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ZO百合川沙罗在线

      “不知道。”黑发少年轻轻摇了摇头。

      “我已经竭尽全力去感知那股魂力,但还是无法分辨出它们的属性,甚至连它们来自于哪里都不得而知。

      由于它们的存在,我根本没有机会探知它们的下方还有什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片大地上的魂力已经达到了接近变态的强度,在它们面前,就连我们的魂术巅峰阿格蓝恐怕都无计可施。”

      黑发少年说着,叹了口气,从他的语气中,银发少年竟然听出一种冰冷的疲惫,那是一种看透一切的绝望。

      看着同伴,他的眉头渐渐缩紧,能够让他都发出这种语气的,难道真的无法通过吗?

      空气安静了下来,两个人静静地看着脚下,金色的光芒缓缓流淌,仿佛一道神圣的光芒,庇护着眼前的城市。

      “也就是说,只要无法破坏那魂力的源头,我们就无法从使用最习惯的遁地,从大地下方穿过这道要塞?”

      银发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他看着远方的城墙,眼中带着一丝光芒:“所以,那座城墙也不简单吧……”

      “是的,你也看到了,那座城墙上遍布守卫与机关,连靠近都十分困难。而就算靠近城墙,我们也很难对它造成实质性的破坏。

      早在三天前我就发现,那座城墙的外壁被同样强烈的魂力屏障覆盖着,常人根本无法从城外对它造成任何影响,想要毁掉城墙,只有从城里才有可能。”

      “城里?我们连进都进不去,怎么从城里毁掉它?”

      “这就是矛盾的所在,也正因为此,连阿格蓝那种奥汀大陆上绝对的魂术巅峰都拿它无可奈何。

      另外,那座城墙虽然不与大地下方的风系魂力相连,深处却涌动着另外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总感觉,那里面似乎有个奇怪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黑发少年低声说着,突然,他的话语戛然而止,银发少年的瞳孔瞬间缩紧,身后!

      一股极其微弱的魂力出现在他们的身后,那种感觉极其熟悉,却又说不清在哪里见过。

      呼!银发少年飞快地转过头,一个灰色的身影静静地站在他们的身后,他的全身都笼罩在一个灰色的袍子里,仿佛黑暗中的幽灵。

      【西之亚斯蓝帝国-约瑟芬塔城-远方密林】

      “你是说西流尔是上任的冰帝?”

      鬼山莲泉的瞳孔骤然缩紧,她紧紧盯着阿克琉克,脸上带着无比不可思议的神情,但转瞬间又摇了摇头。

      “不可能,从至高无上的帝王变成区区六度王爵,有谁会那么做呢?

      况且不管在哪里,冰帝的魂力历来都和一度王爵相差无几,以达到政治和魂术相互制约,避免出现一家独大的效果。

      而以西流尔六度王爵的实力,再加上一套没有杀伤力的永生天赋,这远不足以制约当时的一度王爵。”

      “在你们水源,白银祭司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且不说是退位,就算他们让你死,你也只能臣服,所以欧雷姆甘心从帝王变成六度王爵是很正常的。

      更何况欧雷姆没有像吉尔伽美什那样与白银祭司抗衡的实力,那个时候他的妻子也已经怀有身孕,事实上,白银祭司很可能也是利用他的妻子和孩子威胁他退下帝位的。”

      阿克琉克说着,眼中涌起一丝复杂的光芒。

      “虽然我还不能说根据,不过你可以想一想这位西流尔的所作所为。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多年前北之森镇压魂兽还是之后水源的每次战斗,没有任何一场有这个叫西流尔的家伙参与其中的消息。

      而欧雷姆在退位之后也一直处于失踪状态,也就是说,从头到尾他从没有以六度王爵西流尔的身份参与任何一场战斗。

      所以,你能确定他的魂力上限就是普通六度王爵的实力么?”

      阿克琉克说着,停顿了一下,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

      “另外,如果你真的认为永生天赋只是单纯的毫无杀伤力的治愈天赋,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永生天赋除了拥有最强最特别的防御力之外,还拥有着极其可怕的破坏力,传说欧雷姆能在眨眼之间毁掉一座繁华的城市。”

      “极其可怕的破坏力?我用了这个天赋这么多年,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天束幽花看着阿克琉克,眼中带着深深的怀疑。

      虽然她体内的魂路并不完整,但只要治愈功能能够使用,就说明它的功能是不受影响的,可是这么多年来自己竟一直都没有发现这套天赋除了愈合以外的其他能力。

      不过,她可以确定,如果自己真的可以把那种威力使用出来,那么也就证明,阿克琉克说的多半是可信的了。

      “枉你作为六度使徒,居然连自己天赋里的能力都不知道。”

      阿克琉克叹了口气:“永生之阵拥有治愈伤害的能力这是人所共知的,但那些伤口并不是被简单地治愈或清除,而是被永生回路吸收并储存起来的。”

      “储存?!”

