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综合成人网

      虽然这样说,但沈十一还是会找机会买一件青花精品瓷的,如果能捡漏就太好了。

      不过,瓷器这种东西想捡漏有点难。因为市场的原因,大家都知道这东西很值钱,动辄就是上亿。

      所以都往这上头使劲,大家多多少少都懂一点青花瓷器鉴赏,漏是不好捡的。

      瓷器拍卖完毕,交易会也基本接近尾声了。

      接下来的古玉拍卖效果很不理想。

      其中两件玉斧、玉搬指占了乾隆皇帝的光,因为上边有御题诗的关系才成功拍出。

      还有一件带檀香木座的玉如意也成交了,沈十一认为竞拍的人绝对是冲着木座去的,要不也是流拍的命。

      沈十一看没人举旗,才随手以3万块的底价拍得了一组战国剑饰、一盒古玉坠。

      至于之前看过的三叉玉璧,还有其他的东西,都是西贝货,当然没出手叫价。

      其实要不是他举旗,古玉拍卖也就能成交之前那三件东西。他倒不是看上古玉的价值或是可惜这东西没人要,而是觉得没人竞价且以后布置阵法这些东西能用上。

      不过这些古玉需要稍稍处理一下,但倒不至于被破坏。只是,目前,以他的阵法造诣暂且还用不上。

      古玉拍卖之后,就到了造像拍卖。

      主持人轻咳一声,刚才的古玉拍卖实在出乎意料,原以为能卖出三件就烧高香了,没想到有人接盘,真是不可思议。

      这些玩意儿在拍卖会上流拍好几次了,再卖不出去,还得降价。

      见各种铜像、瓷像、木像都已经摆到桌子上,开头说道:

      “第一件,清早期茶叶末釉道君坐像,底价5万。”

      沈十一毫不犹豫的举旗叫价,不出之前所料,根本没人跟他抢,直接以底价拿下。

      “第二件,明早期铜漆金三世佛,一组三尊,底价75万。”

      “80万”有人举旗喊道。

      “84万”...

      最后这件佛像以116万的价格成交。

      “第三件,清代铜鎏金弥勒佛像,底价45万。”

      这件佛像由于保存不好,身上金色脱落严重,有点像风化了一样,连眼睛都辨不清楚。因此,价格不高。

      要是品相完整价格后边再加个零是没问题的,但即使价格很低,东西还是流拍了。

      接下来的7件佛像,只有一件同样品相不好的释迦摩尼像流拍,其余6件均成交。

      “第十件,也是最后一件,清康熙铜鎏金无量寿佛像。”主持人介绍道:

      “此尊气势恢宏的清代康熙时期的无量寿佛,为康熙宫廷所施造的无量寿佛之一。

      底部及发冠旋钮处编号刻款为“八十七”,上下一致,属原配。在数量极为有限的康熙宫廷无量寿佛造像中,属于品相极其精美的一例,出自...”

      这尊无量寿佛像底价580万,经过激烈的竞价,最后还是被刘建立以900万的价格拍下。

      竞拍失败的几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骂晦气。别人10万10万的加价,刘建立直接100万100万的加,这架势,谁见了都只能退避三舍。

      沈十一看着把佛像装入木盒,漏出笑意的刘建立,也跟着笑了。

      刘建立对佛像好像有种莫名其妙的执着,记得第一次拍卖会偶遇的时候,对方就托自己看了一组三尊的粉彩无量寿佛、粉彩白度母、粉彩绿度母造像,不知道现在刘建立家里收藏了多少佛像,反正不能少了。

      交易会接近尾声,拍卖的都是一些书画字帖等杂项类。

      由于书画之类如果摊在桌上展示,放不了几件,而且来回搬运多有不便。所以主持人邀请有意竞拍的众人一起走进屋内观看。

      有些人直接在这个档口拿着所拍之物离开了。

      沈十一也想走,不过被焦老拦住,后者说道:

      “小沈啊,过来一起看看,有几幅画非常不错,很是难得!”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都走了,刘建立和刘军也拿着早已装入盒子的拍品,开始陆续往车上运,显然也准备走。

      沈十一无奈,只得嘱咐二人帮自己看着点东西,接着随焦老进屋了。

      其实也难怪焦老会留住他,有意竞拍杂项的人实在太少,算上拍卖主持人才五个人,有点可怜。

      沈十一站在焦老旁边,焦老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

      “年轻人,多看看书画、字帖,练练静气,没坏处。”接着轻轻一叹道:

      “现在的人,无论老幼,都太急躁了些,可惜啊!”

      沈十一点点头,没说什么。

      在大环境下,绝大多数人只能随波逐流。按五行生克来说,浮躁的金气克制清秀的木气是自然之理。

      不过,物极必反,倒也不用过多担心。黑夜再长,黎明还是会来。

      旁边的两位老者听了焦老的话,也附和了几句,三人随便几句闲聊,认识了一下。

      焦老听二位都对书画兴趣极大,忍不住直接聊起了自己收藏的书画精品。

      主持人轻咳一声,这才止住了话头,焦老最后小声邀请二人有空去他那坐坐。

      见几位安静下来,主持人说道:

      “现在人少了,还是老规矩。首先看第一幅”说着指着桌上的一张立轴书画说道:

      “元代樵隐作-《猛虎图》,底价200万。”

      三个老人没有立马叫价。

      焦老走进,说道:

      “顾鹤逸《过云楼续书画记》有言:'

      元代樵隐《猛虎图》双拼纸本,墨笔画猛虎,斑毛戟张,旋身独立,四足支撑,双睛闪烁,张牙掉尾,虓阚逼人。设非笔锋劲利,哪得如许威猛精神?

      旁补一松,绝似梅花和尚《苍松图》笔意。其树枝及苔草,往往长尺余,正如快马斫阵,火气磅礴,神品也。'。

      此画尺幅之大、画工之精,真属罕见。”

      旁边两位老人对焦老的如数家珍钦佩至极,也补充了几句对此画技法的赏鉴。

      焦老听了,点点头表示赞同,接着把目光投向沈十一。

      沈十一见此,说道:

      “画工上乘,技法娴熟,形神兼备,的确上佳作品。”接着话锋一转,:

      “不过,此画过于传神,年老体弱之人还是少看为妙,对身体不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