声响。

      刀口从对方身上铁甲掠过,迸溅出火星四射。

      与此同时,那怪物跨步横移,狠狠撞在了苏大为的身上。

      苏大为就觉得,好像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卡车撞到一样,在半空中翻了两圈,砰的摔在地上。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散架了,躺在地上,一时间竟没有办法站立起来。

      怪物见状,大笑两声,迈步扬手就是一刀。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剑光飞掠,拦住了怪物手中的陌刀。

      狄仁杰持剑手的虎口都裂开了,鲜血淋淋,只能勉强握住剑。

      “大兄,这家伙力气很大。”

      “你现在才说?”

      狄仁杰破口大骂,转身就想跑。

      只是,他的速度快,怪物的速度更快。

      就见他腾身一步迈出,陌刀力劈华山,挂着一股风声,呼的就砍下来。

      吓得狄仁杰忙一个就地十八滚,才堪堪躲过了怪物这势大力沉的一刀。身上沾满了灰尘,贴身的汗衫,已经被冷汗湿透。只这么电光火石间的交锋,狄仁杰就觉得,自己在生死线上打了个转。眼见那怪物提刀再次上来,他的脸色也变了。

      “大兄,趴下。”

      身后,传来了苏大为的喊声。

      狄仁杰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往地上一趴。

      一枚弩箭几乎是贴着他的后背掠过,唰的一下就射向了怪物。

      那怪物正高举陌刀准备取狄仁杰性命,哪知道弩箭快如闪电。加之距离又近,令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啪的一下,弩箭直接就贯穿了他身上的铁甲,没入身体。

      一股白烟,从伤口冒出。

      怪物的眼睛陡然瞪大,厉声吼叫道:“破邪弩!”

      他嘬口发出一声历啸,转身就腾身而起。

      巨大的身体,还披着残破铁甲,竟好像一只猿猴般,噌的就窜上了屋顶。

      狄仁杰扭头看去,就见苏大为手里拿着一把角弩。

      苏大为也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角弩竟然有如此神效?

      破邪弩?还有怪物先前说,他手里的横刀做破邪刀?名字听上去好像怪怪的,但似乎另有来历。这角弩和刀,都是他那个便宜老爹苏三郎苏钊留下来的遗物。

      对了,狄仁杰刚才说它是什么来着?

      高句丽鬼兵!

      “阿弥,愣着干什么,快去抓住它。”

      苏大为激灵灵一个寒颤,立刻清醒过来。

      手里的角弩,还有横刀似乎都可以克制那怪物。

      如果让它跑出去,那副样子,少不得要引发长安的混乱。

      他没有多想,垫步拧腰,噌的窜上了房顶,朝着那怪物逃跑的方向追去。

      怪物奔跑的动作很奇特,好像一只猿猴。苏大为原本就是一个跑酷爱好者,这房顶上的追击,让他有一种回到穿越前的感觉。他一边奔跑,一边从挎兜里取出一支弩箭,重又上弦。这怪物的力气很大,身手有敏捷,手中陌刀也站了便宜。

      如果近战,苏大为不确定能占到便宜。

      所以,角弩反倒变成了最为合适的武器。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眨眼间就来到了十字街。

      怪物那可怖的样子,引得街上的百姓一连串的尖叫。大家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以至于四散奔逃,令场面变得十分混乱。怪物纵身跃下屋顶,挥舞手中陌刀。

      来不及闪躲的人,被他劈翻在地,倒在血泊之中。

      苏大为见状,不禁红了眼。

      怪物是因他而现了身,如今在光天化日下,大开杀戒,伤害无辜之人。

      他也不及多想,纵身从屋顶跃起。身体在半空中一个空翻,扣动机括,弩箭唰的一下子射出,正中那怪物的后背。弩箭再一次破开了铁甲……似乎,怪物身上那厚厚的铁甲,根本无法抵挡住苏大为手里的弩箭。它惨叫一声,转身就跑。

      苏大为在地上滚了一圈,翻身站起。

      他再次装上一支弩箭,朝那怪物追去,大声喊道:“怪物,伤你的人是我,有种别跑。”

      只是那怪物似乎真怕了他的角弩,根本不理苏大为,眨眼间就到了坊门前。

      坊门口,乱成一团。

      一辆马车横在坊门口,车夫已经不见了踪影。

      武侯和坊丁都不在,那怪物见马车挡住了路,立刻挥刀。

      轰隆,马车被一刀劈成了两半,倒在地上。

      从车厢里,传出一个女孩儿的哭声。怪物闻听,立刻举起大刀,准备落下。

      “怪物,这里。”

