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88#

      马车驶到一处客栈,秀秀放下缰绳,不情不愿的跳了下去,摸了摸马头。

      这马车并非真正的马车,而是神通符箓所化,但与真马比,无甚差别,也丝毫不比真马笨拙,相反,因是道人心神控制,远比真马更要灵活来,而且一张符箓可维持三天,又不惧任何地形,不会疲惫,非是寻常百姓能够看出,乃是一大赶路利器。

      要不是近了竹青城,害怕百姓大惊小怪,秀秀压根就不想坐在马鞍上。

      舒舒服服坐在里面多好,在外头还得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头大。

      还是去解决好住宿问题吧,今天是不能赶路了。

      看了眼被染成金色的天空,秀秀跟着小二挑好房后,又回到马车和翠翠扶着紫衣下来。

      “老祖,您慢点。”

      “我们去吃大餐。”

      客栈供应的吃食被秀秀给忽略掉了,理由是这家的饭菜不太好吃。

      这是什么地方……

      下了马车的紫衣,颇为好奇的打量起了眼前一切,浑然不知她的身体身体有过什么异常。

      先前脑中揉成一个球的嘈杂声音,在服下存灵丹后,渐渐分散开来,慢慢能够辨别出各种不同的声音。此刻,下了马车,紫衣更加清晰的看见眼前景象,如同被放大一般,走在街上,行人的一举一动、脸上神色,就如同云雾消散,所有东西都看得清清楚楚,紫衣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原来是这样……

      至于…明悟了什么,紫衣也说不清。

      也许是将近年关,街上热闹的很,见紫衣感兴趣,姐妹两笑了笑,暗暗松开手,让紫衣走在了她们前面。

      各式各样的新奇玩意看得紫衣那是目不接暇,心中也有了一些不平静。

      她好像在哪见过……

      “老祖有没有什么心仪之物?”

      “秀秀给您买!”

      正走着,紫衣脑中响起两个声音,回头一看,就看见姐妹两超她眨了眨眼。

      那声音……

      怎么做到的?

      紫衣咬了咬嘴唇,略微琢磨了一下,似乎是将灵气压缩,将声音心声附在上面?

      “我饿了。”

      随后这句话就出现在姐妹两的心神里。

      传音术,一点小手段罢了,当然,紫衣并不知道这个名称,纯粹是凭感觉来的。

      “那先去吃饭吧。”秀秀搓了搓手。

      还是老祖吃饭要紧。

      而后秀秀带路行到了一处食肆。

      早在街上之时,因三人都是女子,又似乎瞧着面生,就有不少人看向她们。

      而现在走入食肆,正在等着上菜的、吃着的男男女女皆停下了手中之事,饶有兴致的观望着门口三人。

      “都怪你,秀秀。”

      翠翠见众人的目光聚集过来,面色不改地传音道。

      “什么?”

      翠翠有些心虚的同时,又满头雾水。

      “谁叫你和老祖这么好看,这一路上好多人都看着我们。”

      “……”

      看了眼一本正经的翠翠,秀秀张口结舌,她还以为会就‘把老祖带出来’这件事说她一通呢。

      “他们明明看的是你们。”秀秀在心底小声嘟哝了一句。

      “咯咯咯。”翠翠笑了起来,在秀秀心神中如银铃般响起。

      当然,这笑对于旁人来讲,是无声无息的……

      很快,小二就领着紫衣她们上了座。

      此时食肆中,只剩下几张空桌,虽算不上人满为患,但也相差无几了。

      三人各坐一侧。

      “几位客官,吃点什么。”小二一脸谄媚的朝三人点点头。

      那小二,年纪不大,双颊布满了雀斑,穿着粗布麻衣,带一顶帽子,肩上围着一块抹布,眼神在三人身上各自游离片刻,最终停留在紫衣身上。

      紫衣也看了眼小二,心中有些奇怪,莫名的想到什么。

      就…很想把他脸上的雀斑给他去掉,去掉应该看起来会好看一些……

      “老祖您吃什么?”翠翠传音道。

      “嗯。”紫衣还在想着那雀斑,随口应了一句。

      “……”

