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贾操戈身子一震,只见方杰手中的长剑一昂,指向躺卧在地的杜无久和辛之秀,神情凶恶满脸怒气,一张英俊的脸上,因为布满怒气而显得扭曲,让人一见之下顿生恐惧之意。

      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方杰已经将游符杀了,看样子也不会放过杜、辛二人,不但因为他们和游符是一个门派的,时才还为余三被大师兄斩杀而大声欢呼,现在形势逆转,他们刚才的举动就变成了自己找死!

      杜无久本来十分壮硕,脸上还蓬蓬松松长满胡子,晃眼一看必定以为是个威猛先生,但他刚才经历了那么多血腥残酷之事,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变得酥软,听到方杰的一声暴喝,当真十分听话,一手两脚,急急地爬行过去。

      他服用了太阳水,虽然已经伤势大好,但那断臂之痛,却是他精神委顿浑身无力,此时让他站起来,还真的是一件十分很艰难的事情!

      辛之秀虽然身子瘦小,却心思灵巧又很有见地,脚掌断掉的疼痛虽然让人撕心裂肺,但凭着内心的强大、坚韧,吃了太阳水之后,居然精神健旺,但却不敢流露出来,衣着方杰的话,缓缓爬过去,心念几转,寻思着方杰的意思很简单,他想杀我们,却懒得走过来动手,让我们自己送上门去,既带着胜利者的骄傲之心,还怀着对我们的折磨之意,让我们在屈辱之中死去!

      没有一个人不想活命,哪怕是在危急万分甚至机会渺茫的时候,都会千思万想寻找活下去的希望,哪怕波涛汹涌、浊浪滔天之中,也希望能抓到一跟救命稻草!

      辛之秀爬过贾操戈的身边,突然低声说了一句:“贾。。。贾爷,救我!”他本来想叫贾师弟的,但大师兄已经死翘翘了,将贾操戈带回本门已成泡影,这师兄弟之说已经无从谈起。现在而今眼目下,方杰的目的就是抢夺贾操戈和石墩二人,带回门派作为‘光脚不怕穿鞋门’的新弟子,自然就不会杀他们,说不定心中还十分宝贝他们,所以自己现在唯一活路,就只能寄托在贾操戈身上了。因为如果贾操戈心思活泛,能帮自己在方杰面前说说话,说不定这条命就算捡了回来。

      贾操戈一愣,问道:“你说什么?我哪有什么本事救你?”心里却有些焦急,他和杜无久、辛之秀不但没好感,甚至还十分痛恨他们,自己初来到这荒蛮之地,便被这两人骗了个精光,还抛入地牢之中不见天日,若非遇上月容姑娘,只怕自己和石墩不是烂在地牢之中,就是已经被关入什么经验府了。但是,他却又是个心地十分善良之人,杜无久和辛之秀爬到方杰身边之时,便是他们的毙命之时,心中不免有些不忍,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眼前死去。

      于是说道:“石墩,你快想想办法,怎么才能救下他们的性命?”

      石墩哼了一声,微怒道:“这两个王八蛋,救他们做什么?他们害得我们还不够吗?”石墩与贾操戈和后来的月容相处一阵之后,心思活泛起来,说话的形式不再是短平快!

      贾操戈眼见杜、辛二人,缓缓地爬了出去,甚至爬行艰难瑟瑟发抖,叹了口气道:“他们虽然曾经对我们心怀叵测,但我们不是还好好活着吗?至于金币的事情,也不必看得太重,今后有机会慢慢赚嘛,所谓千金散尽还复来,是我们的终究会回来的!”

      石墩嘀咕道:“你说什么胡话?何况就算我们想要救他们,我们有那个本事吗?”

      贾操戈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小声说道:“走,我们慢慢跟上去,我自有办法。”

      石墩心中犹豫,那个方杰和女人都是凶巴巴的样子,要是我们过去之后,将我们也一同杀了,岂不是自寻死路?

      贾操戈扯了他一把,沉声道:“相信我!如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岂敢冒这个险?你以为我是傻瓜,以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小命留下来?”

      石墩拗不过贾操戈,只得随他而去。一旦向方杰走去,他便和贾操戈并排而行,他本就是简单的人,虽然不懂什么义气、仗义,但和驾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早就当做了自己人,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杜无久和辛之秀渐渐爬到了方杰的面前,二人挣扎着坐了起来,紧张地看着方杰,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残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方杰冷冷地看着他们,一言不发,眼睛一眨不眨,模样十分可怕。

      杜无久心中一慌,这时仿佛才想起什么,急忙扭过头,看着跟在身后的贾操戈,急道:“师。。。师弟,你帮忙说。。。说!”急切之下嘴唇翕动舌头打颤,短短的几个字,只怕连他自己都没听清楚。

      石墩怒气微销,瞪了他一眼:“你还骗不骗我的东西?还想不想把我卖了?”

      杜无久急道:“不敢不敢了,我。。。我回去就把金币还给你们!”

      方杰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回去?回哪里去?回阎王爷那里去吧?哈哈哈!”笑了一阵,突然将笑声一收,侧首对燕衣说道:“师妹,你看怎么处置这两个王八蛋?”

      燕衣嫣然一笑,嘴角竟然现出两个圆圆的梨涡,道:“师妹的哪有什么主意,方师兄你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如果真要他们死的话,我觉得吧不能太痛快了,应该慢慢地死,死得越慢越好,最好是给他们施毒,也不要太多,一点点就好,让他们的血线一点点地慢慢消失,让身体的痛苦和内心的恐惧一点一点地浸染、占据他们的精神!师兄你好不好?”语音轻柔婉转,宛如一只黄莺在枝头唱歌!

      贾戈和石墩相顾一眼,浑身不寒而栗,犹如裤裆里钻进了一条冰凉的小蛇,滑溜溜的爬来爬却偏偏一时半会抓不住它,心里一阵阵说不出的难受。

      这女人看是美艳无比风情万种,但说出的这几句话,却透露出她内心的凶狠、残忍,实在是让人害怕,怕到了骨髓之中,这样的蛇蝎美女,贾操戈仅仅从地摊文学见过!

      杜无久和辛之秀一听这话,顿时面如死灰,身体却像筛糠似的抖过不停,方杰多半要听从燕衣的话,慢慢毒死的境况虽然没有领教过,但想来十分可怕。

      果然,方杰满脸堆笑,说道:“师妹这主意好,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嘛,行,就这么定了!”

      燕衣睁开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呼呼扇动,奇怪地看着方杰:“什么叫一箭双雕?”

      方杰笑道:“让他们慢慢地死去,慢慢折磨他们,一来给余三师弟报仇,二来嘛这个。。。这个满足了师妹的愿望,已不是一箭双雕吗?”

      燕衣娇媚一笑,用一只粉拳在方杰的肩上敲了敲,道:“方师兄你真坏!”

      方杰得意一笑,伸手入囊,带了皮革手套的手中,已经握了一小撮黄、绿药粉,笑眯眯地看着杜无久和辛之秀二人,道:“你们谁先来?”

      贾操戈知道不能再等,于是上前一步,道:“等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