      苏大为大吼一声,单手举起角弩。

      啪,弩箭飞射而出,正中那怪物的肩膀。

      接二连三受伤,怪物终于失去了理智,怒吼一声,提刀转身冲向苏大为。

      此时的苏大为已来不及装上弩箭,他把角弩一扔,双手紧握横刀,瞪大了眼睛,口中发出一声如雷巨吼,迎着那怪物的大刀就扑了上来。铛,铛,刀口交击,火星四溅。伴随巨响,苏大为双手虎口迸裂,脚底下踉跄着,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那怪物见苏大为倒地,顿时兴奋起来。

      它咧嘴,露出狰狞笑容,大步上前,一刀劈向苏大为。

      而苏大为此刻双臂发麻,根本使不上力气。

      眼看着大刀落下,他突然间有一种莫名的平静感,丝毫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就这样,结束了吗?

      母亲柳娘子的身影,浮现在了面前。

      重生后的三个月,柳娘子衣不解带的守在他身边。他前世是个孤儿,从未感受过母爱。可是在那三个月里,他真的感受到了,柳娘子对他那种,无私的关爱。

      我要是死了,阿娘会不会很伤心?

      不,我不能死!

      苏大为瞪大了眼睛,口中发出一声怒吼。

      一种神奇的力量,在身体内涌动,令他瞬间恢复过来。

      眉心处,很烫,好像有一团火在烧。

      伴随着苏大为的吼声,怪物的行动,一下子变得缓慢了,还有那女孩的哭声,也变得模糊许多。

      苏大为呼的站起来,双手握刀,扑向怪物。

      与此同时,他隐约间听到一连串的怒吼声传来。

      “长安帝都,诡异焉敢猖狂?”

      弓弦声响,两道寒光在空中掠过。

      怪物的反应好像变得很迟缓,眼见寒光飞来,它居然没有闪躲。

      噗,噗!

      两支利箭,穿透了怪物的身体。

      那怪物仰天一声凄厉吼叫,转身想要逃跑。

      可这时候,苏大为已经到了它身边。横刀带着一抹弧光从怪物的胸口没入。它身上的铁甲,顿时粉碎。苏大为双手握刀,大吼一声,把手中刀一转,而后拔出。

      一蓬鲜血喷涌而出,喷的苏大为浑身是血。

      他跌跌撞撞的往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怪物的身体也扑过来,一下子把苏大为压在了地上。

      两个身穿玄甲的武士,出现在了怪物的身体旁。

      苏大为觉得,似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女孩的哭声,四周百姓的尖叫声,脚步声,纷至沓来。

      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光了似地,他躺在地上,连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若非身上怪物太重,而且还有一股子臭味,苏大为说不定连话都不想说上一句。

      “谁帮我一下,把它挪开。”

      两个玄甲武士相视一眼,其中一人走上前,把怪物的尸体翻开。

      “你是什么人?”

      “长安县不良人,苏大为。”

      苏大为总算是松了口气,有气无力回答道。

      那玄甲武士点点头,不再理他,转身查看怪物的尸体。

      这时候,杨义之、狄仁杰带着人也跑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

      “左领左右府千牛备身,李大勇。”

      另一名玄甲武士迎上前来,大声道:“从现在开始,此案由左领左右府接手。”

      杨义之心中不喜,想要开口争辩两句。

      老子死了好几个兄弟,你上来一句话,就要接手?好吧,你左领左右府是十二卫四府之一,来头的确不小。可事情发生在长安县,我又怎可能让你接手此案?

      李大勇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沉声道:“事关诡异,此事非长安县可以处置。

      你的功劳,一分都不会少,到时候自有人向贵县说明情况。但是现在,此案由我们接手。”

      功劳不会少?

      你们会向县尊解释?

      杨义之一听这话,也就不吭声了。

      这时候,两个仆人模样的人,跑了过来,从破碎的马车车厢里,抱出一个女童来。

      与此同时,一队人马进入归义坊,迅速封锁了十字街。

      几个魁梧壮汉,上前把怪物的尸体抬起来,放到了马车上……

      李大勇则走到了苏大为面前,手里拿着他刚才丢在地上的角弩。

      他上上下下打量苏大为,半晌后才沉声问道:“你身上,为何有破邪弩和破邪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