      就挺突然的,老祖好像又不说话了,不过…老祖对于吃食貌似从没有什么讲究,想必是不知道吃什么为好吧,翠翠想道。

      这就默认是她们点菜了。

      可她也不知道吃什么,一年多没吃过饭了……

      “老……呃……”秀秀下意识的想要说话,谨慎的住了嘴。

      这里人多眼杂,一丁点都不能把老祖身份泄露出去,若要交流还是传音好。

      “老祖,我们点了哦。”

      “……”

      又扭头对着那小二说道:

      “你们这招牌是那什么来着?”

      “回客官,咱店有些名气的得属桂花鱼条和凤尾鱼翅。”

      “都上一份吧。”秀秀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反正宗主给的储物袋里装的满满当当,全是黄金白银,秀秀心想,黄金白银于她们而言,真不值钱,这一路虽不至于大手大脚,但也不必捉襟见肘,何况老祖的习惯可与她们不一样,得天天吃饭啊。

      按着墙上木板的菜名,秀秀又一连点了七八个菜,丝毫没有担心能不能吃完的问题。

      毕竟…做的东西哪怕再多,老祖每次都可以吃完……

      “好嘞,您们稍等。”

      小二脸上堆满了笑意,举止也愈发恭敬,为三人倒上一壶茶水后,躬身离去。

      光从紫衣三人的穿着气质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几位可是不差钱的主。

      自紫衣她们进门,小二就瞧得这许是单大生意,这不,所料不错。

      此刻,在秀秀点完菜后,有人时不时带着好奇张望她们,许是暗暗称奇,低声与身边之人议论起来。

      难以想象,三个女子,就算有钱,也吃不了这么多吧,果然这是有钱人的生活。

      “老祖您累不累?”秀秀揉了揉肩膀,话语声同时在两人心中响起。

      “嗯。”紫衣回了一句。

      “那您还要去吗?我们去的地方估计有一百倍这么远……”秀秀不确定的问道,握紧了手,老祖会反悔吧,路上也太遭罪了……

      “嗯。”

      为什么不去,这不挺好的吗,除了睡不好以外,紫衣想着。

      “您身子不打紧吧。”翠翠问了秀秀想问的。

      “没事。”紫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似乎害得她们担心了……她也没搞明白之前那是什么状况。

      “您要是扛不住了,可得跟我们说啊,身子要紧。”

      “……”

      就在三人满怀期待的等待上菜之余,紫衣昏昏欲睡间,听得有人拍了拍桌子。

      “你们知道吗?”

      突然高出不少的声音在这里格外刺耳,吊足了旁人胃口。

      姐妹俩寻声看去,那桌有四人坐着,此刻其中一名男子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却只是与他桌上的人说着。

      “哦?张兄,可又有何新鲜事?”对面之人抚着下巴,沉声道。

      “快说来听听。”又有人说。

      男子坐了下去,倒上一杯酒。

      “听说半个月前野岭来了一伙山贼,诸位可得小心点。”

      “骇,那山贼近两年不是一直都在么。”

      “我要讲的,不是那伙,是新来山的一伙,远非昔日贼人可比,我可亲眼瞧见有人活生生被砍掉了脑袋。”

      “张兄,真有此事?”一旁体型魁梧的汉子怀疑的问道,一手用力拍在了桌子上,面露不忿。

      被惊醒的紫衣抬头时,刚好看见这男子脸上的刀疤在闪闪发光。

      “还能骗你不成?估计都杀好几个了,张某亲眼目睹,当时我跟着人去隔壁徕城一趟,啧啧,若不是我对那路线熟悉,小命指定要交代在那了。”而立男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此话怎讲?那伙子山贼如此肆虐无忌?劫财不行还杀人?”

