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译名:

      小舞盯着李瞒身上的魂环,小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这,根本无法想像。

      黄、紫、紫、黑、黑。

      五个魂环把李瞒衬托成就像一位淡然无畏的剑仙,气质洒脱随意,一声合身的剑客衣袍,微微随风而舞。

      唐三的眼睛也瞪的老大,这位男子~,魂环配比完全就已近超出了老师的理论,好似老师的理论完全错误,不知道这位男子是谁,又是哪位老师教导出来的。

      戴沐白睁开一只眼,眯着一只眼,眉头紧邹,牙关紧咬,他在忍受着疼痛,不让自己叫出来。

      “你~!!!”

      他嘶吼了一声,好似想要说些什么,但身上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

      李瞒背负着双手,伸出一只手,手掌一张,青莲剑微微一颤,速度极快飞回到了李瞒的手中。

      “碰~”

      戴沐白一下掉落在地上,这让他实在忍不住大叫一声:“啊~嘶~”

      “怎么?兽武魂就这?你让我很失望!”

      李瞒语气平淡如水,缓缓的道。

      “啊~呵~,你一个魂王~欺负我算~什么本事,这~说明不了什么,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服!!!”

      戴沐白先是痛呼了一声,这才断断续续的道,他不甘心,要不是你魂力比我高的太多,怎么可能我会输?

      “无趣,你太弱了,对于你的话我懒得解释,滚吧。”

      李瞒根本就不屑向他解释什么,他要是用了魂王的魂力,根本就不需要使用武魂·青莲剑,他早就躺在了地上,懒得和他扯,已近重伤他了,没有必要和他多费口舌。

      “我是~太弱了,但,我们学院的老师~也有兽武魂,你敢不敢~去和他较量?”

      戴沐白一只手缓缓扶着左肩的伤口,缓缓站了起来,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你不是说你器武魂强么,那好啊,你去找不动明王打啊,他可是赵无极,七十六级战魂圣。

      “哦?有趣的挑衅,学院老师么?我突然有点兴趣了,那如果我赢了他,你当如何?”

      李瞒闻言,来了兴趣,战史莱克学院老师么,正好去见识见识这些未来的主角,但光凭一句话就想让我李阿瞒跑一趟?是不是把本剑想的太简单了?

      “赢?呵~呵,你赢了,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而你输了,~~~那就给我跪下道歉,怎么样?你敢不敢?”

      戴沐白闻言差点兴奋的笑出声音来,你还想赢?赢魂圣?

      真想看着你跪在地上跟我道歉的模样啊。

      “呵~,你这个彩头,很公平,我接受了,什么学院?”

      李瞒闻言,笑了笑说道,这戴沐白有点狠了,让我跪下?就凭你?

      “史莱克学院!出了索托城一直往东……就能看到史莱克学院的招牌。”

      戴沐白这句话倒是说的极为流畅,看来不那么疼了,不愧是顶级兽武魂,恢复力惊人。

      “好!希望你们学院不要让我失望了,本剑十日内必到!”

      李阿瞒笑笑,不太在意的道。

      “我等你!”

      戴沐白眼神死死的盯着李瞒的说道,浑身衣袍破烂,这才转身走向门外,期间两位双胞胎贴心的过来搀扶他,但被他一挥袖,独自一人离去。

      戴沐白走了之后,焰姬嘟着小嘴,走了过来,极为熟练的挽着李瞒的手臂,语气轻柔妩媚的道:“杀了就是,何须如此?”

      “难得碰到点乐趣,妖精,你可不要坏了我的兴致。”

      李瞒笑笑,刮了一下焰姬的小鼻梁,惹得妖精鼻头一皱,李瞒这才含笑的说道。

      “臭男人,就知道乐趣乐趣,难道人家没有乐趣了吗?”

      妖精闻言,哪里肯依?撒娇的道,语气带着浓浓的魅惑妩媚。

      “哈哈哈,妖精,你知道本剑喜欢你哪点吗?我就喜欢你的这点,无可自拔!”

      李瞒哈哈一笑,好笑的说道。

      这时唐三和小舞这才走来,小舞看着这两人大庭广众之下的互相打趣,一点也不害臊,没羞没躁的,小脸蛋有点羞红,不敢去看他们。

      “这位大哥,你真要去史莱克学院?”

