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名看视频2015

      王子腾内心是十分感慨的。

      人这一辈都忙活的什么?王子腾不知道,是没有那个精力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王子腾是有理想的,他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代名相。

      当然在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彪炳史册的名相的同时,发发财那也是必然的事情。

      王子腾越想越美,戴权这条阉狗,拿了老子好几万两银子的东西,总算干了一件人事。

      兵部侍郎,看起来只是兵部的老二,上边官大一级压死人。但实际上却可以广泛地参与朝政,可以在各个中枢官署之间流转。

      如果能够有机会,也不是不可以望一望大司马这个位置的。王子腾心里想,自己都已经年近知天命之年了,这辈子如果能够入得殿阁宰辅,此生无憾!

      就是不能够入阁,那在各个部院之间任职,起码银子绝对不会少。六部和都察院甚至各个寺台,哪个不是富得流油。

      只要不去户部就行,户部如今就是一个烂泥潭。不但各个皇族勋贵重臣之家的大笔借款没有收回来,而且亏空越来越多。户部的官儿实在做不得,就是王子腾自己家,从他老子那时就开始的国库借款,他也没打算还。

      王子腾美美地喝了一口乌鸡汤,心里舒坦啊!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瞧他不爽,这时,王富进来了。

      “老爷,前面来了一个小太监,说是有太上皇的旨意,让您赶紧去接。”

      王子腾一时间很是疑惑,但不祥的预感已经涌上心头。他赶紧吩咐道:“快准备朝服!”

      王家登时就有些慌乱了。

      扬州瘦西湖已是秋风渐起,秋天终究还是一个忧愁的季节。

      周国淮扬盐政衙门后院,一处别致的小院,几组太湖石玲珑有趣,院里的池水古镜般不波不澜。草木仿佛也都有了倦意,簌簌地落下黄叶。

      院子的主人也和落叶一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幽深的房间里,一张拔步床上,当年的大小姐贾敏不复曾经容光闪耀的模样,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机。

      林如海憔悴得满眼血丝,从早上妻子昏迷不醒他就一直在床边握住妻子的手。握紧了怕她疼,握不紧却又怕她抛下自己父女撒手而去。

      不敢离开,怕她忽然起来呼唤自己,自己却不在。见丫鬟端来饭食,林如海看向妻子,看见她依旧昏迷,才想起妻子已经不能吃什么了,丫鬟是端来给自己吃的。

      没心情,吃不下,林如海摆摆手示意丫鬟退下。扬州第一杏林大医已经看过了,让赶紧备下后事了。

      林如海正愁思如麻烦乱不堪之时,却感到手心微微酥痒,一看过去,却是妻子醒了。林如海大喜,赶紧嘶哑着嗓子说道:“你醒了!可要吃些茶?”

      贾敏艰难地喘了喘气,忽然用力撑起脑袋,林如海赶紧用手托住。只听贾敏无力却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快带玉儿来,我要再见见我的玉儿。”

      林如海赶紧吩咐丫鬟去把贾敏生病以来一直奉侍汤药,守丧尽礼的林黛玉叫过来。自己就在一旁陪着妻子。

      贾敏自感实在是生命在流星般地坠落,若是等女儿来,却是要浪费不少时间了。因而对林如海说道:“老爷,我没有什么时辰了。这一生能和老爷夫妻相宜,我没有什么遗憾了。来世若是你我有缘,可否举案依旧?”

      林如海听得妻子的话,登时满心苦泪再也不能抑制,两眼老泪横流地猛点头。好半晌才含糊地“嗯...”了一个字。

      贾敏见了,尽力地微笑道:“你骑马在街上游行夸耀的模样可真有意思。”林如海正满头雾水,却又听贾敏说道:“我是出去舅舅家时,偷偷看的。”

      林如海再不能说话,只能紧紧握住妻子消瘦的手,涕泗横流。

      这时,刚被林如海以身子过于柔弱,侍奉已久的由头赶回去休息的林黛玉被带过来了。

      小姑娘走得太急,气都有些喘不上了。进来见父亲哭得不成样子,顿时就明白了,赶紧扑到母亲身上哭起来。

      贾敏见女儿这副模样,却又急起来,想用力撑起身子,却又是不能。又赶紧用力伸出手,想拍拍女儿的背,给她缓一缓。

      林如海见妻子的动作,赶紧接过她的手,放在了林黛玉的小脸上。自己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女儿的背,让她好和母亲说话。

      贾敏痴迷地摸着女儿稚嫩而可爱的脸颊,仿佛怎么都不够。吃力地给女儿抹了抹眼泪,又怕时间不够。

      “玉儿莫哭莫哭,母亲好着呢。”贾敏充满怜惜地劝慰道。

      林黛玉听到母亲说话,赶忙尽力压制住哭声,只是一个劲地流着眼泪“呜呜...”的看着母亲。

      “母亲这辈子有玉儿这么个孩子,是老天最大的恩赐了。有你我才知道做一个母亲多么幸福啊,玉儿。”贾敏微笑着说道。

      看着母亲深陷的眼窝,林黛玉这回哭不出声音来了,只是伏进母亲的怀里。

      “母亲要走了,只是放心不下玉儿。你以后要好自珍重,爱惜自己。往后平安喜乐一生就是了,母亲就记挂这个了。”贾敏说道这里力气又小了几分。

      林如海不忍再看,林黛玉伏在母亲怀里。自己在丈夫的怀里,女儿在自己怀里,贾敏微微笑了,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淮扬盐政衙门后院很快就挂满缟素,哀戚布满上下人等的神色。

      丧礼什么的自然有林如海这个丈夫来做,林黛玉由于过于哀痛,而且她本来就怯弱,因此旧病复发。林如海只得一边操持爱妻的丧礼,一边照顾着女儿。

      扬州城官场及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派人吊唁,在林黛玉家打工的贾雨村当然也要吊唁。由于林家缺人还不时搭把手,写写画画什么的。

      一直到贾敏丧礼结束,林黛玉都没有能怎么上课。贾雨村自然闲居无聊,每当风日晴和,饭后便出来四处闲步。

      都道淮扬好风光,贾雨村没什么诗才,但是作为文人还是很识货的,哪里景色美丽他自然看得出来。

      这一日,贾雨村进了智通寺那个破庙,觉得“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一对联有意思。进去给老和尚抛了一阵媚眼,谁知人家不怎么搭理他。

      贾雨村自然恼怒地离开了,觉得得来上两口助助兴除除晦气。不想,出来却碰见了老朋友——冷子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