      话一出,一下就调动了食肆内众人情绪,众人一声惊呼,似乎生怕自己路过时被贼人抓住,砍掉脑袋。

      “此事我也有所耳闻。”一人回应道。

      “那确是些十恶不赦的罪人。”又有人说道。

      “可不,张某看呐,那哪是山贼,怕是些妖魔鬼怪,啧啧,此事不该在这讲的,太过血腥,以免影响了诸位的食欲。”而立男子抱拳朝四周躬身道。

      “我之过,我之过,张某理当自罚一杯。”说罢,男子摇头晃脑,又倒上一杯酒一口喝下,喝的时候却不动声色的瞥向紫衣她们这一桌。

      “张兄好命啊,必须敬你一杯。”

      “张兄好胆,还能云淡风轻的说出来,若是我,见得如此场面,定会被吓尿。”

      “敬张兄一杯。”

      “哎哎哎,张某再敬诸位一杯。”

      ……

      想来,男子在这应是人缘不错,不少人都回应于他,可算一呼百应。

      “瞧三位姑娘面生,想必是从外地来的吧。”

      身子转了个圈,正好面对着紫衣三人,男子拱手行礼道。

      姐妹两同时皱了皱眉头,看向紫衣,低头喝茶,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只想不惹人注目才好。

      进门时就觉得那男子不怀好意的在看着她们,如今坐在这,更是一直用余光瞅着她们,真以为她们不知道吗。

      但毕竟是个普通人而已,就算心思再坏,也威胁不到她们,不理就行,姐妹俩也就随他去了。

      倒是紫衣看了一眼男子,心中奇怪,但也没说话。

      这人头上都冒黑烟了,他不知道吗。

      “咳咳,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张正。”

      “敢问几位佳人所去何处。”

      男子再度朗声开口,那架势,不见紫衣她们开口就不死心一般,惹得旁人侧目连连。

      实在是众人目光看过来了,本不想答话的秀秀也只能随口搭了句话:

      “野岭。”

      可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这不是更加让别人注意到她们吗,虽说她们的确要经过野岭。

      那面冠如玉的男子面皮微微抽动,似乎在揣摩话语中的真假。

      “几位要小心啊,细皮嫩肉的,那山贼可恶的很,尤其是你们这等俏佳人,不得已还是不要走野岭为好。”

      “好的。”秀秀冷漠的点了点头,不想搭理之意在众人看来愈发明显。

      “可否需要张某护送你们一程,张某实在担心姑娘们的安危啊?”

      那男子脸上抚平衣上褶皱,仿佛在替紫衣她们担忧着,露出个自以为的笑脸。

      “多谢公子好意,我看还是别麻烦你了。”

      “若野岭真有那害人性命的贼人,我们会想办法绕道的。”翠翠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恬淡笑容,如蜻蜓点水般,微微点头。

      看得张姓男子一脸痴相,张着嘴,又咽下几口口水,手在衣裳上抹了两下。

      “那怎么行,张某做事向来好心肠,谁知那山贼会不会换地方,三位姑娘要是不放心,张某定要护送三位安心出竹青城。”

      秀秀翻了个白眼,这人都把不安好心写在脸上了。

      “也太死皮赖脸了……”

      “要不要收拾他一下?”

      “算了吧,反正吃完就走,不必跟这种人斤斤计较。”

      “万一他死缠着我们,老祖岂不是饭都吃不好……”

      姐妹两暗中商量着对策。

      就在这时。

      “他是猪头。”也没传音,紫衣淡淡的对姐妹两说了一句。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头上的黑烟都变成了一个猪头样的东西,朝着他们张开那臭口,看着都不舒服。

      “……”姐妹两有些不明其意,她们并没看见什么非同寻常之处,只以为男子是上来搭讪的。

      “你在说什么?”那男子咬紧牙关说道,好端端的就被个女人给骂了?关键是这不以为意的表情,食肆内还这么多人看着,这是落了他的颜面啊。

      男子沉不住气了。

      既然老祖撕破了男子虚伪的嘴脸,秀秀闻听此言,只咂咂嘴,不屑一顾对男子说道:

      “什么山贼,我一拳就能撂倒他。”

      “你要再话多,也是一拳撂倒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