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大姑娘日逼

      柴桑,恭王府内。

      “废物!十万大军,竟然攻不破金陵!于志洲就是个废物!”朱恭琰将一件完美花瓶直接摔到了地上。

      周围的亲兵都不敢劝住,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朱恭琰的怒火。

      这时一名少将走了进来,对着正在发火的朱恭琰说道“王爷,方震先生到了。”

      正举着一个饶州官窑烧出来的精美瓷器,准备砸的朱恭琰,听到少将的话,顿时停了下来。

      “方老师到了?”朱恭琰抬头问道。

      “回王爷,方老先生就在正堂。”少将回答道。

      “走!快去拜见老师。”说着,朱恭琰直接将自己手中的花瓶放了下来,就快步的朝这正堂走去。

      当朱恭琰走到正堂的时候,发现一名老者,正背着手,看着房屋中的字画。

      “老师。”朱恭琰轻声地喊了一句。

      那名老者听到朱恭琰的话,立马转过了身。

      看到方震那熟悉的面孔,只有二十多岁的朱恭琰,顿时有一些鼻子发酸。

      “老师。”朱恭琰再次轻声的喊了一声,然后就快速的朝着方震走去。

      但是方震似乎并不领情,看着走过来的朱恭琰,就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朱恭琰的脸上。

      “逆徒!为师给你说了多少次了,要沉住气!而你呢,不声不响的,就直接起兵!你考虑过我大汉的处境吗?”方震气恼的指着朱恭琰吼到。

      “老师,我。。”朱恭琰刚想辩解,就被方震给阻止道。

      “你不用说了!”方震直接一挥衣袖,然后转过了身。

      “老师,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汉唐啊!”朱恭琰带着哭腔说道。

      “为了大汉?”听到朱恭琰的话,方震再次转过身,等着朱恭琰。

      “你为了我大汉,就直接起兵内斗?你这是让北面的伪汉,看笑话!”方震吼道。

      “老师!那个皇位,本来就该是我的!凭什么让朱婉蓉那个丫头坐!”朱恭琰也不服气的说道。

      “就凭她是先帝嫡女!”方震一字一句的说道。

      “嫡女?就因为这?”朱恭琰听到方震的话,顿时惨然一笑。

      “我大汉立国两百余载,从未有过女子称帝!她凭什么?”朱恭琰说道。

      听到朱恭琰的话,方震不免得一阵叹息,缓缓地说道:“琰儿,你还太年轻,这中间有很多事,不是你能控制的。你知道你与陛下,最大的差别,在什么地方吗?”

      方震看着朱恭琰问道,但是他并没有等朱恭琰的回答,反而继续说道“陛下生性温婉,能够体恤下面的疾苦。”

      “为君者,不光是需要威严,更需要雨露。你性情刚毅,做事冲动。让你坐上那个位置,只能是让帝国陷入一种军备竞赛的局面。”

      “这是那些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就因为这,所以,让她坐上了皇位?”朱恭琰冷哼一声。

      “那只是一种妥协,现在我们面对伪汉,并不占优,20多年前的那一场战争,已经把有些人吓破了胆,他们不愿意去招惹北面。”方震说道。

      听到方震的话,朱恭琰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方震见此,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

      “唉,造孽啊。”方震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地说道“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若是你能再等几年,多拉拢一下内阁的人,我们的胜算更大,而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师,现在您有什么办法,来解决我们现在的困境吗?”朱恭琰听到方震愿意出山帮自己,立马问道。

      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老师了。

      如果说溧阳侯夏之琛是他的学业恩师,那方震就是他的军事恩师。

      方震之前可是军部统帅,汉江防线指挥官,他卸任之后,陈绪才接任了军部统帅。

      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方震是陈绪和张兴元的老上级。

      而且,朱恭琰之前去拉拢军方的时候,也都是打着方震的名义。而现在,方震已经决定自己亲自下场。

      “多谢老师!”朱恭琰对着方震行了一礼。

      “我也只能勉力为之,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既然你想要我来指挥,那整个事情都要我说了算。我说打,就打,我说停,就得停。”方震说道。

      “那,老师,我们。。”朱恭琰听到方震的话,顿时还想再说一点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件事,也不一定要靠打,朱婉蓉是一个心软的孩子,只要我们打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跟她谈判解决。”反震说道。

      “是,老师,我明白了。”虽然朱恭琰对于朱婉蓉会不会跟他谈判深表怀疑,但是他现在可不敢明着反驳方震。

      “对了,听说于志洲被俘了?”方震突然问道。

      “老师,是有这么一回事。”朱恭琰听到方震的话,立马回答道。

      “哼,废物一个。”方震撇了撇嘴,然后说道。

      “听说是夏之琛那个老家伙的独子,抓住的?”

      “是的,老师。”朱恭琰点了点头。

      “看来,那个老家伙,是要准备出手了。”方震皱着眉头说道。

      “老师,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朱恭琰有一些疑惑地问道。

      “废话,他那宝贝儿子都上了战场,你觉得他还能坐得住?”方震看着朱恭琰骂了一句。

      “那老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朱恭琰不敢反驳方震,只能问询方震下一步的动作。

      方震听到朱恭琰的话,然后走到地图前面,抬头看了起来。

      良久之后,他才说道“现在谁驻扎在舒州?有多少人?”

      “回老师,是程永旺的第五军团。”朱恭琰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直接说道。

      “程永旺?”方震听到朱恭琰的话,稍微回想了一下,就直接说道“此人乃是溜须拍马之辈,没有多大的本事,把他给我撤了。”

      “钱玉松在什么位置?”方震直接点名道。

      “回老师,钱玉松在醴陵。”

      “让他尽可能快地赶到舒州,然后集中兵力攻击鸠兹!这一路过去,基本上的城市驻军都去了金陵,没有可以阻拦他的兵力!告诉他,不必理会中间那些小城,给我直扑鸠兹!”

      “是,我这就去传令。”朱恭琰听到方震的话,顿时兴奋的说道。

      他知道,只要方震愿意出手,金陵方面很难抵挡的住。朱恭琰此时,已经感觉到了皇位在向他招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