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无码中文字幕DVD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秦庆生个人很有能力,这点张牧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深有体会,营地里最不缺的除了当兵打仗的,那就是民夫了,反正各支部队都在征调民夫,这也不需要上报备案,秦元林认为只要捏住家属营,这些人就都跑不了,各个部队喜欢征调民夫,替他解决人口劳作的问题,他是最高兴不过的了,这两天秦庆生就一直在凑备各种物资,包括工匠,在这点上于大伟的部队,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通知所有队长开会!”这天结束早操之后,所有将领都被张牧召集到营帐,士兵们自行训练。

      “人都到齐了?”张牧从外面由吴鹏陪同快速步入帐中。

      “参见军指挥使!”十几个人纷纷起身参拜道。

      “坐,都坐。”张牧说道:“咱们帐篷还很小,有点挤啊,不过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今天召集大家。”张牧坐下后说道:“是要给大家讲解一下,咱们马上就要外出作战,大家对于行军、野战、攻城、宿营、补给、侦查等方方面面都没有任何经验。”

      “可经验是打出来的,是干出来的,是参加的战斗多了,死的人多了,总结出来的。”张牧说道:“可咱们的队伍还很弱小,经不起死伤,所以,咱们要科学的发展部队,积累经验!”

      “在坐的都是军官,不同于士兵,你们大家为什么能坐在这里?”张牧问道:“是因为你们够努力、够积极,所以我要单独给大家讲一讲,咱们外出行军、野战、宿营、攻城,这些基础中的基础,制图!绘图!”说完张牧拿木棍指了指自己帐中悬挂的地图。

      “以后咱们所有的地图,都要画一个这样的小箭头,指北,但不做任何备注。”张牧说道:“以免落入敌手,被敌人获知上面的基本信息。”

      “大人!”胡雄有些难以启齿的问道:“我等都是粗人,只知道上阵搏杀,勇往直前,这看图还可以,绘图,恐怕对我等就很难。”

      “兄弟!”张牧缓缓说道:“你们是我今后的重要班底,今后所有的营中官职,都要从你们之中诞生,对于军中的基础知识、理论,我尽可能把我知道的都交给你们。”

      “我来问大家,什么是基础中的基础?”张牧认为要想这些大老粗能学好东西,还是要由内而外的,不然就是强求,也会在实战里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都是用人命换来的。

      “布阵?”李守户问道。

      “训练!”王大海说道。

      “奋勇杀敌!”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但没有一个是张牧想要的答案。

      “难道是大人所说的识图?”郑森说道。

      “不错!”张牧很欣慰,终于有一个说对了:“你们想一想,我们部队开拔,连斥候给的草图,行军路线,补给路线,敌人行进方向等等都无法识别,这仗还怎么打?自己走道都能走丢了,还哪管你勇猛无敌?武艺超群?智谋鬼计?对吧!”

      “咱们不说部队,单说自己,出门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会迷路吧?”张牧说道:“而你,不能指望所有的战斗,都发生在自己家吧?”

      “所以!”张局突然提高声音说道:“这个图,所有人必须要学会,看图、制图!我只能给你们两天时间,必须学会,学不会的,我就只能找学得会的士兵,替你当这个队长!听明白没有?”

      “明白!”这回所有人都高声答道。

      张牧这回不再多说什么,开始讲解比例尺、方向、山川、河道、城池、兵力分配、布防及如何辨别方向等内容,而且强制在场人员死记硬背这些图中的各种符号,都是张牧根据记忆,及实际情况总结出来的暗语,防止被敌人识破。

      “郑森!潘良留下!”张牧结束培训后说道,吴鹏是张牧的侍卫队长自然留在身边。

      “大人!”二人看着张牧,知道有事要吩咐。

      “如果没有意外,这两日部队就要开拔。”张牧说道:“咱们不能等朱燃,我需要木质盾牌,每人一副,标准是可以护住半身,这个事潘良你去办,郑森继续抓训练,把军中臂力大的士兵集中起来,把那二十几副弓连起来,不要求精准度,只要求能把箭射到一百步开外,就练习齐射,往一个地方射!听明白了吗?”

      “诺!”郑森跟潘良应道。

      “时间短,任务重!”张牧说道:“吴鹏,给潘良拿一百三十两银子,告诉工匠,一两银子一副盾牌,让他们优先给咱们赶工!再征召几个工匠,跟咱们一起出发!事成之后每人赏银十两!”