      “嗯,既然是储存,就可以再次释放出来,而再次释放的方法就是,将整个永生之阵逆向旋转。”阿克琉克冷冷地对天束幽花说。

      “逆!向!旋!转?!!”天束幽花的脸上瞬间涌起一丝惊讶。

      “不信你试试看。”阿克琉克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他的身体慢慢被一股气流托起,悬浮在半空中。

      他抬了抬手,鬼山莲泉顿时也被一股气流缠绕着,慢慢离开地面。

      “待在逆向旋转的永生之阵里会死的。”

      阿克琉克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严肃,而莲泉的心中也波澜起伏。

      他们低下头,看着一个人站在那里的天束幽花,仿佛等待着见证一场重要的仪式。

      看着身边空荡荡的雪林,天束幽花微微一愣。

      说实话,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是活在别人重重的守护之中,进入魂冢之前几乎没怎么受过伤,所以也几乎没怎么使用过永生之阵,更没想过它还可以逆向旋转。

      她轻轻暝上眼睛,脑海中回响着逆转的方式,紧接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捏紧了手中的雪。

      嗡,转瞬间,密密麻麻的魂路从她的身体上浮现出来,下一个瞬间,金色的光芒在她的身上闪,脚下顿时旋转出一个巨大的圆阵。

      天束幽花缓缓睁开眼睛,不断地在心中默念着,然后牙关一咬,旋转的圆阵越来越慢,渐渐停了下来。

      随着一股魂力的催动,慢慢地,巨大的圆盘开始反方向旋转起来,像是启动的机器一般,越来越快。

      突然,她身后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咔地一声裂开一道口子!

      她向那棵树看去,上面的裂口干净而平整,不像是斧子粗鲁砍伐所造成的,反倒像是被锋利的武器切割所致!

      接着,旁边的树干上突然出现一处灼烧的痕迹,焦黑的树皮已经化为一片碳粉!!

      她正准备开口询问阿克琉克,却突然发现,随着永生之阵的继续旋转,在金色的范围内,所有的物体上都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创伤痕迹。

      那些伤痕拥挤在物体表面,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像是争先恐后爬满猎物的蚂蚁!

      最后,那些物体在同一时间全部“嘭”地一声化为粉末,飞散在风里。

      一瞬间,天束幽花的身边,所有分布在永生之阵中的物体全部莫名其妙地灰飞烟灭,原本茂密的森林瞬间被清理出一大片空地!!!

      悬浮在空中的鬼山莲泉惊讶地看着地面,之前地上的草木在此刻已经完全消失毁灭,无影无踪。就连坚硬的地面上都是一道道的裂口,像是分布在身体上的疤痕一样,狰狞可怖。

      她心中是无以言喻的讶异,她不敢相信这居然是最温和的永生之阵所致。

      倘若刚才自己在地面上,恐怕也会和它们一样化为粉末吧。想到这里,她的额头上不禁冒出冷汗。

      “这……这是怎么回事?”天束幽花看着身边,现在,她的周围空无一物,只有自己孤零零地站着。她面色苍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所为。

      “看到了吧?永生之阵能够将其吸收的伤害释放到其他物体上,以达到破坏目的。

      所以在它的范围,一切受到伤害依附的物体都会不堪这种无形的攻击最终完全毁灭。”阿克琉克慢慢地说。

      “所以,你治愈的伤害越多,永生之阵的破坏力就越强。不过,无论是治愈还是破坏,你的天赋都不足欧雷姆的十分之一,这,就是他身为冰帝的能力。现在,你相信我说的了么?”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鬼山莲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头脑也变得清澈起来。

      西流尔天赋中的秘密连水源的人都不知道,这个风源的来者居然会了如指掌。她眼中闪烁着冷光,心中暗暗防备着。

      “我原隶属于风源最高统治者,风后西鲁芙的情报组织风音,多年来一直都在秘密调查水源的各种信息,当年欧雷姆的突然失踪引起了风音的重视。

      后来我们经过调查发现,原来是欧雷姆改变了容貌,将自己天赋中具有破坏力的一部分隐藏,成为了水源的六度王爵。

      我们对此感到很不解:将年幼的艾欧斯扶上帝位,令欧雷姆成为六度王爵,水源的白银祭司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久后,西鲁芙成为了风后,她渴望得到西流尔的永生能力,为此我们策划了绑架西流尔的计划,希望在冰火两国互访的时候对他下手,然后栽赃于火源。

      我们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可是却在半途夭折,因为在两国正式访问之前,西流尔突然失踪了,而且是彻底地失去了消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阿克琉克看着远方,眼神中涌起一丝复杂:“从那以后,我们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最后只能将狩猎的目标转向了他正在怀孕的妻子——当时的六度使徒,天束芸雪。

      也就是,你的母亲。”

      【北之因德帝国-拉塞尔要塞-城外旷野】

      银发少年打量着面前的灰色身影,不知为什么,他总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怎么了?”黑发少年的声音划破周围的安静,他仿佛等来一个相约已久的老友一样,背对着灰色身影,用平静的语气轻声问道。

      (PS:新人求鼓励,继续求评论和推荐~感谢大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