      唐三郑重的道,看着李瞒的眼神严肃。

      “唐三,人,不可言而无信,而且,我现在对史莱克学院确实升起了兴趣,过几日必去。”

      李瞒难得严肃的看着唐三道。

      不去怎么去见识一下原著的主角?

      李瞒对朱竹清的兴趣可是相当的大的,咳咳~单纯的兴趣。

      他李阿瞒不是那种人!

      不要误会!!!

      “那跟我们一起吧,我们正好也要去史莱克学院报名学习。”小舞兴奋的道,她是属于古灵精怪类型的,唯恐天下不乱。

      “哈哈,你这小姑娘挺可爱的,既然是你的邀请,我答应了。”

      李瞒看着这位恢复了可爱的样子的小舞,笑着说道,确实挺可爱,但你们别瞎想,他李阿瞒不是那种人,对小的不感兴趣!

      “真的吗?我叫小舞,跳舞的舞,你呢?”

      小舞笑意连连,看李瞒这么上道,她很高兴。

      “我叫李瞒,她是我的未婚妻焰姬。”

      李瞒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接着道:“走吧,开房间去!”

      “可是,他们说只有一间了。”小舞兴致缺缺的道,

      “哈哈,这世上没有我搞不定的事。”

      李瞒笑道,单纯的两个少年郎啊。

      说完,不等他们回答,当先一步,带着妖精走到服务台。

      “两间最高档的房间!刚刚的损失算我的。”

      李瞒手中的紫金黑卡杨了杨,递给服务台的小姐姐说道,他记得原著是位男子的,为何变成小姐姐了???

      “好的,大人。”

      小姐姐极为礼貌,没有丝毫的怠慢,更不敢什么没有房间,就算没有也得安排!

      凭什么?就凭李瞒手中的黑卡,要知道就连王子那些都没有资格拥有,这片大陆只有十张黑卡,而李瞒能拥有一张,可想而知其背后的势力!

      “大人,您的两张房卡,请收好,在顶层向右走就可以看到了。”

      服务台小姐姐极为的恭敬,双手递给了李瞒两张房卡,轻声说道。

      李瞒接过两张房卡,转过头,看着唐三和小舞,递给了小舞一张房卡,笑道:“你看,房间这不是有吗?”

      “可,可为什么刚刚她说。。。”

      小舞疑惑的道,同是视线也转向了那位小姐姐,语气有点不满,狗眼看人低!!!

      服务台小姐姐有点尴尬,刚刚还不是为了你才那么说的?

      得,现在还怪我了~

      要不是戴少横叉一脚,让这件事情不好收场,她早就坦白从宽了,但现在只能用沉默来看着她。

      “好了,不怪她,走吧,回房了。”

      李瞒对着唐三和小舞说了一句,随后转头对着焰姬道。

      对于唐三和小舞,他更对妖精的兴趣更大。

      一方是两个小屁孩,虽然一个男孩是成熟的男人灵魂,但社会经验为零。

      一个女孩是魂兽,活的更长,但灵智还是很少,更何况李啊瞒是一个注重身体的人,太小了,有负罪感!!!

      他李阿瞒可是来自前世经过社会毒打的有为青年!

      回了房间,暂且不提。

      这几天李瞒陪着焰姬又在索托城闲逛了起来,这儿玩玩,那儿买买。

      没有和和唐三和小舞一起,那是属于电灯泡。

      也没有见到弗兰德的店面,也许太偏僻了,也许是李瞒没有逛到那边。

      。。。。。。

      几天后,小舞和唐三一早就来到了李瞒的房间,小舞重重的敲了敲房门,忽然,门自动打开,小舞和唐三一看,没人!

      是没人开门,小舞当先一步走进房门,叫道:“瞒哥,你在吗?”

      “沙发稍等片刻。”

      一道男声从卧室传了出来,小舞闻言松了口气,拉着唐三走向沙发。

      但,他们两有点尴尬。

      这一地的衣服。。。。。

      有鞋子,李瞒的碎衣袍,焰姬的鞋子,碎片衣袍,一路延伸到了卧室。

      虽然已经分辨不出衣服的样貌,但还是能分辨出那些是男的身上的,那些是女子身上的。

      唐三和小舞瞬间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两人脸上同时出现了一抹喝醉酒后的红晕。

      两人闭着眼,脑海中同时开始脑补李瞒和焰姬的画面。

      不知怎么的,两人的脸上红晕更甚,甚至呼吸加重。

      这氛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