      “诺!”

      高震传回来的消息没有张牧的详细,由于他们回来的晚,探得了陈庄上次的水源争斗,死了十几个,伤了一两三百人,其中重伤者达到几十人,陈庄损失不小,赵庄也没好多少,陈庄经历了最初的混乱之后,开始反击,也给赵庄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直到王庄加入,双方才分开罢战。

      “快点快点!”郑森走在队伍旁大声喊道:“后面的跟上!”近四千人的战斗部队,随军青壮民夫近两千人,总计六千余人的部队浩浩荡荡杀奔陈庄而去,部队走的是张牧等人发现的小路,一日便可抵达陈庄。

      “呜~!呜~!呜~!”傍晚时分义军刚刚抵达陈庄,陈庄的庄兵就发现了这支庞大的队伍,开始吹响号角预警。

      “快,集合队伍!”何中生立刻喊道,据传此人曾在边军任过职,后流落到此,被陈庄主委以外墙看守的重任。

      “立刻通知庄主及总教头,快!”何中生一直很关心外面的消息,他知道朝廷现在内乱,无暇他顾,各地纷纷拥兵自重不听朝廷调遣,乱象已生,打起来是迟早的事,自从庄上被调走了两百精锐,他就在庄墙上布置防御,此时城头上备了落石、滚木、箭簇等防御物资,这些是他可以调集的所有物资。

      “教头,你看他们在干什么?”庄兵奇怪的问道。

      义军来到陈庄以南十里处安下营盘,此处扼守陈庄水源,位于陈庄、赵庄、王庄的中间位置,五千余人忙进忙出,还有千余人从北面山地运回木料,制作营盘、攻城器械等。

      “这伙人居然不急于攻城,看来颇为棘手啊。”何中生皱眉道。

      “怎么回事?”正说话间庄主:陈查、总教头:曾科、内城教头:陈力波、训练教头:韩文强等一干重要人物悉数到场。

      “庄主!”何中生带着百十号庄兵躬身参拜道。

      “免礼吧!”陈查看着此时已经铺开一大片的义军营盘问道:“有多少人?可有把握?”

      “庄主!”何中生有些为难的说道:“以咱们现在的实力,勉强可以守住两天。”

      “两天?”陈查有些焦急道:“从这到雁城,就算骑马一来一回也要两日,何况还要带兵来救?最少也要四日!两天,咱们如何使得?”

      “是啊,何兄。”曾科此时头上还缠着绷带,看来前两日的争斗也是受伤不轻,他一着急脑袋的伤口就一跳一跳的疼,此时正捂着伤口说道:“你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四天啊。”

      “庄主,总教头。”何中生说道:“你看这些义军,人数已然占据上风,倘若现在就进攻,咱们或可支撑四日,可如今他们并不急于攻城,反而扎下营盘,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主儿,待其养精蓄锐一夜之后,体力充沛、气血充足,人数又占有优势,我们如何能胜?”

      “那咱们趁夜偷袭?”曾科建议道。

      “万万不可!”何中生急忙叫道。

      “他们长途跋涉,必然无法料到我们会夜间偷营,为何不可?”陈查疑问道。

      “庄主,我观这些乱军虽然杂乱,但颇有章法,相信他们必然已经探得我方部分信息,知道我们兵少,如果我们贸然出击,失去城墙依仗,就凭咱们这点人马,头一刻钟或许有些许优势,时间一长必然难返,出去偷营的,很有可能全军覆没!”何中生解释道。

      “那该怎么办?”陈查心烦意乱道。

      “庄主!”何中生抱拳道:“我建议立刻向赵庄、王庄请求支援!”

      “日前咱们刚有冲突,此时他们更是乐不得见我们被人攻打,如何肯来相救?”陈查急道。

      “庄主莫慌!”何中生略一沉思说道:“咱们三个庄子虽然有仇,但那毕竟是咱们内部事宜,三个庄子相互依存,如果我们完了,他们两个庄子同样也是自身难保,面临乱军洗劫,况且少庄主陈璞一旦得知他们见死不救,必然也与他们没完,我料想,其余两个庄子必定会派人来救,拖延时间下,我们再派人联系少庄主引兵来救,到时内外夹击,这些流民乱军必败!”

      “好!好!”陈查闻言顿时转忧为喜连连称赞道:“陈博,你赶快带上两人,连夜前往雁城,让陈璞速速引兵来救!”

      “遵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