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791

      手术室的休息室,是每个大型三甲医院必备的场所。

      手术医生的基本属性首先是个人,然后他才是一个医生,

      而对于主刀来讲,虽然他是最晚上台,最早下台的人,但是其实他是最累的,因为手术中最为关键的操作,都需要他们完成,这不仅仅是一个体力活,也是脑力活,在手术周转的间隙,必须要休息一下。

      手术室分两层,楼上的手术层和楼下的换衣层,都备有手术室,

      只是区别不同在于楼下层开辟了一个专门与穿衣室内相对封闭的吸烟区,

      这时候,李辉正坐在吸烟区的一个沙发旁吸烟,左手边是一个桌子,红漆的桌子表面油漆微微有些脱落,摆放着一包黄色芙蓉王和一个蓝色的防风打火机,而他本人,则是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支燃了大概有三分之一的烟,

      偶尔吸一口,右手则是在沙发的扶手上用食指和中指敲打个不停。

      双目微微闭着,像是在养神。

      休息室里,此刻只有李辉一个人,

      只是这时,又走进来了一个熟人,看到李辉就微微一笑道:“哟,辉哥这刚下台又是在思考人生呢?还是在搞学术研究呢?”

      李辉睁开眼睛,看到来人,就把烟推了过去,说:“什么鬼搞学术研究?哪里比得上轩哥你?我就瞎琢磨。”

      来人是揭梛轩,骨科二病区的一位兄弟,搞创伤外科的,更准确的方向应该是足踝外科,不过此人还是一个学术搞得比较好的兄弟,年纪比李辉要小四五岁,

      不过二人的关系不错,是骨科手术室为数不多的烟友。

      揭姓是比较罕见的姓氏,所以揭梛轩进科室之后基本上每个人都能记住他的名字,但是只有李辉第一次进科室就和他聊了医学学术相关的问题,因此也是让揭梛轩印象深刻。

      而且,揭梛轩通过后续的了解,还知道了李辉的来头很不一般,虽然目前明面上没有任何一篇SCI,但是这也是有原因的,

      就目前王晓阳教授的课题组,李辉是头号大管家,而且王晓阳教授能够到现在准院士的地位,与李辉绝对脱离不开关系,假如不是李辉当初与那个人的约定,而且李辉为人比较刚烈,

      恐怕现在,他的学术之名,已经名扬华国了。

      但就是因为当年的一个约定,到现在为止,他一篇学术论文都没有署名。

      这样的人,即便没有外显的名气,揭梛轩也不敢轻视,一直与之相交,除了烟友还是吃友,

      揭梛轩就说:“辉哥这就是挖苦我,给我戴高帽子了,和你比,我不管年纪还是身段,都是小弟。”

      “你这么说,肯定是我们的酒没喝好,要不晚上煮一锅鱼,再喝点?”

      李辉摇了摇头:“今天不想喝。”

      然后他又想着揭梛轩也是个比较能说得上话的人,于是就问:“老妹?你说,一个本科全专业排名三百名的人,收为研究生,适合带吗?”

      听到李辉这么讲,这回轮到揭梛轩惊讶了,

      咻一下站了起来:

      “辉哥这是要带学生?”

      “不会吧?”

      “三年前陈老板的儿子想跟着你,你可都是拒绝了的,听说五年前你连厅长的侄儿也拒绝了。”

      李辉的名声虽然没有外显,但是王晓阳并未亏待于他,私下里也是跟着很多人提了他的名字,所以在省内,李辉还是有几分名声的,只是在省外,别人就只看‘客观’外像,有没有学术成果和文章?有没有专利,没有你就别说了。

      只是李辉一直都不愿意带,而且他之所以暂时还没有升为副高,就是因为没有正式的文章,

      虽然他的待遇,从入院第三年开始,王晓阳就以副高的待遇给他了,到现在,将近五年过去,已经提到了正高的待遇,这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闲话。

      李辉翻了翻白眼,又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来,没好气道:“我问你问题呢,你跟我这翻旧账干嘛?”

      揭梛轩这才正视李辉的问题,眼皮一眯,面作苦色地自言自语道:“到底是哪个好运的小子,得到了你的青睐啊?”

      “全专业排名三百名,那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才导致他的排名不显。”

      “成绩都是假的,资质才是真的啊。”

      “自然科学可从来不是靠着中规中矩的人来推动的!”

      “嗤嗤!”

      听到揭梛轩这话,李辉蓦然一惊,把烟蒂给塞进了烟灰缸里,身子坐正了几分,

      点了点头说:“这倒也是,好像还是我着相了。”

      揭梛轩已经带了两个研究生,不过资质就一般般,属于能做事,但是很慢,需要催促的那种,

      于是他就问:“你看重的那人,有啥特别的?辉哥看上的人,肯定有过人之处吧?”

      李辉摇了摇头:“问题就是暂时我还没有看出来他的过人之处。”

      “不管是成绩,还是机灵,都非常一般般。”

      “但是这个人很有意思。之前……”

      李辉就把今天的遭遇讲了一遍,说完后揭梛轩感觉有些错愕,

      倒不是讲他错愕李辉竟然会发现不了巨大肩袖,一些隐藏的,在关节镜直视下和核磁上都没有预示的征象,神仙也难发现,

      但是这个小子到底怎么发现的?

      而且发现了之后,为何又不肯承认,反而说出了一番这样的话来。

      这的确是有些意思。

      揭梛轩就点起了烟,吸了一口后说:“我觉得就目前的情况,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反正你和他接触了才半天时间,还是有机会多看看的。”

      李辉就说:“倒是这么回事,就是这孩子现在还想着去泌尿外科和骨科两个方向!若是,观察着他跑了?”

      “呵!”揭梛轩看着李辉。

      突然又道:“恐怕还不止这样吧?辉哥,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只是稍微有点天赋的人,这么上心了?”

      “你肯定有事情瞒我了。”

      李辉看了揭梛轩一眼,道:“他绝对有天生的空间镜感!”

      揭梛轩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李辉如此确定地说出来,就证明事实就是事实。

      但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那也太可怕了,他简直就是为了运动医学和泌尿外科而生的,

      这要是去了泌尿外科,

      那些人发现了陆成的这个天赋,能让他逃出来?

      泌尿外科的镜子,比运动医学至少多两三倍,至少百分之九十几的治疗都通过镜子,这样的人,去了泌尿外科绝对有去无回。

      揭梛轩就说:“辉哥,赶紧收了吧!别犹豫了,”

      “假如他愿意读我的研究生,我愿意每个月多给三千给他!”

      足踝外科,也有关节镜滴!只是相对没有膝关节和肩关节数量这么多。

      李辉扫了揭梛轩一眼,十分素质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轻描淡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