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b

      二月春风似剪刀,黄鹂在天空追逐嬉戏,向往着不远处的天空,却又贪恋着世俗的繁华。

      今天江七临起的一如既往的早,披上件衣裳,整理好行李便打算等个时间去皇上的皇宫逛逛了。

      白手敲了敲隔壁徐云容的客房,里边的姑娘应了声,江七临逅才␫轻당手轻脚地推开了木门,招觇呼她下去吃早餐。

      引入眼帘的是少女娇小的背影,青丝㱇如瀑般垂着,小手握着木梳轻轻地拨,照着镜子一点一点地理顺,动作轻柔又从容,安静地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江七临有些疑惑,平日里很少见徐云容起这么ಚ早梳妆打扮,便走到她身后,他身材修长,能从后边俯视到镜中的少女,半带玩鄼笑动地道,

      “你不对劲啊,இ今天஦怎么起这攡么早?”

      “今天要去皇宫了,早点梳妆篥打扮给你长长脸。”

      堓奮 话语轻柔,眼里带着幽怨,这可能就是昨天没有给她回复的惩罚吧,老实说,江七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岣 䥍

      在自己眼里,江七临始终认为自己的理性ꈊ大于感性,平时说话做事可以随意些,可关键时候却得把握㕱紧。

      这样才不容易պ犯错,也不容易惹麻烦,虽然一܄般都是╙麻烦自己来招惹他。

      ᧣ 昨晚自己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可却沉闷地一句话都开不了口,他才明白,他动心了,㛥第一次有些不愿拒绝了。

      所以,当时回过神来的他,只是摇摇头,顴说自己不知道,敷衍过了眼前的少女,他不能承诺,或者说唯独不敢对她地终身承诺。

      他承诺过苟剩,入江湖不碍死江湖不悔。

      휶 他承诺过朴胜寒,江湖里解决了很多麻烦。

      굳 他承诺过春梅,桃花仙里找她那个臭男人。

      봆 他承诺过徐婉慕,天下四方ᔏ则护一家清净。

      蝓他承诺过李寻,豟陈年旧酿的桃花酿分㚈他一坛。ㄳ

      他承诺过楼孤夜,帮忙找摍一个凶多吉少的女人。

      У他承诺过许不羡,江湖事江ﻰ湖人算,莫扯闲人空折枝。

      里边的承诺有的他做到了,有的没做到,有的还没开始做。

      江七临答应过徐云容吗ۉ?骪当然,江南一行他不会忘记。那其他的呢?抱歉,还真没有。

      江湖很大,去留随意覸,没人能拦住一个不想留下的人,死了除外,̪所以天高任鸟飞,海Ꝺ阔任鱼游,他的归宿早就挖好了。

      思绪流转回归,看着镜⇾中少女倾国倾城,三千青丝懒散地垂落,红ῄ唇几点胭脂润如桃色,䝰江七临这才明白,徐云ຎ容已经长大了,成年了。

      룕 虽然只猡是几个月的陪伴,但江七临还是很知足,多留些记忆也不错,就调笑地鸚说道,

      “第一次ᯘ见你打扮得这么隆重,还以为你是要去......认亲呢。”

      س

      他没说成亲,因为他发现这话他开不了口,他接受不了。

      小魔함女扎得两个小马尾垂在两旁,穀嘟着嘴没有理后边的烦人精,低着脑袋看着裙底下的小脚丫,一晃一晃的瞎想。

      昨天她才算明白了,江쪜七临这大混蛋完全就知道自己톔喜欢他,却ު还是吊着她、回避她,当她好欺负的!

      o( ̄ヘ ̄o#) 엀

      之੕后江七临就站在门口,看着门外的小좲景,等ꝙ待徐云容赈妆点完毕,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两人下了楼吃起早饭。

      这时候酒楼里也有些宾客,有的人聊着朴胜殸寒封剑隐退,有的人说昨天皇⫱城闹事的是楼孤夜,五指鬼斩怕是化境通透了。

      褃江七临不在意,等着对面的小姑娘吃饱后,才拿起行李出门,他早就知道楼孤夜ෆ会被人认出来了,毕竟剑法独特。

      只不过,对于自己躰的身份怕是也有所猜忌吧,江七临暗暗地想道。

      ............

      两人走到皇宫外,城墙外的柳树ᾕ开了些舍芽,柳絮萌动,正看过去红漆的城门看起来固若金汤,两侧还有汉白玉雕成的石狮子,气派有神。

      ﮗ江剼七临在城门报了一下名字,城门边上的另一个小门悄然打开,走出来的是熟悉的一黑一白琓。

      奕 白冠撗长袍,面若白纸檝,张听雨手ũ上摇着纸扇,似笑非笑地看着謇两人,后边的黑脸妹妹张闻雪见到江七临两人倒是有些埋怨,这几天她被罚静坐好些天쯉。

      “你们쉎怎么才来啊,퓑真不怕皇上把你们关大牢吗?”

      张闻雪叉着逅柳腰,眼里不见愠色,大大方方地正៵视着两人,问话也大大骻咧咧,大眼睛看到徐云容时一阵羡慕。

      白里透红,朱唇粉面,一身黄色的花裙清纯又可人,说句焟人间绝色也不为过。

      探过身子,张闻雪自来熟地拉起徐云容的手,无视了身边的江七临,兴致高昂地和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姑娘问好,于是呆头呆脑地问道, 

      “请问在哪里能买到这件衣裳啊?”

      这件衣裳当然没的卖,煊徐婉慕师娘帮自己的宝贝女儿做了很多漂亮的衣裳,江七临甚至可以认为徐云容根本就没穿过地摊货。

      鿾 事实也正是如此,徐云容见张闻雪这么亲切椴,有些受宠若惊了,欣喜的眼神暴露了她想交朋友的心切,但这问题倒是难住了她,

      dž “这......这是娘亲给我裁的衣服。”

      徐云容说话的时候有些班犹豫,不过张闻雪不顾三七二坕十一抱着好妹妹的肩,眼里的失落过一ỹ会儿就消失了,另一只手摆폲了个大拇指,乐呵地夸奖道,

      “那你妈妈手艺真好,能让我学学唂吗,我也顴想试着做做衣服。”駸

      ၂ 气氛突然的就融洽了,两个姑娘聊得热火朝天,宛如难逢的知己,他乡的故知。

      这倒是让张听雨嘴角的笑意消失了,感觉自己的逼格硬生生被妹妹咼拉低了一个档次,纸扇收拢῾,白衣里装作䩧漫不经心地轻笑道,

      臄“妹妹,皇上下达的任䚛务还没完成呢,等会儿再和你的好妹妹聊天。”

      江七临有些쾠无语,这两兄妹怎么感觉都不太聪明的亚子,手里还有徐云容沉甸甸的行李,只想快点走去殿里解放下双手。

      一身蓝袍的江七临手上提着行李,肩膀蹭了下徐云容的香肩,示意她快点进门潰,小姑娘后知后觉还有正事,和张闻雪道了声别就打算往门内走去。

      妹妹还乐呵地摆手道别,张听雨白手隔着脸,做出一个扶额的姿态,对밉着打算进门的两人轻声道,

      “我准二位进这门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